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林義傑:跑上國際,主動創造歷史

精華簡文

瀏覽數

34521

林義傑:跑上國際,主動創造歷史

天下雜誌343期
  • 藍麗娟
  • 編輯部

南極冰原上,背著沾血跡的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臂章,台灣馬拉松跑者林義傑跨過終線,勇奪「世界四大極地超級馬拉松巡迴賽」冠軍。林義傑為什麼跑?歷經什麼樣的挫折,他依然能跑出生命的寬度?

七年前,世界盃二十四小時馬拉松賽在法國舉辦。

那年,林義傑二十三歲,來到法國參加這對他而言難度不高的一百公里馬拉松賽,卻因為腰部受傷沒有跑完。他失落地走到場邊,一抬頭,心中一驚,原來,中華民國的國旗竟然被掛倒反了。他趕忙向大會抗議,英語說盡,還加上比手畫腳,工作人員卻沒有回應。

「那是一種像孤兒的感覺,」林義傑回憶。頒獎時,他看著英國國旗冉冉上升,而我國國旗卻垂頭喪氣,他對自己說,「總有一天,我一定要國旗在國際上升起來!」

林義傑成功了。

今年,林義傑以堅忍與耐力,在「第一屆世界四大極地超級馬拉松巡迴賽」奪冠。在這場橫跨戈壁大沙漠、智利寒漠、埃及沙漠與南極等四大賽區的賽事,林義傑為台灣在國際艱困的外交環境之外,再一次把台灣推上國際舞台。

每一個國旗升起的感動時刻,背後都有著林義傑克服挫折的痕跡。

從小,因為天生小個子的限制,使得林義傑與正式比賽無緣,他進不了體育班,教練也不覺得他可以跑。從國小到國中,儘管他一次次參賽,國中甚至跑出台北市越野錦標賽第一名,榮耀卻無人分享。

父親是農家出身,他為林義傑規劃的生涯,就是大學畢業,未來當高級主管。

受不了每天補習的日子,高中聯考後,林義傑離家出走,隻身去讀培養田徑選手知名的西湖工商。

「如果連最喜歡的長跑都不能堅持,那我以後還能對什麼堅持?」林義傑與父親形同陌路,高四重考時甚至斷了經濟支援。

這時候,田徑教練潘瑞根伸出援手,為他張羅了四萬元補習費;還讓他在重考時繼續住在宿舍。

那一年,林義傑每天清晨四點半跑三十公里,接著坐四十分鐘公車到南陽街補習。一趟公車兩段票十八元、一條二十五元的土司是三天份的早餐,中午的便當是學校廚房的前夜剩菜,晚上花二十元到自助餐夾兩道菜加一碗飯。

不時,床頭日記本裡總會出現教練塞進來的兩千元,連學長也會偷偷放錢在他的衣服口袋,「我很容易受感動就哭,都是那時候他們讓我養成的。」師長的照顧讓林義傑隔年如願考上台北體育學院,也圓了林義傑父親的期待。

二十四歲那年,台北國際二十四小時超級馬拉松賽,約莫夜間十點鐘,比賽進入第十二個小時。

林義傑還在跑道上跑著,昏暗的加油人群中卻出現陌生又熟悉的身影,長跑十四年來,他第一次驚見父母親來到跑道上為他加油。激動的淚水模糊了親人的臉孔,最後,夢想還是奔回了親情的懷抱。

「或許,我的父母親當時對我來說是挫折,但是,我已經把那股力量轉成正面的力量:我要證明給父母看,我這樣做是沒有錯的,」林義傑說。

是同一股將挫折轉化為正面能量的力道,讓原本只在台灣參賽的林義傑,一次次跑進國際,在國際間升起中華民國國旗,圓了七年前在法國立下的志願。

林義傑回憶,法國事件只是導火線,將他推上國際賽事的引爆點,則是發生在隔年。

當時,他來到長跑同好,可口可樂台灣區總裁沙福瑞(Clive Saffery)的家,看見家庭相簿中,英籍的沙福瑞夫妻倆身穿繡中華民國國旗的運動衣到義大利參加馬拉松賽,大為吃驚。

他問沙福瑞為什麼?對方很自然地回答,「因為我愛台灣啊!」

這句話彷彿火柴,嘶嘶引燃了前一年法國事件的鮮明記憶。「別人都那麼愛你的國家,我們為什麼不愛自己的國家?」林義傑自問。

林義傑決定勇闖國際,參加當時台灣史上最艱難賽事——撒哈拉七天六夜橫越賽——全長兩百五十公里、氣溫高達攝氏五十三度。結果,身高一六四公分的林義傑以二十三小時三十分三秒跑完全程,拿下全球第十二,亞洲第一,震驚世界。
 第一次在國際賽的成功出擊,讓林義傑跑出缺乏經費與資源的種種困境,也奠定他陸續跑進香港、撒哈拉沙漠、亞馬遜叢林,再到四大極地的耐力長賽。

他跑到哪裡,台灣的名字就被傳頌到哪裡。

今年九月,林義傑將與另外兩名運動員以三個月時間橫越六千五百公里的非洲撒哈拉沙漠。

這一次,他不是為比賽而跑,而是為挑戰人類極限而跑,更是為台灣的榮光而跑。「台灣缺乏主動創造國際事件的經驗;這一次,我們不是在讀別人的歷史,我們是在創造歷史,」他激動地說。

嚴酷的氣候、萬一突如其來的搶劫,長達三個月的考驗,林義傑怎麼樣安然橫越大沙漠,創造歷史?

「我不能倒下,這是一個社會責任;我要努力去完成,這是我的態度。」他堅定地面對即將來臨的極限挑戰,卻也明白不可預測的危險。「如果真倒下了,就請你找一個人來幫我完成這個願望。」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限時優惠】一天6元,投資未來更好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