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習近平元年,中國經濟減速換永續

精華簡文

習近平元年,中國經濟減速換永續

2018年開始,習近平將更有權力空間落實他的改革計劃,這意味著中國經濟將進一步減緩,換取更健康永續的發展方式。 圖片來源:AFP

瀏覽數

1438

習近平元年,中國經濟減速換永續

天下雜誌637期

十九大後,習近平進一步鞏固集權地位。下一個五年,他將持續落實改革計劃,打貪腐、去產能、去槓桿,不追求漂亮的成長數字,而是換取永續的經濟發展。習近平經濟學能否使中國順利轉型?

中共第十九次全國代表大會(十九大)在2017年10月下旬召開後,瀰漫全中國的不確定性與等待氛圍,終於煙消雲散了大半。

新一屆中共政治局常委人選揭曉,習近平進一步鞏固了權力。有台灣學者認為,這個政治局常委會更像是以習近平為中心的「執政團隊」,而不像過去的集體領導。(延伸閱讀:後十九大新局勢Ⅰ:集權強人習近平,將把中國帶向何方?

過去5年,習近平規劃好深化改革路線圖,透過反腐掃除了擋在改革路上的障礙──既得利益者,最後在十九大完成中央到地方的改革人事布署。

接下來5年,習近平預計將會更全面、徹底地落實他的改革計劃。同時把已經鬆動的中共黨機器螺絲釘,重新拴緊,重新強化中共對中國政治、經濟、軍事、社會、企業方方面面的掌控力。

因此,2018年可說是習近平元年的起點。

3月,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將在北京召開,確認國家副主席、副總理、部長,以及中國人民銀行行長等新政府首長人選。

更受矚目的,是國家監察委員會的成立,與共產黨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合署辦公,一個機構、兩塊招牌,成為中國政府最高監察機關,正式將習近平大力推動的反腐工作法制化。委員會主任級別等同於總理,有如中國古代監察百官的御史大夫再現。

供給側改革 提高經濟韌性

2018年,整個中國的經濟與政策發展基調,將會圍繞在習近平的供給側改革主軸下進行。防風險、強監管將重於調節構,調結構又重於穩成長。

習近平在十九大工作報告中,已釋放了非常清楚的政策信號:「中國經濟已由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必須堅持質量第一,以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主線。」

 

「不計代價維持經濟成長的時代,已經正式畫下休止符,」《金融時報》認為,「從政策的角度看,這是鄧小平發動改革開放30多年來,中國最重要的典範轉移。」

事實上,2017年中國各行各業、國內國外,已可明顯感受到供給側改革發力的影響。

力道逐漸增強的去產能、去槓桿,讓前10個月貨幣發行、固定資產投資、新增信貸、社會融資總額、商品房銷售面積成長,全面減緩。

尤其是房地產開發商投資額只成長了7.8%,新房屋施工面積更只成長2.9%,低於市場預期。出口成長雖然由負轉正,但仍持續維持在低檔,只有7.4%左右。

中國房地產交易市場中心,已從新成屋轉向中古屋。(AFP提供)

不久前,內蒙包頭市政府舉債投資興建地鐵的計劃,就被國務院叫停。

不過,在國際市場上,煤、鐵砂、鋼鐵、鋁等國際原物料價格,卻因為中國產能在過去一年持續減少而上漲。

許多相關企業都因此成了供給側改革的受益者,包括澳洲礦業公司和台灣中鋼在內。許多中國製造業者,也因市場供給減少、價格上漲,得以改善利潤。

儘管如此,過去帶動成長的動力減弱,勢必拉低經濟成長率。

「如果供給側改革繼續執行下去,短期內會支撐利潤和價格,但工業生產和企業投資可能不會太強,」瑞銀首席中國經濟學家汪濤認為。

未來,進口比出口重要

大部份國際組織與外資金融機構都預測,2018年中國經濟成長率會從2017年的6.7到6.8%,減緩到6.4到6.5%左右。

另一個值得關注的新變化,是未來進口的重要性將高於出口。

在去產能發威下,今年前10個月,中國出口只成長了7%,進口成長了17%。從2016年7月以來,進口成長率已連續15個月高於出口。

中華經濟研究院中國經濟研究所長劉孟俊指出,隨著經濟重心從製造轉向服務、從投資轉向消費,中國政府正在透過擴大優質進口,提升國內優質消費和服務業發展。

在過去出口拚成長的年代,中國各大城市每年都會舉辦大大小小的交易會、展覽會,吸引全世界買家來採購中國製造的廉價商品。

2018年11月,中國政府將在上海舉辦首屆「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鎖定先進設備、高端消費性產品、醫療、技術服務等行業,希望吸引全球廠商將高品質商品、技術與服務帶到中國。

要擴大進口,就要有足夠購買力,人民幣匯率在今年的走勢,似乎相當配合。

在2016年中國資金外流、美國聯準會升息、美元升值造成的貶值壓力減弱幫助下,2017年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從1美元兌6.9人民幣,升值到6.6人民幣,升幅4%,超出市場預期。

至於2018年走勢,升多少、貶多少,市場看法莫衷一是,只確定在目前總體經濟趨於穩定、風險仍在可控的環境下,應該不會進入大幅升值週期,也不至於再出現過去的大幅貶值。

內憂外患:債務問題與川普

未來將取決於中國政府管控資金外流的鬆緊、債務風險控制的好壞,以及美元強弱和2018年初即將上任的新任美國聯準會主席的升息節奏。

其中,後者的外部因素,除了影響人民幣匯率走勢之外,也是2018年中國經濟的主要風險之一。

最大的不確定性因素,就是美國總統川普的民族主義貿易政策

2018年,美國貿易代表署預定會公布針對中國貿易行為的調查結果,川普政府將決定是否對中國進行貿易制裁,中美之間的貿易摩擦,可能將難以避免。(延伸閱讀:川普行情發威?美國經濟穩健成長中

而中國國內的最主要風險,就是債務問題

富達投信估計,中國非金融類信貸總額佔GDP比重,已經上升到260%,達到先進經濟體的水準。不過,中國政策制定者、經濟學界和市場,在債務問題究竟有多嚴重、會不會導致系統性風險、調整過程會多痛苦這些問題上,並沒有共識。

但可以肯定的是,習近平在十九大報告中已明白強調,要「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的底線」。

「這些問題,最終將會取決於中國政府改革的努力程度,」全球最大信評機構標普環球(S&P Global)認為。


中國銀行業協會首席經濟學家巴曙松:中國房地產市場來到拐點

在習近平強力推動供給策改革,去產能、去槓桿的影響下,中國房地產市場已來到拐點,進入一個新時代──由「增量」轉向「存量」,中古屋交易逐漸高於新成屋交易,成為市場的主導。

中古屋在各主要城市交易量增速,明顯擴張,今年北京、上海中古屋的交易量,是新成屋的三倍。

市場對新成屋需求減少,開發商投資興建的動力就會減弱,基礎建設的興建投資,就會跟著減少,這使得房地產行業不再能大幅帶動經濟成長。

不過,在存量房時代,圍繞房屋本身的服務行業會愈來愈多,有助於中國服務業的發展。(責任編輯:黃韵庭)


【延伸閱讀】
經濟學家沃爾夫:中國減速是健康的決定,別又走回過去老路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全站通行 83折優惠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