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攀岩女將琳秀爾:生命是不附保證書的

精華簡文

攀岩女將琳秀爾:生命是不附保證書的

圖片來源:www.flickr.com/photos/taylor-mcbride/3732682242/

瀏覽數

29446

攀岩女將琳秀爾:生命是不附保證書的

天下雜誌400期

攀岩是世上最高風險的運動之一,頻頻打破世界紀錄的琳秀爾,卻指出:攀岩不光是為了登頂,該講究的,是你怎麼爬上來的。

她是世界攀岩運動的傳奇。

一五五公分高、四十五公斤重,琳秀爾(Lynn Hill)柔細的聲音,跟她四肢緊撐、倒掛在加州優勝美地(Yosemite)國家公園裡,著名新娘面紗瀑布旁花崗岩陡壁上的形象,一點也不合。

想像中,攀岩是需要「力氣」的運動。瘦小琳秀爾的細瘦手指,卻讓她在一九九三年,成為第一個征服優勝美地這攀爬難度高達五.一三的世界選手(最高級難度數是五.一五),並且只用了不到一天時間(二十三小時)就攻頂。這個記錄,直到二○○五年,才由另一位男性攀岩者打破。

之前,琳秀爾已經是世界攀岩冠軍賽的常客。一九八七到一九九二年間,她拿下超過三十個世界攀岩賽的冠軍,包括五次Rockmaster。

看來一路順風,但就在攀優勝美地創下世界紀錄之前,九二年她在一次賽事中,幾乎喪命。從幾千呎的崖壁上摔下,砸倒幾棵樹後,停掛在離地幾尺的空中。送進醫院修養了四個月,琳秀爾回頭征服了優勝美地。

但是她不同意自己在「征服」。「攀岩不是征服,反而是找到你跟自己以及跟環境和平相處的途徑。」

她說,「因為攀岩是你跟眼前那片岩壁的關係,這塊石頭已經在那裡億萬年了,你要攀爬它,就得學會適應它,跟你希望它怎樣、認為它該是怎樣無關,也跟你是男是女、高矮胖瘦無關。」

九三年,當時三十二歲的琳秀爾退出職業競賽,轉而經營訓練攀岩的「攀岩營」(climbing camp)。這個轉變,是每個職業運動員都需面對的天命。

對自己運動生命發揮到極限後,轉換跑道的另類成長,她坦承,「我現在三十二歲,攀岩對我,跟二十五歲那時已經有了不同的意義。但我永遠有下個挑戰,另個需要努力學習的絕技。我知道自己跟我年輕時,體能、心智上已大不相同,年齡雖然改變了我看待攀岩的眼光,經驗卻讓我有能力用更省力的方式,做更深入的耕耘。」

接受《天下》獨家專訪中,琳秀爾也坦承,轉換角色的另類成長有困難,但「只要跟從我們心中的原則,一路走下去,總會在過程中找到力量。而且,只要方向是對的,最終一定會走出一條路的,贏得別人的尊敬。」

對喜歡把人生想像成爬山的人,一生都在跟高度挑戰的琳秀爾,有更深刻的體會,「攀岩不光是為了登頂,該講究的,是你一路怎麼爬上來的。」

  ※   ※   ※

問:從運動員變身經營「攀岩俱樂部」的企業家,你最大的困難是什麼?如何調適?

答:我不是個有團隊精神的人,從我的運動種類就可以看出,這是自我領導的運動。因此我不懂如何領導團隊,團隊也不會聽我的,特別是男性同事。

另外,我也發現,身為女性在今天企業界仍然不容易,儘管我們聽到很多兩性平等的宣傳,但事實卻根本不是這樣。這些都是我最大的挑戰。

企業人的自我也是個大問題。攀岩就是跟自我作戰,自問為什麼要爬、動機是什麼?但企業人卻很少面對他們的自我,這正是他們可以從攀岩中學到的事情:你得為自己的一切決定負責,沒有別人可怪:你是決定放棄的人、你是決策出了問題的人。

許多企業界人士喜歡把自己一路的「征戰」形容成攀大山,喜歡領導別人跟他們一起爬高峰。而攀岩是要求我們清醒面對自我的訓練,攀爬路上會出現很多問題,你需從不同高度去重新審視眼前的問題。

從不同高度重看問題

問:你帶過企業界人士攀岩嗎?他們的特色是什麼?

