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網路變邪惡了嗎?

精華簡文

瀏覽數

28426

網路變邪惡了嗎?

天下雜誌341期
  • 楊淑娟

以資訊自由、人人平等崛起的網路,也像現實世界漸被霸權攻佔。全世界的網路都被美國控制,愈來愈多國家在網路上封鎖資訊,於是,世界各地開始有人挺身而出、突破種種封鎖……。

Skype與Google中國版搜尋引擎被中國政府要求過濾與封鎖搜尋結果、雅虎提供中國電子郵件用戶資料導致用戶被判刑、MSN刪除中國討論民主的部落格、MSN與雅虎提供美國司法部用戶資料協助調查研究、犯罪預防、美國政府可以隨時關掉任何一個國家的網站……。

愈來愈難令人想像,當初以自由、平等、民主、「不做惡事」、「知識就是力量」等號召崛起的網際網路與網路公司,現今充滿霸權,甚至淪為極權的工具。談起網路霸權,許多討論文章都把矛頭指向現實世界的霸權︱︱美國。

美國控制全世界的網路

去年底,聯合國召開資訊社會全球高峰會,原本要討論窮國與富國間的數位落差。但是一百七十幾個國家藉此群起抗議,美國控制了全世界的網路。

說美國掌握了網路並不為過。網路本來就是一九六○年代美國軍事研究下的產物,目前網路的架構與運作也歸美國商業部下的非營利組織「網際網路名稱與號碼分配組織」(ICANN,Internet Corporation for Assigned Names and Numbers)管轄。

任何人要申請網址,都由ICANN決定網址中的網域如.com、.org或.net以及國碼,例如tw代表台灣、jp表示日本。所有的網址都得用ICANN下二六四個網域中的一個網域,有任何異議與改變得經過它同意。德國科技界人士葛瑞德曼因而指出,如果美國要攻擊一個國家,大可以輕易地把那個國家的網站關掉,癱瘓該國的軍事與政府溝通管道。

ICANN也決定任何資訊在網路上的流動路線。日本《選擇月刊》比喻,這就像電話世界中的全球電話總機,資訊與傳遞資訊的線路全被美國一手控制。

事實上,美國政府早已用測試防堵色情的軟體過濾器等名義,要求Google、微軟、雅虎與美國線上(AOL)等公司交出用戶搜尋的資訊。

看著美國可以不顧多數國家反對出兵中東,各國政府不免擔心美國也會用網路進行這類單方面的行動,《外交事務》分析。

「網路已經變成大家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份,其中的政策不應只由一個國家、一個單位決定,」沙烏地阿拉伯的科技事務副部長阿爾戴拉博告訴《華爾街日報》。

除了硬體受制於美國,網路上的內容也多半來自美國。許多國家代表在聯合國的大會上指責,這儼然是另一種文化入侵。

網路基本上是一個英文主導的世界。《法新社》一篇報導指出,有九成的網頁都是英文,遠遠超過這個世界的英語人口比例。更不用說不懂英文字母的人就沒法打出網址、電子郵件信箱位址,以及進行許多設定。

雖然美國承諾過要發展其他語言也可以運作的網路模式,卻遲遲沒有結果。

網路淪為極權統治的工具

除了美國的霸權,網路也成為許多國家極權統治的工具。

例如,許多國家封鎖網路上的資訊,人民只能接觸片面的世界。包括中國大陸、伊朗、突尼西亞、沙烏地阿拉伯等國家,不是封鎖人們上網的路徑,就是堵住許多網站,讓人們接觸不到關於民主與反對當權者的訊息。

例如,在www.google.com上搜尋法輪功,可以得到許多資訊解釋法輪功是種氣功,用以健身。但若在www.google.cn,則只會看到攻擊法輪功、法輪功是邪教與叛亂團體的資訊。「這上面有那麼多謊言,我無法找出真相到底在哪裡,」一名中國高中生告訴《華爾街日報》,沒想到在中國,連英國BBC的中文網、以及維基百科的網站都上不去。

更糟的是,網路提供了比現實世界更全面的個人監控「功能」。雅虎就承認曾先後提供中國政府電子郵件用戶的資料與通信內容,導致揭露中國政府內幕的記者師濤與前官員李志分別被判刑十年與八年。

