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朱雲漢:美國霸權退位,全球體系的修補良機

精華簡文

朱雲漢:美國霸權退位,全球體系的修補良機

圖片來源:黃明堂攝

瀏覽數

511

朱雲漢:美國霸權退位,全球體系的修補良機

天下雜誌637期

當美國拋棄維持國際秩序的領導者角色,中國一時無法完全取代之際,全球體系非但不會有崩解的危機,反而出現了升級與修補的機會之窗。

20世紀美國知名經濟史學家金德柏格(Charles Kindleberger)根據1920到1930年代,全球經濟陷入大蕭條,進而引發世界大戰的歷史經驗,發展出著名的「霸權穩定理論」。

簡單地說,金德柏格認為,當時因國際上缺乏一個霸權或領導者作為穩定力量,導致全球政經失序,最終引發戰爭。

這個理論,後來在戰後催生出美國政府協助歐洲重建經濟的「馬歇爾計劃」,以及聯合國體系、美國與歐亞各國的軍事同盟體系、「布列敦森林」美元本位體系,最後是世貿組織(WTO)。

這些美國一手打造的國際體系,在過去70年,創造了人類歷史上最長的承平時期與經濟繁榮。但最近一年,我們看到川普執政後,美國似乎在朝向更單邊主義、孤立主義的方向前進,並準備放棄過去所承擔的國際領導責任。

這讓許多歐洲領導者擔憂,川普會不會成為支解戰後國際秩序的開端?(延伸閱讀:朱雲漢:我們更需要擔心「金德柏格陷阱」

提出「軟實力」理論的美國知名政治學家奈伊也提醒,我們必須關注世界會不會陷入「金德柏格陷阱」、重蹈一戰到二戰之間國際秩序崩解的覆轍。

沒美國,世界其實不會崩解

或許我們不需要這麼擔心。

首先,自由經濟秩序在適應這個相對較弱的美國,其實已經歷了很長一段時間。

早從1980年代初開始,日本、德國經濟的興起,就讓美國面對非常大的競爭壓力,經濟地位已經大不如前。

同時,過去20多年來,很多自由世界國際秩序一直在演進,涵蓋比以前更廣泛、更深刻的全球事務或全球治理議題。

反觀同一時間的美國,在全球治理議題與機制上,幾乎沒有再推出什麼開創性做法,反而有時會抗拒或消極對待,例如在2001年退出對抗氣候變遷的聯合國《京都議定書》。

或許憑空創建一個國際秩序需要霸權沒錯,但經過一段時間後,要維繫它的運作,甚至變革,不一定需要霸權去扮演原來的角色。因為在現有體制長時間的運作下,這個世界早就已經高度互相依賴、高度全球化。

絕大多數國家都沒有辦法獨立生產主要工業產品。美國汽車業要仰賴墨西哥零組件供應鏈,而獲利來源則在中國的消費市場。

除非真的發生中美大戰,現在的世界經濟體系才會一夕間崩毀。這個機率非常低。

誰能把握全球領導真空?

另外,以中國為首的非西方國家,事實上已經為既有的國際秩序,帶來新的動力。

今天全球經濟還在繼續成長,有70%來自新興經濟體的貢獻,中國本身就貢獻了三分之一以上,而這個趨勢還會持續下去。

從國際貿易體系來看,中國從2013到2015年成為世界第一大商品貿易國,美國第二,德國第三(編按:2016年,中國因去產能導致貿易量萎縮,回落第二大貿易國,美國第一)。只要中國與德國對全球化、對自由開放還是堅持,既有的國際秩序至少還有兩個重要支柱。

同時,中國早已開始全方位提供補充性、平行性的全球治理機制,涉及的領域相當廣。

包括能替代國際貨幣基金(IMF)緊急紓困機制的金磚五國儲備基金、清邁倡議;替代世界銀行與地區開發銀行的亞投行、絲路基金。還有泛亞鐵路、東非五國鐵路、中東歐高速鐵路、尼加拉瓜運河、歐亞大陸高鐵等跨國基礎建設,以及推出銀聯支付,作為信用交易支付系統。

如果我們從一個比較建設性的角度去看這個問題,可以說,美國的霸權逐步退位,很可能是修補自由世界國際秩序,讓全球治理體系升級的一個機會。

德國總理梅克爾與川普在2017年5月的北約高峰會上不歡而散後,表示美國已經不能完全信賴。《紐約時報》在川普表態要退出巴黎氣候協議後也發文表示,川普製造了一個全球領導真空,為盟友和對手奉上重塑世界權力結構的大好機會。(本文為朱雲漢院士最近在中研院舉行的中國政治學會上的演講內容摘要。責任編輯:黃韵庭)

【延伸閱讀】
沒有美國領導,世界秩序怎麼走?
外交事務評論專家拉赫曼:美國跟北韓、中國開戰機率有多大?
國際貿易專家蕭特:美國不玩自由貿易了,誰受害最深?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全站通行 83折優惠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