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十年來香港的最大變化

精華簡文

瀏覽數

28607

十年來香港的最大變化

天下雜誌375期
  • 李怡

回歸中國十年, 過去曾預測香港將「死」的預言沒有成真, 但十年過去,貌似維持原樣的香港, 其實已經潛伏著相當大的危機。

一晃眼,就是十年了。

回想十年前,六月三十日,在傾盆大雨下,香港舉行回歸大典。各傳媒紛紛在街頭訪問路人對回歸的感想。其中一名少女的回答給我的印象最深刻,她說,「最豪華隆重的婚禮,也不能保證婚姻幸福。」

回歸前,我寫了一本書《香港一九九七》,沈君山教授在這本書的「序言」中,談到他對「一國兩制」的看法,他說好比普通法的婚姻,雙方訂一個契約:「一屋兩室,各執門匙」;屋子是一個,但房間不同,房屋裡的擺設,各歸各管,而且兩人各自拿自己的鑰匙。那麼結婚幹嘛?沈教授說,這就是中國文化,中國文化是要大一統的,要正名的。外國人可以同居而不結婚,中國人卻是結婚重要,不必一定同居。各執門匙用政治的名詞說,就是完全治權。「香港比較不幸,九七一到,這鑰匙要交出去了。」

十年過去,香港人稍感安心的是,儘管鑰匙交了出去,北京在「一國」的名義下,對香港這一制的干預還是稍有克制,國際社會與國際輿論,大都認為香港大致上保持了原來的面貌。其中最受國際投資人士關注的,一是法律制度,二是資訊自由,這兩個項目的水準大致上維持原樣。尤其是法律制度,由於首席大法官李國能及他所聘用的法官群,都能堅持依普通法獨立裁決案件,因此最重要的穩定社會的「法治」,基本上與回歸前沒有什麼差別。

人民的自由也保持原貌。至於作為自由之首的言論自由與新聞自由,不可否認大多數傳媒對敏感問題的「自我審查」已愈趨嚴重,但來自行政與執法機關對傳媒的粗暴干預,對媒體及記者的政治迫害,並未出現。

今天生活不比十年前好

十年來香港的經濟發展,並不平坦。今天香港人的生活並不是比十年前過得更好。據最新的香港統計處的報告指稱,十年來以家庭住戶為單位的收入下跌了;香港房地產的平均售價與十年前比也差了好大一截。

回歸開頭的七年,香港在董建華好大喜功的種種大計劃的干預下,曾經一度陷入衰蔽局面。其後政府停止了大計劃,以及由於中國大陸經濟起飛,與香港發展了緊密的聯繫安排(CEPA),以及開放大陸遊客到香港的自由行,使香港的經濟得以重振。即使這樣,家庭收入較十年前仍稍稍下跌。

香港的政治,則不但行政長官和立法會的普選仍未落實,而且由於北京的干預,更變得遙遙無期。原有普選產生的市政局及區域市政局,在董建華時代被廢除。原來全部由普選產生的區議會,在董時代加入了委任議席。香港的民主較十年前無疑是倒退了。

香港交出了鑰匙給北京。這十年,北京當局沒有過份濫用鑰匙對香港作登堂入室的干預,但鑰匙則牢握不放。即使面對二○○三年五十萬市民上街要求普選、要求實現民主,北京的回應是乾脆以「釋法」來否定香港○七、○八年有雙普選。

港人並不在意國家認同

美國的《Fortune》雜誌,在九七回歸前,曾預測回歸會導致香港「死亡」。這份雜誌的姊妹刊物《時代》雜誌不久前否定了《Fortune》十年前的預言,並表示香港保持了原貌,仍是獨一無二的香港。筆者十年前的書《香港一九九七》對香港前景也有悲觀的預測,今天筆者慶幸多數預測都沒有實現。但最正面的觀察,也只是保持原樣而已,並非比十年前有所進步。香港的獨一無二其實已見褪色,而且潛伏著相當大的危機。

香港回歸十年,許多人,尤其是北京當局和香港的親北京人士,都在議論「香港的人心是否回歸」的問題。香港多年來的民意調查,也在向市民詢問:你寧可回到九七前當一個殖民地人,還是願意當一個中國人,或中國的香港特區人。

事實上,有關的議論與調查,對香港人來說,並沒有什麼意義。對國家的認同,只有北京當局關心,香港人並不在意。回歸前,我們並沒有感覺自己是屈辱的、寄人籬下的殖民地人,覺得自己是英國人的也極少極少。

講到身分認同,香港人倒是從上世紀七十年代開始,作為崛起的亞洲四小龍之一,逐漸生長出一種對香港的自豪感、認同感。我們比中國大陸現代化,也富裕得多;比較英國曾經實行的過度福利政策,香港的經濟也強得多。香港人到了外國,在外國人面前,我們不會自認是英國人,也不會自認是海峽兩岸的中國人,我們會自認是香港人,我們是憑著自己的奮鬥而成功而自豪的香港人。

自豪感正在消退

回歸後,不要問我們把自己當作什麼人,要問的是我們原有的那種作為香港人的自豪感、認同感,是增強了、保持了,還是消減了?經濟上,特區政府要市民相信香港依賴大陸經濟起飛的「施捨」而受益,政治上,普選愈來愈遙遠且不談,光是看到兩任特首在中共領導人面前的奴才相,就使我們香港人自感矮了一截。香港人的自豪感,回歸十年在「一國」的強勢下正在消退。另方面,許多人都不惜說謊講愛國,講國家民族的認同。不說真話,不講自己的真正感受,這才是香港的悲哀。

要說十年來香港的最大變化,與未來的危機,這就是了。 李 怡十年來香港的最大變化回歸中國十年,過去曾預測香港將「死」的預言沒有成真,但十年過去,貌似維持原樣的香港,其實已經潛伏著相當大的危機。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現在訂省最多】新春閱讀季,年度最優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