在北美,網路資訊流通的程度,已經到只要有郵遞區號、性別與生日,就能找出八七%的人口居所。未來有一天,可能只要從所瀏覽的網頁中偏好哪些書籍、運動與口味,就可以判斷這是哪一個人。「只要你給了資料,整個人生就像一本書一樣攤開來給人閱讀,」《BusinessWeek》指出。

面對這些資訊流,歐、美政府都有法律要求企業保護個人資訊。

但關於美國掌制網路爭議,美國政府已經明言,不打算釋出網路的管理權。於是其他的力量崛起對抗。

網路應該多國共管

聯合國祕書長安南在二○○四年就指派一個四十人的小組,研究網路管理問題,希望能從美國接手。在聯合國的資訊社會高峰會上,各國也聯合指出,網路應該像國際電信一樣,由多國協定共同監管。

《華爾街日報》還舉證歷歷,許多人已經化聲音為行動,挑戰ICANN的地位。

例如,中國已經建構三個中文網域名稱︱︱.中國、.公司與.網絡,代替.com這種網址與電子郵件位址的名稱,只是這只能在中國境內使用。

同樣的,在二十二個阿拉伯國家,也在過去一年多實驗使用阿拉伯文做為網域名稱中的國家名稱,希望促成網路的多語化。

在荷蘭,UnifiedRoot公司則提供顧客註冊不同的網域名稱,企業的網址不用再以.com結尾,而可以自己取名,如.IBM。

在加州一棟咖啡色油漆粉刷、紅色磁磚屋頂的建築物地下室內,ICANN的義工維克希則與另一個大陸、歐洲德國的葛瑞德曼發展「開放網域名稱系統伺服器網路」(ORSN,Open Root Server Network),在網路上傳輸資訊。

現在,包括來自德國、瑞士與奧地利等國家的科學家都在協助ORSN運作。而且,歐洲已經有約五十個網路服務提供公司使用ORSN。

維克希認為,美國監管的ICANN如果意識到網路族有別的選擇,在做任何決策時都會比較注意到全球的利益。

除了民間,歐洲政府也想挑戰美國的網路文化。以法德為首的歐洲政府與企業正聯手推動「Quaero」計劃,試圖打造能與美國Google相抗衡的網路工具,包括搜尋、翻譯和各種語音、圖像、文字等索引。因為Google是目前歐洲最大的搜尋引擎,種種服務與搜尋結果在歐洲人眼裡是一種文化入侵。

另一個飽受抨擊的網路霸權是中國政府,與之對抗的種種力量也不斷興起。

最諷刺的是,中國利用科技方式雇用網路警察封鎖資訊,於是有更多人要用科技突破重圍。

美國北卡羅來納州的華裔法輪功學員夏比爾就創了動態網路科技公司,接受美國之音、自由亞洲電台等美國政府所轄單位的贊助,提供客戶代理伺服器,不斷更換在美國的伺服器網址,讓中國的電腦能連到一些外國網站,並說服賽門鐵克等電腦防毒公司不要把它的資訊當成病毒,突破中國政府的封鎖,讓中國人民瀏覽被禁絕的網站。

在中國,許多網路菁英經常使用動態網路科技的自由之門(Freegate)或其他名為無界瀏覽(UltraReach)、花園網路(Garden Networks)等功能類似的軟體,上被政府過濾的網站。

在波士頓,美國國防部則贊助電腦科學家汀勒戴的計劃,透過不同主機傳輸某些網站的資訊,因為資訊來自許多不同主機,傳輸路徑也就被模糊化,能夠突破中國的過濾機制。美國企業是否助紂為虐?

美國媒體與官方也檢討美國企業在中國助紂為虐。

《紐約時報》就批評MSN、雅虎、Google與思科,以軟、硬體協助中國政府阻止資訊自由流通。

美國國會甚至要求這四大公司到國會聽證,這是史上從未發生過的事。

這些企業先後表示,他們也是出於無奈,無力對抗中國政府。「我們相信這是政府間的議題,沒有任何一家公司或是產業能單獨處理,」雅虎發表聲明。

顯然,網路也跟真實世界一樣,需要上述提過的種種政府、學術、企業等等機構共同合作,才能促成真正的自由與平等。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限時優惠】一天6元,投資未來更好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