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10年革命!六輕成功回收百分之百CO2廢氣

精華簡文

10年革命!六輕成功回收百分之百CO2廢氣

六輕2EH廠透過資訊平台把資訊透明化,原本的廢氣也能集中回收成為燃料,減省能源的消耗。 圖片來源:台塑提供

瀏覽數

1266

10年革命!六輕成功回收百分之百CO2廢氣

天下雜誌637期

自己的廢棄物成為別人的原料,六輕回收製程排放的CO2變成工業、食品原料,花了10年,達到CO2百分之百再利用。成功的兩大心法是什麼?

當聯合國氣候變遷綱要公約(UNFCCC)第23屆締約國大會在德國舉行,台灣減碳排放有了新成果,六輕南亞2EH(異辛醇)工廠完成了台灣石化業的第一個CO2循環再利用零排放。

原本應該排放在大氣之中的CO2再製作成為乾冰、滅火器、食品冷藏劑;進一步也可純化、提煉成為食品級CO2,成為汽水、可樂的原料。

六輕2EH廠,生產的是塑化劑、油漆、塗料的原料,這座工廠蓋在1999年,本來每年排放3.33萬噸的CO2到大氣之中,現在2EH廠自己回收0.26萬噸CO2再利用,然後把0.88萬噸CO2賣給同集團的台塑正丁醇廠、2.19萬噸賣給CO2製造商中塑油品,做成各種CO2製品。

回收CO2有何特殊?雲科大副校長、環境與安全衛生工程系特約講座教授徐啟銘說,六輕2EH廠循環經濟是台灣創舉。一是把原本排放的CO2循環再利用,二是減少了2EH等工廠的輕油(2EH原料)的使用量,而且回收的CO2用途甚廣,例如工業、食品,甚至博物館清洗也要用到CO2,希望六輕能夠回收更多CO2給台灣各行業使用。

第一步:盤點全部「資源」

CO2循環再利用很容易嗎?台塑集團總管理處總經理林善志說,台塑集團推動2EH廠減量、循環再利用,前後花了近10年。

為何要這麼久?第一步,要先建立涵括了整合六輕所有工廠的資訊流、物質流、能量流的平台,把每個工廠多出什麼、需要什麼都上傳平台,例如2EH廠有多的CO2、氫氣、廢氣要排放,但台塑正丁醇廠卻需要用CO2做原料,兩個剛好成為互補。

「別人的廢棄物,是我的原料」的理念雖好,實務上卻不容易。南亞2EH廠長張暉宗說,以往各石化廠都是獨立運作一個體系,進料、生產,盡可能在一個工廠內完成。後來透過資訊流平台,才發現台塑正丁醇廠需要CO2作為原料。

第二步:放棄各工廠本位主義

接著第二步,要打破各自本位主義,追求資源使用最大化、廢棄最小化。六輕主要分為四大公司以及非台塑集團的長春集團,雖然是親兄弟也要明算帳,各自對自己的股東負責,不能因為要減少CO2排放,就要別人照單全收自己的CO2。

林善志說,「台塑正丁醇廠原本使用輕油來生產自身所需的CO2,如果要使用2EH廠排放的CO2,那自己原先投資的設備要不要停、相關操作人員是不是不需要了,如果供料出了問題,誰該負責任,更不能趁人之危,坐地起價。」這是推動循環經濟很重要的一點,雙方權利義務與利益,必須談清楚、用合約來規範。

最後需要的是決心,林善志說,「減少CO2排放沒辦法一步登天,總共分三個階段。每次變動都要跟原技術廠商討論:這樣變動會不會影響到生產、產品品質,更重要的是會不會影響到安全?」一次又一次改進,直到去年底才完成了CO2零排放。

不過,減少3.33萬噸CO2排放,對於一年排放數千萬噸CO2的六輕來說,還只是一小步。徐啟銘說,台塑集團目前的努力可以肯定,若能將2EH廠之循環經濟推動至六輕所有廠區,減碳成果將十分可觀。

