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利率探底,還能買債券型基金嗎?

精華簡文

瀏覽數

28821

利率探底,還能買債券型基金嗎?

天下雜誌418期
  • 張翔一

利率一路走低,如今美國與台灣央行降息走到終點,債券型基金還能買嗎?該怎麼配置,才能降低風險、追求獲利?

三月十八日美國聯邦準備理事會宣布,將印三千億元的鈔票買長期公債。消息傳到債券市場,美國十年期公債價格飆升,殖利率一天之內大跌超過○.四個百分點,到二.五三%的低點。

本週,台灣央行理監事會將再度召開,瑞士銀行等法人機構預期,本次將可能是央行最後一次降息,幅度則不會超過一碼。

利率一路走低,是債券型基金多頭年代。根據彭博資訊統計,去年九月到今年二月底,以美國為首的公債市場,平均漲幅超過一○%。如今美國與台灣央行降息走到終點,債券型基金還能買嗎?債券型基金真的是保本投資嗎?

德盛安聯投資長柯志元開宗明義,債市跟股市一樣,不是穩賺不賠,債券型基金隨投資標的不同,有南轅北轍的面貌和風險。

債市如股市,沒有穩賺不賠

復華全球債券組合基金經理人黃大展將債市標的分為五類,分別為:已開發國家公債、投資等級公司債(通常是已開發國家大企業)、高收益債、新興市場債(包含公債及公司債)和貨幣市場五大類。

在貨幣市場基金部分,由於報酬率取決於匯率市場波動,專家建議,除非投資人對於匯市有深入研究,否則不宜把貨幣或類貨幣型基金當作長期投資。債券型基金目前還是以已開發國家公債與投資等級公司債為宜。

儘管股票大師巴菲特、債券天王葛羅斯紛紛預警美國公債出現泡沫化危機,但貝萊德集團首席經濟學家奧榮(Richard Urwin)回答得乾脆,「只要全球經濟和證券市場還沒有復甦,已開發國家公債就不會泡沫化。」

奧榮認為,各國政府目前的策略十分一致,就是將現金利率儘可能壓低至僅略高於通膨指數的水準。因此未來一年內,除非股市大好,否則避險資金始終會追逐已開發國家的公債。

美國之外,保德信全球債券組合基金經理人李欣展指出,歐洲央行目前利率為一.五%,官員不斷暗示尚有降息空間,因此上半年歐債相對於美債更為看好。建議投資人分散佈局歐洲和美國公債,兼顧美元貶值風險。

黃大展認為,美國十年期長債殖利率是觀察已開發國家公債市場的重要指標。這個數字二%到三.五%之間是投資公債的相對「安全範圍」,若跌破二%,代表公債價格過高。反之,若短期內升破三.五%,則表示市場資金開始大量撤出、或者通膨隱憂浮現,導致各國將開始升息,公債價格將大幅走跌。

一位資歷超過二十年的債券部副總經理指出,短債比長債好,是因為央行改變利率政策,殖利率曲線會像「甩繩子」一樣,愈遠的振幅愈大,愈難預期。聯準會極度寬鬆的貨幣政策,加大了美元貶值與通膨的風險,一旦景氣反轉,長債殖利率影響最大。因此,投資人應該選擇投資短期公債的基金,比較保險。

分批佈局投資等級公司債

在各國降息到底,且財政持續惡化,公債發行量無限制擴大的情況下,多位專家指出,公債漲幅有限,反倒是投資等級的公司債將補漲。

瑞銀投信基金經理人林紹凱分析,二○○四年以來,已開發國家市場中,公債和投資等級公司債的平均年報酬率差距從未超過三個百分點。去年接踵而來的金融、汽車業鉅額虧損等,造成投資人恐慌性殺盤,公司債報酬率卻落後十個百分點以上,今年起應可逢低佈局。

貝萊德集團首席經濟學家奧榮補充,目前十年期美國投資等級企業的公司債,與十年期公債的利差已達五十年來的歷史高點,差距超過四個百分點。奧榮認為,投資等級的公司債會比股票還早復甦,因為債權人相較股東擁有優先賠付權。即使企業後來真的倒閉了,還是比股市好。

不過,以年初以來的信用違約交換市場指數(見小辭典)做觀察,此指數漲跌動輒超過兩成,資深債市交易員建議,還是分批或定期定額去買比較好。

施羅德投信分析師張翠玲建議,二○○九上半年的債市佈局,在已開發國家市場中,公債和投資等級公司債可逐步拉到一比一的比重,或選擇均衡配置於公債和公司債市場的債券型基金,兼顧資金避風港和追求潛在獲利的目的。

新興市場:避開外債高風險

風險比投資等級公司債稍高的是新興市場債券。目前對於新興市場債券的看法分歧,慎選好的基金經理人是關鍵。

復華投信基金經理人黃大展認為,今年市場上最大的風險在新興市場。目前佔新興市場總體外債比重四成以上的俄羅斯、巴西和墨西哥,以及亞洲的韓國,都是新興市場債市的關鍵指標。「若其中一國像冰島一樣破產,新興市場很可能將引爆下一波信用風暴。」

但數年來以積極操作著稱的富蘭克林坦伯頓全球債券基金經理人麥可.哈森泰博(Michael Hasenstab)卻有不同看法。他認為,市場的過度恐慌正是逢低配置的買點。

他指出,目前俄羅斯公債價格已經反應五○%的政府違約機率,韓國公債反應三三%的違約機率,南美如阿根廷等國家的公債價格,更便宜到政府幾乎一○○%會違約的水準。此時「危機入市」,透過分散佈局新興國家公債,防堵下檔風險,將能有效從中獲得可觀的報酬。

高收益市場:違約高峰過後才有投資價值

至於風險最高的高收益債券(或垃圾債券),黃大展提醒投資人,切勿只看到二○%以上的利率,就盲目跟進。「試想,一家公司在目前的大環境下,欠下年利率二○%的債務,要怎麼存活?」黃大展說。

高收益債市要密切關注兩大指標:一是高收益債券的違約率,二是高收益債券的殖利率。張翠玲指出,目前高收益債券的平均違約率約五%,但市場普遍預期今年將上看一○%到一五%,因此除非景氣快速復甦,否則在違約率未達高點前,最好不要選擇高收益債券。

從利率來看,高收益債利率的歷史標準在一○到一五%左右之前,現在標高到二○%,表示公司信用風險仍高,不適合穩健型的投資人。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現在訂省最多】新春閱讀季,年度最優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