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中國鬆綁一胎化,最大的受害者是女人

精華簡文

中國鬆綁一胎化,最大的受害者是女人

圖片來源:邱劍英

瀏覽數

5006

中國鬆綁一胎化,最大的受害者是女人

Web Only

中國由13億人變成5億人,可能嗎?當共產黨鬆綁人類史上最激進的社會工程——一胎化,最大的受害者將是女人。

「我眨了眨眼睛,懷疑自己的頭腦是否由於過去3天舟車勞頓而出現幻覺。但是我沒看錯:不是令人舒適的土紅色,而是數千枚為了追悼死者而燃放的爆竹炸碎後,形成的一條腥紅色地毯。」

這是前《華爾街日報》記者方鳳美,在《獨生:中國最激進的社會工程實驗》一書中的開場。2008年四川發生汶川地震,方鳳美跟著在北京工作的四川農民工夫婦搭火車趕回地震現場,搶救生死未卜的獨生女。一進村,她看見一條腥紅色,爆竹碎屑鋪成的地毯,和一個獨生子女全部被豆腐渣工程壓死的「斷後村」。

多年後,這個迴盪在腦海裡的畫面,促成了她撰寫這本全面探討中國一胎化政策的書。

一胎化,被許多人認為是「婆媽」主題,但其實影響深遠。它是所有台商頭痛不已的缺工、工資問題的根源,未來更將成為決定中國國力的關鍵因素。

1980 年代開始的一胎化,讓中國8億勞動人口自2012年起開始萎縮。預期下個10年,中國人就會開始減少。儘管變數仍多,但2100年中國只剩5億人,不是不可能。

不能生變不想生,獨生回不去了

方鳳美,這位普立茲新聞獎得主、國際特赦組織人權新聞獎得主所寫的新書,因為過於真實,2015年底一出版就被中國列為禁書,不得在中國出版。但幾乎是同一時間,2015年底,習近平宣布,鬆綁一胎化政策。時隔兩年,她期盼已久的中文版,終於在台灣問世。

當被問到,習近平鬆綁中國一胎化政策的成效如何?說話講究證據的方鳳美直言,只有2016年的統計數字,要下定論資料仍太少。但2016年只有十分之一符合兩胎資格的家庭申請,顯示數字雖然有一些提升,但仍遠低於預期。中國長期人口趨勢還是往下。

不能生變成不想生,中國人口問題要解決,其實很難。事實上,因為一位經濟學家梁中堂的長期反對,中國在山西翼城等幾個農村村落,允許生兩胎的祕密試驗。但25年實施下來發現,隨著經濟發展,即使是能生,也不見得會生兩個小孩。梁中堂在會議中警告,一胎化政策將是「一場慘痛的悲劇」,並將導致一個「無法喘息、了無生氣的社會,沒有未來可言。」如今,他被視為先知。

這個激進的社會實驗,到底有沒有必要?方鳳美調查發現,其實早在1980年實施前,中國女性生育數已經由6個,降到3個小孩,只要順著趨勢,中國人口就會受到控制。但當年,毛澤東過世,黨內跟著出現權力鬥爭。華國鋒、胡耀邦、鄧小平等新任領導人需要強化自己的正當性,並提升人民低落的士氣。喊出到2000年人均 GDP 要翻兩番成4倍、達到1千美元的目標。如果GDP不容易確保,唯一能確保的就是把人口數牢牢控制住。於是,鄧小平決定全面實施一胎化。

更荒謬的是,方鳳美查出,當初決定一胎化政策的關鍵科學家宋健,其實本業是火箭工程師。宋健也是中國決定興建三峽大壩的關鍵人物,曾任政協副主席。

「他對人口的想法,就很像決定火箭的發射路徑,要如何控制來達成目標。他篤信人定勝天,」方鳳美觀察。

回不去的人口,巨大社會壓力得由都會女性承受

出生率還沒回升,但鬆綁計畫生育的反彈力道,卻已重重地打到女人身上。「一胎化最大的受惠者是都會高教育程度女性,未來這群女性將遭受最大的反作用力。因為從政府的角度,這群女性是最應該多生的,因為他們可以教出最好的小孩,」她說,而這些反撲,快到出乎方鳳美的意料。

方鳳美發現,在一些官媒,不論是廣告或文章,都開始鼓勵女大學生在學期間就可以懷孕,同時間得到學位與寶寶,叫做BABY(Bachelor degree with baby)。它們的廣告是女大學生穿著寬鬆的畢業學士服,裡面穿的是孕婦裝。中國政令宣導的威力是不可小覷的,廣告可以勾引出的社會情緒,力量是很大的。