南投隱形冠軍 領先做出可回收風機葉片

2016年10月,當全球致力於發展風電之際,德國卻突然宣布縮減德北風力發電廠的規模,理由一是供電網路升級太慢,投資太快反而造成浪費,其二是風機葉片回收難度高,到2020年將製造出50萬噸廢棄葉片成為燙手山芋。

這突如其來的消息給人在南投的鑫永銓董事長林季進打了一劑強心針與靈感,代表他討論多年的高強度複合材料之循環再利用,獲得了正面重視,想永續經營就必須走循環經濟。

跟風機葉片使用的傳統熱固型複合材料不同,今年九月,鑫永銓在經濟部展示熱塑型碳纖維複合材料行李箱,這產品被經濟部定義「高品質」、「高價值」、「高友善」、「高循環」、「高安心」的「五高」材料技術之一,也代表台灣自己開發出具備循環經濟條件的高強度複合材料。

找到非做循環經濟不可的原因

為什麼選做熱塑型複合材料?林季進說,「熱塑型跟現在風機葉片使用的熱固型不同,熱固型很難回收,風機一支造價1億元,但壞掉或壽命到期的處理成本可能要10億元。如果風機持續蓋下去,恐怕會產生非常多的廢棄物,因此必須發展出可循環再利用的風機葉片材料。」

熱塑型複合材料能循環再利用,在國際上,包括德國巴斯夫、日本東麗也在發展熱塑型複合材料。

工研院材料與化工研究所工程師葉日翔說,熱固性碳纖維複合材料的回收長久以來受到忽視,目前大多以堆置或掩埋為主,其他處理方式,例如燃燒或再分解,有可能產生有毒廢氣、廢液。

隨著環保意識升高,熱塑型複合材料開始受到重視,但技術卻很難。鑫永銓研發長張維修說,台灣很欠缺熱塑型經驗及技術,材料資料庫也不完備。此外,熱塑型的設備成本較高,除了仰賴工研院的技術協助,鑫永銓必須要有決心發展。

過去幾年來,鑫永銓花了近5億元在研發熱塑型複合材料,對資本額只有6億7500萬的鑫永銓來說,累計投入的金額相當大。

林季進說,「傳統產業轉型要選擇自己最賺錢、最成功的時候,要未雨綢繆而非臨時抱佛腳,否則哪有錢支撐研發?」2017年《天下》兩千大企業調查,製造業最會賺錢的公司,鑫永銓排第42名,是台灣最會賺錢的50家公司之一。

不斷的摸索,機器設備換了一批又一批,甚至為了證明自己的熱塑型碳纖維複合材料可行性,還自己做出了行李箱。林季進說,很多人以為鑫永銓要賣行李箱,其實是為了說服行李箱業者,直接把產品做出來。如同想要賣釣竿,就要示範如何釣魚。

鑫永銓董事長林季進做行李箱,是為了展示自家的熱塑型材料可循環利用,而不是真的要賣行李箱。(天下資料)

這麼辛苦是因為循環經濟是未來台灣的路,林季進說,「自己是傳統行業,要繼續做大有兩條路,追逐土地與人工便宜,不是去中國大陸就是南進東南亞,例如到越南,把工廠蓋很大、請很多工人,但我就是要留在台灣,」林季進還把停車場旁水池刻意挖成台灣的形狀,每天都要刻意繞台灣一圈才上下班,就是要找一條根留台灣,符合國際趨勢的升級道路。

根據美國MarketsandMarkets公司發布的「熱塑性複合材料市場」報告,從一五年到二○年,熱塑性複合材料年成長率將達到6.5%;2020年,熱塑性複合材料製品市場將達到九十九億美元,複合材料的循環經濟正在蓬勃發展。(責任編輯:王珉瑄)

延伸閱讀:台灣橡膠輸送帶隱形冠軍 為何改賣行李箱?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全站通行 83折優惠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