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勞基法修法即時特稿】 賴清德惹火上身,就在這關鍵3小時

精華簡文

【勞基法修法即時特稿】 賴清德惹火上身,就在這關鍵3小時

勞團11月9日集結在行政院外,抗議勞基法修法。 圖片來源:黃明堂

瀏覽數

7821

【勞基法修法即時特稿】 賴清德惹火上身,就在這關鍵3小時

Web Only

勞基法修正再度觸怒勞動團體,輪班間隔可能從「原則11小時」縮減3小時,變成「例外8小時」,被勞方質疑靠向資方,立法院的混戰也讓總統蔡英文不得不出面喊話。原本是要給彈性的修法,會不會成為一把火燒向新閣揆賴清德?政府又要如何擺脫父子騎驢的窘境?

鼓譟推擠、衝撞尖叫,熟悉的場面再度在立法院上演,只是這次對抗的是執政的民進黨。勞基法修法,行政院鐵了心,立法院配合到底,連總統蔡英文都在臉書上公開喊話,「所有政務的推動,我會與賴院長及執政團隊共同承擔。而我作為總統和黨主席,會負起最後的責任。」

勞基法修法,讓去年12月才通過的「一例一休」再度被搬上檯面,不但引發年輕人怒吼,民進黨也被貼上「資進黨」的標籤。但民進黨仍堅持以台灣超過97%都是中小企業,需要修法讓勞資雙方都有彈性,「修之後會讓勞資滿意?顯然不容易,一例一休最後會是三輸,」國民黨立委陳學聖冷眼旁觀。

標榜給予資方彈性、給予勞方空間的勞基法修法,為何會讓勞方、資方和政府陷入三輸?行政院長賴清德為何會惹火上身?(延伸閱讀:賴清德閃得過勞基法和年改地雷嗎?

一次修法要解決30年問題?

事實上,這次修法引起爭議,勞團大多聚焦在過勞和薪資過低,這些牽涉的面向,並非旨在給予勞工最低保障的勞基法可以完全解決的問題,但經濟拉提未見成效,執政黨就急於再度修法,顯得過於輕忽,也讓還未從去年「一例一休」喧囂中脫身喘息的社會再度受到衝擊。

「一例一休原本是要推動週休二日、縮減工時,源自民進黨長期對弱勢勞工的支持,」一位民進黨立委感嘆,但喊出沒人懂的「一例一休」,又把30年累積的勞動條件問題一股腦兒塞進去,不得不再修,卻是順了姑意、逆了嫂意,「不但招來風險,也容易被扭曲。」

這次修法的最大風險源自內容幾乎都是在回應資方訴求。加班工時提高、輪班間隔從11小時縮減為8小時是製造業,也就是工總所提出。

七休一鬆綁為服務業、商總的訴求,「賴清德這次修法對資方所提的意見幾乎都回應,且是一步到位,全都放在法條內,」台大國發所教授辛炳隆指出,但配套不清楚、如何落實勞資協商也不清楚。

站在資方一邊的「優惠」修法?

以七休一鬆綁而言,過去因為有內政部的「函釋」,《勞基法》第三十六條雖規定7天中應有1天例假,但「如有需要可以勞資協商挪移例假」,去年勞委會將函釋廢除後,從此依法勞工不得連上7天班。這次修法將「可以勞資協商挪移例假」入法,卻刪除了「如有需要」,讓勞方失去和資方攻防的彈性。

行政院甚至加碼給予資方「優惠」,以目前最受爭議被稱為「過勞條款」,輪班間隔從11小時,改為「原則11小時,增訂8小時的例外特殊狀況」。

然而,勞基法第三十四條規定「輪班至少應該有連續11小時休息時間」,實際上卻有但書「施行日期由行政院訂之」,也就是輪班制工作目前仍依照8小時,新制上路沒有期程,行政院卻硬要修改這一條並規定入法,遭外界質疑是「要五毛給一塊」。

雖然幾經審議後加上「須經目的事業主管機關會同勞動部核准」,作為雙重把關機制。還是遭勞團批修法仍有過勞疑慮,工總卻認為,若都要經主管機關認定,緩不濟急。

勞資沒有交集,漸行漸遠

從修法過程可以看出行政院已經陷入「父子騎驢」的境地。「我個人認為確實需要鬆綁,但是否需要一次到位,值得商榷,」辛炳隆說,「賴清德開太多戰場,他認為對的事情要去做,但不能只聽單一方的聲音。」

勞團11月9日在抗議現場,燒毀修正案草案以示不滿。

曾經擔任勞委會主委,現為文化大學勞資關係研究所副教授潘世偉認為,「現在勞團、資方已經到達『立場衝突』,沒有轉圜空間。」在勞資協商談判中,若是利益衝突,雙方還是可以找到互相可以接受的平衡點,但立場衝突卻是因為立場不同,互相認為對方的主張都是錯的。(延伸閱讀:一例一休走入歷史 勞資大戰正要開始?

顯然勞、團體資已經走向立場衝突。過去政府的機制是透過經濟部、勞動部的勞、資團體協商,但現在遭遇的是上桌談判的勞動團體和出來抗議的勞動團體又不同,「很多新興團體未曾參與對話,或是不認同對話機制,甚至會杯葛進入對話的團體,讓政府不知到底誰說了才算,」一位政府官員私下感嘆。

勞、資團體各自主張自己的權益,甚而走向兩個極端,原本是運動場域的必然,但因為失去對話機制,讓雙方從原本利益衝突,尚可找到雖不滿意但可接受的平衡點,卻漸漸愈走愈遠而走向立場衝突,政府在兼顧勞動人權和市場效應之間,反而陷入莫衷一是的處境。

「民進黨的立場反反覆覆,當初靠勞工起家,修一例一休是妥協的結果,現在中小企業反彈大又走回頭路,才會造成勞方反彈,」潘世偉說。

建立對話管道,給勞資有彈性的法規

規範愈來愈細、缺乏彈性的勞基法確實需要修法,不論是執政黨或在野黨,或許都聽到來自各界的聲音,目前也已經在立法院進入朝野協商冷凍期,但到底該怎麼修?勢必仍是各界關注焦點所在。

曾經為前總統馬英九操刀勞動政策白皮書,潘世偉坦承,縮短工時到40小時是最難做的部份,修法大目標要降低工時、減少過勞,但要如何達成是修法策略,因為這會牽涉企業人力供應,需要給企業更多時間進行結構調整的資源管理措施,而一例一休上路最大問題就是去年12月立法完成,12月23日就上路。

反觀韓國卻是採取日出條款,也就是由人數規模大的國公營企業先開始做,逐年下修讓企業有充裕時間做人力資源調整,尤其是愈小規模企業受創愈大,愈需要更多時間去做緩衝,拉長時間去達成政策目標。

但眼下要解決目前的困境,不論是勞團或政府可能都要讓步,例如勞工加班賺取生活費的必須性,給想要加班的人一些彈性,但在每月最高上限54小時之內,而輪班也不能一下拉到間隔僅8小時,以法國、德國而言都是以11小時為準,但可以透過勞資協商縮減1至2小時,也就是在9至10小時間。(延伸閱讀:勞資爭議的另一面,台灣能否擺脫全球五金行的命運?

總的來說,最重要的還是政府要儘速建立對話機制,確認勞資雙方的底線,在勞動人權和市場效應之間找到平衡點,而不是讓勞資各自堅持立場,否則類似的爭議勢必會一再重演。(責任編輯:賴品潔)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全站通行 83折優惠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