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彭定中 讓香港機場重生

精華簡文

瀏覽數

28669

彭定中 讓香港機場重生

天下雜誌337期
  • 吳昭怡

從土木工程師、轉做業務開發,到現在成為世界一流機場的CEO,彭定中在台灣長大,還在西門町住過一段時間。他如何讓香港機場脫胎換骨,成為全球匯流中心?

香港機場可說是香港未來要在世界經濟舞台取得一席之地時,一個極為重要的籌碼。而讓香港機場不斷維持世界競爭力的推手,正是來自台灣的彭定中。他,也是改造香港機場的靈魂人物。

聽員工的聲音

原來,這個香港人等了七年的新機場,啟用第一天,就讓香港差點顏面盡失。行李輸送帶、航班顯示螢幕接連故障,導致旅客抱怨連連。最糟糕的是,連貨運電腦系統也失靈,讓香港被迫把貨物轉手讓給其他機場,經濟利益損失上億。

 立法會議員嚴厲批評香港機場「信心爆棚,毫無危機意識」,港府還因此成立問責委員會。

一位機管局員工回憶,「那時候,都不太敢告訴別人,我在機場上班。」不只如此,主管們也因為怕犯錯會受到檢討,害怕做決定。

二○○一年接下機管局行政總裁一職,彭定中決定開始改造人心,讓組織動起來。

首先是設定願景。彭定中花了很長的時間和員工們一起思索,到底機場在做的是什麼?對香港可以有什麼貢獻?要怎麼做,才能讓機場成為香港人驕傲的地方?

就像他們發現,隨著全球化,機場早就不只是人來人往,裝貨卸貨的地方。機場整合了來自世界的人流、物流、金流和資訊流,其實是個「匯流中心」(center of flow)。當機場裡的人流、物流都順暢了,香港經濟也會跟著繁榮。

「同事們就發現,哇,原來自己每天做的事,對社會貢獻太大了,」彭定中說。

香港機場管理局客運業務總經理黃偉麟,就感受很深。

留著小平頭,身形壯碩,黃偉麟在加入機管局之前,曾經服務於新加坡樟宜機場、航空公司,算起來也有二十多年了。他說,從前自己老是想著怎麼把「客運大樓」裡的服務,做得再更好一點,「當業務放大了,不再只把眼光和創意,放在一棟小小的屋子裡。」

和彭定中結識近二十年,台灣杜邦總裁蔡憲宗說,「他做事一定從很長遠的地方來看,非常有vision,也很有策略去完成。」

彭定中也是擅長溝通的領導者。

四十年的好友,國內知名建築師潘冀說,彭定中在跟人說話的時候,眼神總是認真、專注,而且是發自內心先去聽別人說話,偶爾才在重點上說個幾句。

「懂得傾聽、觀察力很強,這是他很重要的特色,」潘冀說。

走進彭定中的辦公室,裡頭最顯眼的擺設,就是一張大木桌。偶爾午餐時刻,彭定中喜歡找同事們在這張桌上一起吃飯,聊聊工作和生活上的近況。

就連平常上個廁所,他都會要求自己變換不同路線,有機會就要多多走動,聽聽員工們的聲音。

做了二十幾年的專業經理人,彭定中的親身經驗是,「溝通,要多層次,多管道才行。」

就以他為例,每個星期固定找一天和事業群總監們開會。另外,和中階主管、基層員工們則是一年開兩次會。會議上,員工們可以自由提問任何對香港機場的問題。「你可以在前面領,可是後面沒人導,就白領了。所以要靠溝通,make sure後面有人跟上來,」彭定中左手支著下巴,若有體悟地說。

20vs.80的人生選擇題

如果人生是一場戲,那麼關於彭定中的這齣戲裡,到處充滿了矛盾的情節。他本來是個土木工程師,途中轉做業務開發,現在還成了管理國際機場的CEO。雖然是香港機場裡的最高主管,但他只要有空,都會到機場走動。