答:我帶過很多「專業人士」,他們都在企業界工作,因此都有專業人士的特徵:負責任、守規矩,說幾點集合,他們都會準時到,特別是亞裔專業人士。

但這群人都有嚴重的自我認知問題,傾向只用自己的職位、專業,去認知、定位自己。但面對攀岩的危機時,我們對自己的看法,跟職位、專業都無關了,每個人都單獨經歷一場有趣的旅程。你可以很在乎自己每個失敗、成功;也可以就把這過程,當成在美麗棋盤上擺下的一局棋,任你跟家人、好友隨著情境,好好玩上一場。

攀岩運動中,每次碰到的岩壁都不同,跟其他運動的重複操作不一樣,籃球就是在固定方格子裡投籃、衝浪就是一直追浪。

因此,我在攀岩營裡,傳授並學習到的,就是不斷自我審視:仔細檢視自己的每個動作、以及我怎樣面對生命中每個不同的挑戰。

許多時候,我們停止挑戰自己,停留在被動、抗拒裡。抗拒挑戰,你會變得愈來愈沒法擔當重任、壓力。我認為挑戰會逼我們不斷提升自我,直到顛峰。挑戰會逼我們學得更謙虛、開放心胸、不便宜行事等等,生命本來就不是件簡單的事。

「平衡」是下一步成長的關鍵

問:你如何面對自己的許多挑戰、問題呢?

答:我們每人都有天生的特質,我常想自己有哪些特質?對我有什麼用處?對這個世界有什麼意義?怎麼發揮這些長處?

我是有五歲兒子的母親,因此我從不冒不必要的風險。雖然許多人認為攀岩的工作風險極高,但我覺得自己是個很合理的人,我不爬高山,甚至不去深山裡。我很意識哪些風險該冒、哪些不該,就是要追求「平衡」。

對工作也一樣,我決定要花時間陪兒子,也清楚劃分出工作的時間,因此就得犧牲收入。維持這種「平衡」很難,如何維持世界級的專業攀岩,又兼顧到陪伴兒子,光是離家去工作就很難了。我想企業界人士應該很理解我的處境:如何做到世界級的專業,還能有生活。

但維持「平衡」是能否繼續成長最大的關鍵,這也是我從攀岩中學到最大的教訓:在每個項目上不斷自我檢視,如此才能不斷精進,在每個項目上都做得更好。我之所以能攀高,是因為我注重攀爬途中的每個細節。

問:你對專業運動員有什麼建議?他們都跟你一樣,到某個年紀,就必須轉換生涯,不再出賽了。

答:生命本來就是如此。我的生命一路走來,就是不斷從一個階段轉換到另個階段,沒一處是安定的。

我很高興可以做自己真正喜歡做的事,並以此為生,很少人這麼幸運,我很幸運。但這個行業另一面的代價,就是不固定、沒保障,是吃了上頓、不知道下一頓在哪裡的日子。但我想生命本相就是如此,我們都活在現下,有人比較有能力看到未來,做五年、十年的計劃,並跟著長程計劃生活,這實在不是我的專長。

問:難道一路都沒有困難嗎?你怎麼做困難的抉擇?

答:我最大的困難是,男性很容易被我的力量威脅到。這是我生命中最大的創傷,很難找到可以支持我的男性,這是很大的痛苦。這個巨大的挫敗讓我覺得,今天要當個女強人還是很難的,因為男性太容易覺得被女強人威脅。

但這仍有正面意義,我認為女性應該繼續下去,因為這個世界男女的強弱勢太不平均了。我們需要女性、同情、熱情等特質,而女性具備這些能力,可能也因我們生命中的困難比男性多。

安全感與聆聽內裡的聲音

問:你認為我們該如何面對工作、生命中的「安全感」?

答:生命本來就沒有「安全」這件事,現實是:我們活著是沒有保證書的。即使今天覺得自己擁有穩定、安定的人,有一天也會突然驚覺根本不是這回事。「無往不利、一路平順」只是幻象,一定會有意外發生的,但擔心也沒用。

面對困境,儘管心中有懼,但只要跟從我們心中的原則,一路走下去,總會在過程中找到力量。而且,只要方向是對的,最終一定會走出一條路的,贏得別人的尊敬。

攀岩的年月中,我發覺自己是專挑難路走的人,我得做我覺得對的事,不能光聽別人的。因為我個子小(一五五公分),別人的攀岩經驗、數據我根本用不上,因此我得聽自己心裡的聲音。

這是我一生很重要的學習:往內裡聽自己心底的聲音,那是我們每個人都與生俱來的,但需學會聽從它。

問:身為攀岩家,你接觸過那麼多大自然,也強調人與環境的「平衡」,說說你對企業的看法。

答:企業界是當今最有影響力的一群人,他們是最有能力做不傷害環境決策的一群人。如果他們只顧盈虧、看數字,即使短期看是有利的,但地球環境、氣候卻在我們眼睛底下愈變愈糟,人類生活品質也跟著下降。

因此,企業界真正的成就感,應該來自在每件事上都「追求卓越」。不光是最會賺錢、最有效率、最會節省成本的企業,在這個全新的地球上,績效目標已經全然改變了。若大家還不改變目標、做法,我們都會有大麻煩。(採訪整理/宋東)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全站通行 83折優惠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