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朱邦雄 執著夢燒出美濃窯

精華簡文

瀏覽數

29051

朱邦雄 執著夢燒出美濃窯

天下雜誌316期
  • 黃靖萱

美濃窯,沒有大煙囪,沒有髒髒的泥巴,空氣中飄散著花香、咖啡香, 在這創作的朱邦雄正努力實踐夢想,將陶壁藝術推到世界各地。

雖然不是八月,但位於溫暖的高雄縣美濃,「美濃窯」內仍然瀰漫著滿園的桂花香。

你絕對想像不到那是一座窯。沒有大煙囪,沒有髒髒的泥巴,反倒像座鮮豔的庭園。白色的桂花、桃紅色的九重葛,更多的是色彩豐富的陶壁。後山,還有野生的台灣獼猴會出其不意地跑下庭園湊熱鬧。

走進美濃窯,除了展示作品的陳列館及工作室外,往左手邊看去,會發現一片綠草地上突出一棟像是從印象派畫中搬出來的小屋。

那是美濃窯的主人朱邦雄,為了實現老婆的夢想,在去年開張的美濃窯燒咖啡廳。紅色的幾何圖形、棕色的條紋、綠色的立體浮雕組合而成的牆面令人炫目,裡頭的布置、咖啡桌,甚至是咖啡杯,都是朱邦雄一手設計。

有兩個耳朵的咖啡杯,是朱邦雄很得意的設計。因為他在國內外觀察很多喝咖啡的人,發現很多人在喝咖啡時,或多或少都有點心神不寧,「如果兩手拿著咖啡杯,會有種寧靜的感覺,」朱邦雄說。

有人說,美濃有三寶︱︱紙傘、菸葉、美濃窯,高雄縣長楊秋興也稱讚朱邦雄是「高雄縣的驕傲」。雖然美濃自古以來就不是「陶」的故鄉,但美濃窯的主人︱︱朱邦雄,似乎成功地讓「美濃窯」成為美濃在地頗負盛名的一塊寶。

十七年前美濃窯拔地建起,從蠻荒一片到現在成為遊客來到美濃必遊的觀光地。「當初我回來,美濃人都覺得我有病,很多人還問我的員工,『你們有沒有領到薪水?你們東西都賣給誰?』」朱邦雄到現在想起來還有點好笑。

灰白的頭髮、瘦高的身材、六十歲、今年榮獲澳洲葛瑞芬大學藝術博士學位的朱邦雄,不僅說話聲音宏亮,連走起路來都快步得像三十歲的年輕人,談起自己得意的作品,朱邦雄更是口若懸河。

毅然決然投身創作

畢業於國立藝專美工科,曾經赴日進修工業設計,二十七歲以前的朱邦雄任職於大同公司的工業設計課,但他認為,「設計的時間有限,但藝術的生命無限,」於是便毅然決然投入陶藝的創作領域。

一九八七年,朱邦雄回到故鄉美濃發展陶藝,好像也是從那時開始,美濃也才有了「北鶯歌、南美濃」的封號。「我回來之前,台南、高屏地區,做陶瓷的不管是工廠或個人工作室,十隻手指伸出去還算不滿,現在到處都是。」

即使大家都以觀光休閒的美地來看待美濃窯,但朱邦雄卻認為台灣其他窯場是觀光性質,「我的窯是在為了藝術創作。」

不甘只是美濃窯

在朱邦雄的工作室內,有一幅名為「弦月之美」的陶瓷雕塑,靈感來自台北國父紀念館十位肢障的女子舞蹈團「弦月之美」,因為朱邦雄感動於他們沒有因為肢障而在家悲傷,反而走出來參與群眾,用一隻腳到全世界跳舞,「我就把那很迷人的一隻腳做出來」。

在咖啡廳中展示的另一座有著深沉詭異之感的黑色雕塑,外形似梵文字形,是朱邦雄以藏文的大悲咒做為題材的創作。

事實上,除了在美濃窯內可見的陶瓷雕塑外,朱邦雄真正的夢想是發揚大型陶壁藝術。

他的第一幅大型陶壁作品是於一九九○年為政治大學設計的「傳承」。第一次的經驗,卻讓朱邦雄站在牆前打從心底顫抖,「我不知道能不能成功,裝起來會呈現出什麼樣子來。」而今,從校園、機場到即將完工的高雄捷運都看得到他的陶壁創作。「他一直在走回歸鄉土的路線,能在陶藝的路上跨出另一片天,很有特色,」台灣藝術大學教授劉邦漢說。

然而,多位在陶藝或建築領域的專家及學者都認為,朱邦雄的作品很有地方鄉土特色,卻稱不上是藝術。「大部份的人認為朱邦雄的作品太工藝化,匠氣重,不夠豪放、灑脫,意境也不高,」一位國內的陶藝大師透露,「真正的陶藝界不太談論他的。」

「走不太出高雄地區,」更是許多執行及推動公共藝術的人對他的觀感,朱邦雄仍然只是「美濃」的一塊寶。但是,極自負的朱邦雄不甘只因美濃窯而出名,他還是充滿企圖心,期望將大型陶壁藝術推廣到全國,甚至國際。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限時優惠】一天6元,投資未來更好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