這天,彭定中如往常快步地在機場裡來回走著,經過機場服務檯前,彭定中舉起大拇指,向裡頭的員工們比了一個「很棒」的動作。

彭定中雖然是理工背景出身,但他的國學素養深厚,信手捻來都是中國詩詞和哲學思想。他曾經推薦一本書,叫《生活的藝術》,這是林語堂的書。他很喜歡林語堂的一些想法,就像有時候人要知道怎麼進取,怎麼閒適,找到平衡點,就不會太自我,容易看得透一點。

彭定中在大陸出生,台灣長大。成大土木系畢業,在美國取得工程博士學位,之後進到杜邦服務,一待就是二十年。

剛出社會的前幾年,他都是擔任工程師的職務,還蓋過幾條公路。那時候,他常有機會到世界各地出差,眼界拉開了,年輕的彭定中也不想因此受限。他主動跟公司要求轉換到業務開發部門,最後一路做到杜邦集團全球副總裁。這是亞洲人在杜邦集團有史以來的最高職位。

年過半百以後,彭定中為自己的生命,畫下第二個轉折。

雖然已是世界級企業的高階主管,他心裡卻有著不同思考:一個人這輩子在職場的時間畢竟有限,「接下來二○%的working life裡,怎麼做到八○%的impact(影響力)?」

當香港機場找上他時,和董事會面談過幾次後,彭定中便決定從杜邦提前退休,接下機管局行政總裁一職。

儘管前面「八○%」的職場生涯,和後面「二○%」的事業,毫不相關,但彭定中轉換跑道,照樣做得有聲有色。

談起彭定中,部屬和朋友們的形容︱︱明明是擺盪在天秤兩端,但在他身上,卻展現出微妙的平衡。

他邏輯思考清楚,說話條理分明,卻不咄咄逼人;思考很深很廣,卻又能化繁為簡。彭定中自信卻不自傲,即使位高權重,對人還是很溫暖,沒有架子。

最近難得回來台北,這天早上,彭定中輕裝便著,拎著看起來用了一段時間的尼龍電腦包,走進好友潘冀建築師事務所的月會現場。離他演講的時間還有段距離,彭定中逕自選了一個最後排的位置坐下,和事務所的員工們一起參加月會。

演講開始,他從兩張舊照片娓娓道來,自己從八○年代到現在,在中國的所見所得。

那是關於兩個地名相同,卻分屬香港、中國管理的小地方,叫羅芳村。在這五十年裡,兩個小村各自有著如何不同的故事。

彭定中就從這些故事出發,細細地剖析中國在都市、經濟和社會上的變化。三十幾頁的PowerPoint檔案裡,有他年年都會更新的經濟數字,和大量閱讀資料、書籍的心得。

兩個小時的演講裡,他始終站得直挺,眼神來來回回看著台下每一區的聽眾,連口水也沒喝。結束後,陸續有聽眾圍著他問問題,彭定中臉上還是笑瞇瞇的,像個極有耐性的教授,一一為人解惑。彭定中也是個自律甚嚴的人。

他的辦公桌面始終乾乾淨淨,一塵不染,桌上除了電腦和幾張待辦文件外,其餘什麼物件都沒有。

就連有次,航空公司的人看到彭定中來搭飛機,便主動升等。他發現之後,趕緊要對方降回原來的艙等。「賺錢很重要,但『怎麼賺』更重要,」他說。這樣的個人特質,或許和他的人生歷練有關。彭定中出身平凡,有次回台北,他還抽空到西門町走走,因為他曾在那裡住了一段時間。

人生就像一場大戲

這一路走來,彭定中靠著自己的力量,走上了世界舞台。

香港機場的一角,相機喀嚓喀嚓聲連響了十幾分鐘,讓來來去去的旅客,不自覺放慢腳步,停在聲音的源頭。即使被幾百隻好奇的眼睛輪流打量,此刻,彭定中仍是泰然自若,露出抿嘴微笑的招牌動作。拍完照,他走到攝影記者的身邊,拍了拍對方的肩膀,「辛苦了,good job!」

人聲、腳步聲仍然川流不息,在機場裡,每天都有人在這裡剛剛結束,抑或,才要踏上一段新的旅程。「人生就是一場大戲,」他微微地笑說。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限時優惠】一天6元,投資未來更好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