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為何大家搶著「買台灣」?

精華簡文

為何大家搶著「買台灣」?

圖片來源:劉國泰

瀏覽數

29662

為何大家搶著「買台灣」?

天下雜誌418期

從低價、粗糙形象變身,「Made in Taiwan」升級了!「台灣製造」在替全球代工多年及中國黑心產品讓消費者失去信心後,台灣製造業注入了品質與文化,「買台灣」成為一股新熱潮。

「台灣製造」,變了!

替全球代工多年,「台灣製造」在消費者心中的形象,曾像電影「致命的吸引力」女主角葛倫克蘿絲才走出飯店,手中嶄新的黑傘就被大風雨吹翻時,她氣急敗壞地說,「喔,Made in Taiwan」。

「MIT」根深柢固的低價、粗糙形象,卻在中國陸續發生多起黑心商品、致死的毒奶事件後,被一股「反動」的消費心理扭轉,在中國製造鋪天蓋地攻佔全球的夾縫中,掙出一絲曙光。

「MIT」正在換新裝,如果用電腦軟體來比喻,台灣製造正要以「升級版」面市。

京工興業總經理游惠堂,帶著台灣第一家用真空萃取技術做出的蔬菜湯、杏仁茶等自有品牌沖泡包,跟著貿協「新鄭和計劃」的食品團,來到華中、華北一帶二線城市百貨、超市通路試水溫。
 結果,許多強調用台灣在地食材生產製造的產品,在「台灣專區」中,用高於周遭中國製產品的價格,仍然搶得買氣,掀起一陣「台灣產地熱」。

「買台灣」的熱潮,在台灣也風行。

打開電視,康寶濃湯不過三十秒左右的電視廣告,旁白不忘強調「百分之百台灣生產」。

走進松青超市,甚至產品種類更多的大賣場,開始出現「台灣專區」的食品、日用品。顯然,在不景氣打擊下,本地菜籃族除了注意價錢,也開始在意產地。

「台灣製造」不再只代表產地

「台灣製造」不再單純只有「製造地」的意義。買「MIT」,包含買「安心」的成份。

常在兩岸跑的台灣精果總經理桂在興,最近到中國出差,行李中琳瑯滿目卻總不忘放幾罐上海女性友人託他帶的台灣製造的歐蕾、台鹽等面膜、保養品,「有些牌子大陸明明也有,但她們就要我從台灣帶,說這裡製的比大陸製的好」。

「買台灣」的微妙心理,也是品質、價格交叉對照下,凸顯的「附加價值」。一名在美國著名運動品牌工作的布料採購品管主管,每季都要從亞洲三十多個布廠中,找出適合下單的對象。

她透露,台灣在地廠製造的功能布料,設計力強,交貨穩定。因此儘管不景氣,臨近韓國布商砍價搶單,但因品質控管良率高,即便價格比韓國、東南亞、中國製造的布料都高,卻因比日本布料便宜,佔有技術絕對優勢。「台灣製造代表設計、生產上很廣大的技術資料庫,很多奇奇怪怪的技術都有人願意嘗試,解決布料開發上的疑難雜症,」這名主管服務的美國大品牌公司,還因此將台灣作為亞洲布料開發中心。該品牌指定所有亞洲布料的開發、檢核,都要在台灣,而亞洲區指定用布,就佔該品牌近八成的量。

買台灣形成一種新的品味

消費文化觀察家,東吳大學社會系副教授劉維公分析,台灣製造的確在質變中,可分兩個面來看。

一面是全球化後,對全球分工的反思,產生對在地企業、產品的支持,「但絕不是單純操作國族認同,否則無法吸引全球消費者」。

打造MIT的特殊品味,是質變之一。

一次,劉維公的研究室換書櫃,他跑到台中「有情門」看家具。

因為,他看見有情門網頁上一句標語:「因為一個單純的理由,我們決定留在台灣設計、製造家具,……」,道盡過去幫IKEA代工家具,卻不甘心只做代工的態度。

這些年來,台灣家具同業陸續外移中國,在東莞形成家具生產聚落。有情門卻整合留在台灣的家具師傅、設計師,推動自有品牌,發展台灣在地製造,有設計感、質感的時尚家具。

劉維公花三、四萬塊,選了組合式書櫃,有情門還到研究室丈量後才施工。「像我這類中階消費者,不只價格考量,我買的東西,要能表現我的個性、態度和美感。」如果台灣製造要創造利潤、附加價值,「另一個質變的面向,就是創造買MIT的品味認同,」劉維公強調。

從這層消費者心理探究「買台灣」的原因,台灣製造必須是個有「內容」的產品,有觸動人的特質。

台灣製造讓你想到什麼?

