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豪華慶典,不能見證十年幸福

精華簡文

瀏覽數

28142

豪華慶典,不能見證十年幸福

天下雜誌369期
  • 李怡

花費大把金錢、耗時十個月,香港政府用豪華慶典歡度回歸十周年,然而,香港市民卻沒有慶祝的心情。

一晃眼,香港回歸中國已經十年了。猶記得十年前,香港回歸前夕,報紙訪問了許多路人,問他們對回歸及回歸慶典的看法,大部份人都希望回歸後能夠保持現狀,其中一位年輕的女孩子對回歸慶典,說了一句筆者至今仍記得的話,她說,「不管多麼豪華的婚禮,也不能保證婚姻幸福。」

她這句話的意思,實際上是對回歸後兩制的結合並不表示樂觀。那一年的美國《Fortune》雜誌甚至以「香港已死」,悲觀地展望香港的回歸。

豪華的婚禮舉行十年以後,現在香港已開始進行為時十個月慶祝回歸十周年的豪華活動了。香港民政局宣布,說三月底到年底,一共有四百六十項慶祝回歸十周年活動,除了商界贊助以外,政府尚需付出九千萬港元。商界贊助的錢也是取之社會,數目應比政府的付出大得多。香港將要花費多少資源在連串的「慶回歸」的活動中?

但香港市民關心這個延續整年的十周年活動嗎?套用回歸前那位小姐講的話;無論多麼豪華、頻繁的活動,也不能見證過去十年這段婚姻的幸福。

香港報章訪問路人,許多人都表示我們交的稅愈來愈多,福利卻愈來愈少,不滿意政府亂花錢去辦什麼回歸活動!

僥倖保住回歸前的現狀

民政局的高官為十周年活動解釋說,「近兩年氣氛好了,(搞回歸活動)不僅是長官意志。」這位高官不敢說這是民眾意願,只說「氣氛好了」,意思是政府花些錢也不會遭輿論強烈抨擊啦。

通常周年慶,都是慶賀對國家、社會、人生有正面的、重大改變的日子。比如慶生日、慶結婚周年。回歸是香港地位的重大改變,但這改變對市民來說,有正面意義嗎?

回歸前,大部份市民所擔心的,主要是怕中共對香港的干預,使香港無法保持「原樣」。回歸以來,國際社會、北京當局與香港特區政府說得最多的,也只是說香港保持了原有的自由、法治與廉能有效率的公務員制度。商界鬆一口氣的,是香港沒有如《Fortune》說的「已死」,而是仍然活著。這些講法都只強調僥倖保住回歸前的現狀,而不是更好。

回歸後香港是擺脫了殖民地的污名,但並沒有讓香港人真正當家做主。香港的民主程度,相對於回歸前,實際上是有所降低了。

比如回歸前有兩個直選產生的市政局,回歸後都被廢掉;回歸前所有區議員都是選舉產生的,回歸後卻恢復部份的委任議席。中共在《基本法》承諾要實現的特首和立法會均由普選產生,不但十年內沒有實現,而且因中共插手干預遙遙無期。

如果沒有回歸,就不會有董建華時代提出來的每年建屋八萬五千個單位的計劃,從而推倒了房地產市道,使許多市民的資產大大縮水。如果沒有回歸,就不會發生○三年SARS期間為了保住中共的面子而向香港市民隱瞞疫情,阻延了香港與大陸的有效隔離,以致造成兩百九十九人的死亡。

最近兩三年,香港經濟受中國內地的經濟起飛影響,恢復了興旺。但這與回歸無關。香港即使沒有回歸,大陸在經濟發展中仍要借助香港金融中心的地位,讓企業紛紛來港上市。大陸開放人民往境外旅遊也不僅僅是來香港。香港不論是否回歸,都會是大陸人民出境旅遊的首選。

慶回歸活動綿延整年,香港市民並不關心,也沒有慶祝的心情。辦這些活動肯定是完全出自長官意志。而且香港的長官意志也是為了迎合中共領導人的喜好而作出的。

因為回歸除了使北京感到光彩之外,香港人並無感覺。就像中共年年辦國慶活動,過去還要勞民傷財舉辦閱兵巡遊一樣,只是領導人覺得過癮,與老百姓無關。

魯迅曾說,中國老百姓在過去兩千多年的專制時代,總是在「暫時做穩了奴隸的時代」與「想做奴隸而不得的時代」之間徘徊。中共建國五十多年,大陸老百姓基本上處於「想做奴隸而不得的時代」。至於香港,在英國殖民統治下,一百多年香港人都是處於「暫時做穩了奴隸的時代」。

想做奴隸而不得的時代

面對回歸,香港人最擔心的,是從「暫時做穩了奴隸的時代」,淪為「想做奴隸而不得的時代」。僥倖十年來,還是「暫時做穩了奴隸」。要當主人嘛,在全球政治自由度指標的排名中,居於第一百七十七位的「一國」之下,會讓自己的版圖內出現一個全民普選的板塊嗎?

香港人早就有了現代文明的自主意識,我們怎會有心情去慶祝自己「暫時做穩了奴隸」呢?

作者為香港知名政論家李怡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限時優惠】一天6元,投資未來更好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