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譚光磊:新世紀書偵探

精華簡文

瀏覽數

31230

譚光磊:新世紀書偵探

天下雜誌400期
  • 陳世斌

小時玩電玩、長大獵好書,這位不到三十歲的獨立版權代理人,正用熱情和專業,悄悄改變這個產業的生態。

「如果四年前的那個颱風夜裡,我沒有不經意翻開《雨的祈禱》(Prayers for Rain),也許今天已經拿到了碩士學位,也許又為了別的原因離開學校,也許不會一直待在版權代理這行,但那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可能錯過了這位偉大的美國作家。」

對書,他有一種奇異的熱情與浪漫,甚至遭到被研究所退學的打擊,他還是勇往無悔,堅持「為書作嫁」。

「你看這些上上下下的排名,像不像在看賽馬?」

盯著網路上歐美各大版權交易平台上暢銷書的即時排行榜,這些讓一般人眼花撩亂的數字,他卻樂在其中,覺得像賽馬般刺激。

在台狂銷三十萬本、有人稱為「國民小說」的《追風箏的孩子》,正是他二○○五年引進台灣的代表作。一般人在書店,不經意地就能看到他所代理的諸如《風之影》、《雅子妃》等暢銷書。

譚光磊,這個新近崛起、不到三十歲、網路上暱稱「灰鷹爵士」的獨立版權代理人,正用熱情和專業,悄悄改變這個產業的生態。

長久以來,國內歐美翻譯文學的版權代理,被博達和大蘋果所掌握。但譚光磊另闢蹊徑,憑藉的是他優異的中英文能力、超乎常人的資訊蒐集整合力,以及勤奮又「龜毛」的執行力。

「玩」出超優英語力
在台中沙鹿長大,譚光磊從小就沈迷在各種角色扮演、策略等奇幻類的電腦遊戲,以及「魔法風雲會」等紙牌遊戲中。但他身為老師的父母懂得「因材施教」,深信「以興趣為出發是最有效的學習」,把許多家長視為禁區的電玩和紙牌遊戲變成他的學習利器,讓他盡情玩,唯一條件是必須「玩原文版」。

為了破關獲勝,他奮力查字典、背單字,甚至嘗試用英文寫小說,他的英文能力因此進步神速。

高中時期,譚光磊就讀的台中一中旁的敦煌書店,成了他的聖殿,「可說是來一本啃一本,」尤其是他所鍾愛的奇幻類原文書,偶而進了幾本,「還得和同樣常到這裡看書的老外比快搶書。」譚光磊回憶。

為研究鍾愛的奇幻文學,譚光磊也發揮玩電腦策略遊戲的精神,不厭其煩地蒐集國外作者、出版社、版權代理商的資訊,最後竟累積超過五百筆,涵蓋英、美、加、澳等主要英語系國家,這也成為他日後進入國際版權代理的「基本功」。

從小玩電玩,譚光磊一直夢想「玩而優則寫」。

大四時跟朋友一起合作開發遊戲,一頭栽入這個「夢」裡,但一齣意外的「遊戲驚夢」,讓這條電玩路提早終結。

因為遊戲沒開發成,合作伙伴各奔東西,二○○四年時,原本出錢的公司要他們把之前的工資吐出來(每人要賠三十萬),他因而惹上生平第一樁官司。

「其他人想賠錢了事,我決定不賠,」自認為準備充分,而且有立論依據,「應該頗有贏面。」譚光磊執意為夢想奮戰,上法院、寫訴狀,為自己答辯。

去了一趟北京書展回來,還專程跑去法院聽判決,沒想到結果敗訴。回想起當時從法院走出來,坐在大門口的台階上,四顧茫然,沮喪地想打電話給朋友,「卻一時不知道該打給誰。」

猶如大夢初醒,自此他對遊戲失去一切興趣,「再也不碰了。」他暗下決心。

「就當作是告別二十五歲的青春記憶吧,償還所有的年少輕狂,所有犯下的錯誤、造成的傷害、自己的愚昧,這樣的代價已經太便宜我了。……這樣也好,從頭來過吧,日子還長得很呢!」在寫給朋友的信中,他為這一段苦澀的經歷下了註腳。然而,當年遊戲小子雖已「轉大人」,但「遊戲」還未了。

談起版權代理這個大多數人陌生的行業,「其實,我現在做的,不過就是我小時候玩的遊戲的放大版。」他的回答令人意外。

現在,倫敦、北京、紐約、法蘭克福等世界各大書展成了他的「遊戲」戰場。譚光磊一年至少出國四趟,全球追獵好書。

「每回出國參加書展,都像是小孩子偷偷溜進成人的遊戲世界,」談起四月中旬他第四次參加的倫敦書展,譚光磊眼中難掩見獵心喜的熱情。

除了談買賣、聊八卦、聊哪個暢銷書作者被挖角、哪個紅牌經紀人跳槽,自然還有許多不期而遇。

三天行程一共開了五十個會,他形容那種瘋狂,「差不多就是一直處於腎上腺素過量的高度亢奮狀態。」

另一方面,經營暢銷書版權代理,他的武林密笈是獨一無二的「灰鷹書訊」。

譚光磊將一本本書的故事大綱、作者背景、版權交易幕後、編輯台生態等等「故事背後的故事」,以熟練的文筆交織成一篇篇「美味可口」的書訊,提供給出版社和網友參考,創新的作法震撼出版業。

「說書功力了得,似乎又是一本不容錯過的好書。完了,荷包又要失血了。」經常有網友在他的部落格這樣留言。

事實上,「灰鷹推薦」已經出現在市面上許多新書的書腰、封面,「灰鷹書訊」也成了推薦序。

我會負責把你賣到全世界
「我把自己定位在書的『偵探』和『傭兵』,樂見各國好書互相流通。」國際版權代理這個難窺堂奧的領域,譚光磊輕易出入,與世界同步。

萬籟俱寂的深夜,譚光磊小小書房中版權交易熱戰方酣。國外版權經紀人發信來。


 「手上有本新書正在競價,能不能跟你用電話談談?」
 「我睡不著,打來吧。」
 「這本書講一個美國人追隨心靈導師跑到西藏,多年來致力於西藏獨立和人權運動,在你們那裡有沒有市場?」
 「台灣一定沒問題,但大陸就別想啦!」
 「唔,我還有另外一本新書正在競價,現在是第四輪,只剩四家,價錢已經飆到二十六萬美元。」
 「什麼樣的書?說來聽聽。」
 「這是個中年女子講自己學瑜珈的過程,一本融合心靈、勵志、回憶錄和幽默的書……」

這個熟稔國際版權交易、致力讓台灣與世界的界線消失的年輕人,同樣在意能不能把台灣的好書推上國際舞台。

「好好寫,我會負責把你賣到全世界。」這是他對台灣作家的期許,儘管這種期待常被朋友取笑說好像在「販賣人口」,他衷心期盼這一天的到來。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線上書展最後倒數】27折優惠,錯過不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