業者也開啟一波「內容」革新,從被動的製造者,轉而主動貼近終端市場,以提升消費者的心靈佔有率。第一步,從改變自己的態度做起。

做了超過二十年,位在彰化的布廠,年營收二十五億的裕源紡織總經理謝明德,就從單純的製造者,變成自己當消費者。

謝明德從父親那接手裕源後,就是老牌的機能性布料製造廠,提供愛迪達等品牌的專業運動用機能布。但謝明德發現,過去從父親到自己,埋頭幫人代工,其實一點都不了解穿自己布料的消費者。對於為什麼要開發這樣的布料,都是下單的客戶走一步,自己跟著走一步,消費者跟自己好像永遠隔層紗。

去年,台灣吹自行車熱,自行車變成生活產業的一環,他善用原本製造機能布料的強項,打造自有品牌Fma的自行車衣。謝明德開始在彰化八卦山、社頭間騎車,還補助員工兩萬買自行車,成立車隊,定期穿自家車衣騎車,用「身體力行」,了解自家產品穿在消費者身上的感覺。

今年自行車展,謝明德Fma黑白相間的車衣品牌也參展。「穿上自己的布料,我更了解為什麼布的吸濕排汗的部份要在某處加強,」謝明德比喻。

但要消費者買「MIT」,最重要的是產品認同感。

聯廣執行創意總監張怡琪比喻,消費者想到日本製造,就聯想到小事做到極致的達人精神。想到德國製造,就聯想到精密準確。「而想到台灣製造,會聯想到什麼?」

她認為,即便是製造業,在生產流程中,也該注入文化、生活、價值觀。「這是台灣製造現階段的重點,」早年曾幫貿協做台灣製造宣傳廣告的張怡琪觀察。

譬如,在包裝上自信地打上「全程台灣製造」的綠紅生化科技。

一雙三百多塊,含有銀纖維的自有品牌GreenLab的功能襪,外表樸素不起眼,包裝盒子上頭詳細的標示著銀纖維抑制細菌增生的知識圖表。總經理賴俊宏,堅持用這種複雜的方式對消費者說明功能,「這是對消費者負責任的態度。」

製造業開始拚精神層面

賴俊宏原在遠東紡織從事研發,卻發現台灣紡織即便技術好,但都幫國外品牌代工,好東西台灣人自己反而要透過買進口品才能體驗。所以前年他出來創業,目前年營收約七百萬。不衝規模的賴俊宏,從上游紡紗、製布、染整、成衣,一連串的製程都和台灣在地廠合作。

染劑用成本高於中國廠兩倍的植物性染劑,減低製程中的毒素,產品使用後埋入土中能全部分解。每週,他跑合作廠自己檢核,確保打出全程台灣製造的環保、安心織品的招牌,能生根消費者心中。

百岳登山體育用品公司業務經理林佳賢,曾為了試驗GreenLab銀纖維襪子的抑菌功能,連穿七天襪子卻沒有發臭。之後他推薦給來店內的消費者,回買率極高。

在中和小小暗暗的工廠內,還有和賴俊宏一樣龜毛的人。創業十年,年營收約五千萬的京工興業,總經理游惠堂,三月底準備到中國溫州參加「奢侈品大展」。他是唯一參展的台灣食品業者,攤位旁是馬來西亞別墅公司、法國珠寶商、法拉利、藍寶堅尼等「奢華」的業者。

專做沖泡飲品的游惠堂,堅持在台灣找食材,為產品打下差異化競爭的利基。因此游惠堂有固定合作契作的在地農業產銷班,他固定派出味覺靈敏的研發人員,全省試農產品。

文化評論家南方朔,在一四六期《天下》雜誌為文描寫瑞士阿爾卑斯山精密手錶的製造小聚落,以小而精美的「小資本主義」的價值,批判全球化下,大量製造成削價、血汗工廠及生產過剩的問題。南方朔認為,這種小聚落模式,是台灣製造未來比氣長的方向。

「『台灣製造』這四個字,要創造更強的認同感,就不能只有單純的商業策略或製造流程,」劉維公提醒,「而是精神深化。」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限時優惠】一天6元,投資未來更好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