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南亞變空污毒氣室 起因如出一轍

精華簡文

南亞變空污毒氣室 起因如出一轍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瀏覽數

2416

南亞變空污毒氣室 起因如出一轍

經濟學人

南亞各地的空污或許成份和近因不同,但最終的起因卻如出一轍:治理不佳。各國政府在處理這個問題時,雜亂無章又漫不經心,而且無法避開政府的各種缺陷。那些較不民主的國家,反而在解決空污問題上,繳出漂亮成績單。

飛機起飛、離開德里,四周滿是霧霾;一直等到升至巡航高度之時,才能見到陽光。頂著藍空北行,喜馬拉雅山脈那純淨的山峰,彷彿承諾著清新的空氣。但在飛機進入加德滿都之時,傳說中的香格里拉,反而比較像杯巨大的卡布其諾;飛機降入罩住整個山谷的污霧之中,中心處厚到足以讓街道和建築一片模糊。

加德滿都的城市規模遠小於德里,霧霾的成份亦與德里不同。在這個乾燥的時節,那大多只是塵土。有的是因為大量摩托車揚起,有的則是起因於2015年大地震過後的大興土木。這似乎永遠不會散去的嗆人霧霾,蓋過了夜空中的星星;全球最高的山脈雖然近在咫尺,但也只會在早晨稍稍露臉,接著就消失於朦朧的霧霾之中。

德里的秋季污染則更加危險。這裡的2,500萬人口,得承受印度河─恆河平原上的季節性災禍;其影響範圍東至勒克瑙,西至巴基斯坦的拉合爾,起因則是數百萬稻農燃燒收成餘下的稻桿,以清空稻田、為冬季播種作準備。此外,德里亦有獨特的成份:燃煤發電廠排放的灰燼、骯髒柴油擎排出的微粒、烹飪燃料和發電機排放的廢氣、火葬場排出的煙塵,以及垃圾山自燃造成的惡臭沼氣。這一切再配上11月初的溼氣上升、溫度下降和幾近無風,形成黏膩、惡臭、彷彿凝結在空中、罩住整座城市的懸浮微粒之霧。

不過,南亞各地的空污或許成份和近因不同,但最終的起因卻如出一轍:治理不佳。這並不代表政治人物全都沒有認清空污的危險,或沒有任何作為。事實上,他們兩點都有辦到;舉例來說,德里在15年前就讓全數公車改用較為乾淨的天然氣。但數年來,各國政府在處理這個問題時,雜亂無章又漫不經心,而且無法避開政府的各種缺陷,讓這塊亞洲之腹難以與那些較不民主、但更有效率的國家相比。德里已然超越北京,成為全球污染最嚴重的大型城市。

此地與中國的對比確實極為強烈。近10年來,中國政府推動大規模的污染防治,成果也相當振奮人心。北京的平均PM 2.5水準,在2012-2016年間下滑了20%;綠色和平組織指出,這讓約16萬人得以避免過早死亡。美國太空總署則表示,2007年至今,中國的二氧化硫排放已下滑75%,同一期間,印度則成長了50%,主因即為建造更多燃煤電廠,而且沒有為舊的燃煤電廠安裝過濾裝置。

如此疏忽的並不是只有印度。巴基斯坦亦大力推動燃煤;一如德里,拉合爾在處理空污上十分乏力,一直等到最近幾周民眾怒火大增,市政府才表示,先前已經購買了污染監控裝置,但還沒有安裝。巴基斯坦也和印度一樣,不願強制要求農民減少燃燒稻莖,因為農民是非常重要的票倉。

另一方面,尼泊爾無法清理街道的主要原因並非貧窮,而是預算支出延遲;貪肅機構則使這個問題更加嚴重。此外,政府無視柴油排放的致癌問題,為了安撫用量最大的卡車司機和農民,而維持巨大的價差:汽油的價格高了30%。由於缺乏有效監管,汽油和柴油在送到消費者手中之時,常滲入了大量更具污染性的物質。

數十年來,印度亦施行有利柴油的政策,促使消費者和汽車製造成改變行為;2013年時,約55%的註冊車輛使用柴油引擎。在德里,汽車排放的PM 2.5中,78%源自柴油。國際清淨運輸委員會指出,這可能會使每年的肺癌病患增加284,600人。總體而言,在印度,早死成因包含空氣污染的人數,每年可能多達250萬。

然而,縱使民眾憤怒又痛苦、縱有醫生提出的警告,各國政府仍舊漠不關心。印度總理莫迪(Narendra Modi)高調推動「乾淨印度」計畫,以建造廁所和清理街道為目標;但他也不願處理不易解決、而且有可能引發大產業和小農民不滿的空污問題。印度環保首長瓦爾第(Harsh Vardan)則表示,空氣污染應不至於致人於死。

這十分愚蠢。印度甚至不必向中國學習。例如,莫迪的另一個計畫,亦即推動以天然氣取代木頭等傳統烹飪燃料,已經讓成千上萬人不必因為室內空污而縮短壽命。另一方面,尼泊爾的農夫也可以為平原的同儕上一堂課;他們不會燃燒稻桿,而是小心地曬乾並儲放起來,在冬季餵養牛和水牛。(黃維德編譯)
 

(本文獲得經濟學人獨家授權轉載)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全站通行 83折優惠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