過去為了鼓勵只生一胎,中國有所謂「晚婚假」(25歲)。但截至2016年3月底,51省已有26個省取消晚婚假,延長育嬰假。但因為育嬰假延長,有些老闆不願意雇用女性,徵才網站「智聯招聘」的一項調查,33%的女性在生產後遭到減薪,36%被降職。

另外,方鳳美注意到最近有一條新聞。有位孕婦因為生產太痛,要求剖腹產。剖腹產有點併發症,最多只能生3個。為了怕影響後面的懷孕,孕婦雖然苦苦哀求,卻沒被批准。結果,孕婦竟然選擇跳樓(編按:醫院提出證據顯示,孕婦家人不願剖腹產,但孕婦家人堅持是醫院不肯)。「我覺得這樣的陰影將伴隨而來,」她說。

方鳳美直言,歷史上,這種反挫也發生過。二次世界大戰時,因為男人都去當兵,留在美國本土的女性擔起工作責任。戰爭結束後,男人回來了,就把工作從女性手中要回去,強迫女人退回家庭,即使是高學歷女性被迫只能當家庭主婦。當中國經濟成長趨緩,派餅不夠分,女人是最可能被要求回家。

中國女人是珍貴的物件,而不是給予更多的女權

35年一胎化累積下來的性別失衡,將影響中國未來的內需與國家性格。

方鳳美說,有關性別失衡的影響,常聽到一些論述是,從供需來看,女人這麼少,女權應該很高漲,女人應該可以有很多選擇。

但在中國生活多年的她直言,實際的狀況是,中國依舊是非常父權的社會,女人不見得因此變得有權,而是變成一個比較珍貴的物品object)中國女人沒有因為失衡而得到自由,一個明顯的例子就是「剩女」現象,她們許多不是沒有機會,而是自我選擇,卻必須面對龐大的社會壓力。

她舉美國最近一部很紅的影集叫做《使女的故事》(The Handmaid's Tale),改編自一部科幻小說。某些角度上,與中國現況非常吻合。在劇中,使女生活的環境遭到汙染破壞,生兒育女不再容易,衡量女人價值的關鍵是生育。

另外,的確有個理論認為,一個更雄性的中國,會是一個更好戰的中國。但方鳳美沒有那麼認同這個理論,中國強大之後,自國際舞台上自然扮演要角,很難說它們是不是因為男性變多。但在內政上,的確看見性別不公平的雄性社會,犯罪、暴力、性侵犯更多。她也看到一個跡象是,許多藍領階層主張回到孔老夫子時代的傳統價值,女人要如何舉止。

中國男性跟充氣娃娃學習異性相處

除了跟老祖宗學習,方鳳美更看見,許多中國男性是與充氣娃娃學習兩性關係。

在淘寶、京東商城,充氣娃娃的銷量成長非常快,變成最暢銷產品。甚至在北京有一款共享充氣娃娃的APP,每個人不用自己去買,可以用租的。

她的一位東莞受訪者,過去生產辦公家具,因為工資太貴、利潤太低,決定轉型附加價值高、需求又高的產品——真人大小版的充氣娃娃。完全可以量身訂做,有客戶甚至要求鄧麗君的歌聲。一台5千美金,做出原型正式進入量產前,廠商還會到廣州大學區龍洞,招募大學生進行使用測試。中國生產的充氣娃娃價格只有日本的三分之一。

這個產業到底對中國好還是不好?

方鳳美直言,難以論斷。有人說好,因為它起碼滿足了很多找不到女友或老婆的人的需求。但另方面,它形塑了一個世代的中國男人對女性的態度。

在北京充氣娃娃共享平台上的娃娃,有的是穿制服的高中女生、有的是點蠟燭。「很難想像,有一個世代男性是跟充氣娃娃學習性,而不是從真實的女人身上學習,」方鳳美說。

性別失調,也造成性工作者非法販運的問題。今年,中國第一次被美國國務院點名為「性工作者非法販運國」。她觀察,嫁到農村、三線城市以下等找不到女人的村落的外籍配偶,多半來自北韓、越南、柬埔寨。有個韓國的人權團體估算,北韓非法移工中,70%是女人。北韓新娘價格1,500美元,約8千左右人民幣;越南新娘比較貴。

不過,中國農村女性的生存環境非常惡劣。一個指標是,中國自殺率最高的族群是農村女性,這非常不尋常,因為在多數國家,城市、男性的自殺率較高。(責任編輯:吳凱琳)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全站通行 83折優惠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