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經濟政策爛 經濟學獎得主:這是我們自找的

精華簡文

經濟政策爛 經濟學獎得主:這是我們自找的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瀏覽數

2250

經濟政策爛 經濟學獎得主:這是我們自找的

Web Only

為什麼經濟學家無法建議出任何有利的經濟政策?2014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梯若爾說,「有這樣的經濟政策,都是我們自找的,因為一般大眾欠缺對經濟學的理解,使得政治人物要做出好的政策抉擇,變成一件需要莫大政治勇氣的事。」

過去十年,經濟學家用大量研究檢討,為什麼他們沒有預先看到金融危機,其中經濟學本身似乎本身就充滿謬誤。自我反省的過程裡,又產生許多新的理論、模型和政策,但這似乎還不足以恢復經濟學的名聲。

隨著歲月奔流,危機的影響淡去,人們還是難以相信經濟學家。

最新一波擦亮經濟學招牌的努力行動,來自2014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法國學者梯若爾(Jean Tirole)。他厚達560頁的新書《Economics for the Common Good》就像是經濟學重返正軌宣言。

英文版書籍出版的時間點很巧,因為經濟學與政治間的關係正需要釐清。

過去一年,許多人試圖用經濟學主張,解釋英國脫歐、川普的選舉,以及歐洲極右與極左勢力崛起。如果公民生活的根本問題,不再能用著名的政治格言「笨蛋,問題在經濟」來解釋,那麼還有什麼能留給經濟學家發揮?

當大眾「反精英」,經濟學家必須證明自己的價值。梯若爾首先試圖淺顯易懂地說明經濟學家都在做什麼。接著,直面該領域必須解決的挑戰,從不平等到氣候變遷、勞動市場政策,以及歐洲的未來。

他也不怕把矛頭指向經濟學家同儕們,「有這樣的經濟政策,都是我們自找的,因為一般大眾欠缺對經濟學的理解,使得政治人物要做出好的政策抉擇,變成一件需要莫大政治勇氣的事。」

英格蘭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霍登(Andy Haldane)近期也有類似的關切,他說,英國大眾對經濟學的理解與信任陷入「雙重赤字」。

霍登說,經濟學家必須更努力地,讓大眾聽懂他們在講什麼,以及讓大眾接受。「如果經濟學或經濟政策瀰漫精英色彩,而讓大眾無法接收,那麼學者並沒有做好自己的工作。」

梯若爾的新書最終依舊是為經濟學辯護的,但也坦承經濟學必須與其他社會科學連結,如心理學、人類學、歷史學和政治學。

梯若爾告訴Quartz,成為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之後,一位學者某種程度上就變成大眾知識份子。

他說,「與專家和政府溝通很有用,但如果大眾因為先前沒有相關教育背景,而不懂得我們在說什麼,那麼政治人物便難以推動正確的政策。因為政治人物跟一般人一樣,會根據得到的刺激做出反應,而選舉就是他們的刺激。」

梯若爾說,經濟學家應該更努力,讓更多人理解經濟學。

有些經濟學家確實努力讓經濟學不再艱深難懂,「但經濟學家也在對自身受到的刺激做反應,對他們來說,同儕的批評、研究的品質,教學品質都是最主要的事。而讓經濟學更平易近人,反倒會讓他們從本業分心」。

Quartz也提出,經濟學和政治間的關係,近來似乎特別糟糕。經濟學主張似乎無法建議出更好的政策。

對此,梯若爾說,首先我們必須確保人們尊重知識分子。而知識分子要受人尊重,必須做對的事。接著,是不要總是讓人們失望。把票投給川普、支持脫歐或法國極右派瑪琳‧勒龐(Marine Le Pen)或強硬左派梅蘭雄(Jean-Luc Mélenchon)的人,其實都迷惘於自己的未來,他們擔心機器人搶工作、憂心債台高築、不平等與失業。

「我們確實忽略了某些人,像是全球化中的輸家,我們的社會愈來愈不平等,而不幸的是,這樣的情況還會新科技持續惡化,」梯若爾說。

人們在憤怒和沮喪的時候,更容易放棄當前的政府,也不再採信專家的言論。他們轉而尋求天翻地覆的改變,而這正是杜撰童話故事與錯誤政策民粹主義者所能提供的。於是,人們試圖緊抓住可以帶來希望的東西。

現在的情況有好轉嗎?梯若爾回答,「不,我們還沒有朝正確的方向走去」。

梯若爾認為,國家愈來愈像提供者,而非規範者。但政治卻愈來愈極端化,愈是大力提供支持的政府或政治人物,聲勢愈是看漲,如美國左派的桑德斯(Bernie Sanders)和法國的梅蘭雄。

梯若爾解釋,法國的民族陣線(National Front)也是這樣崛起的。人們把市場看成運轉人民生活的匿名實體。政府擔任其中一個角色,人民希望有個人可以拯救他們,他們希望政府可以保護他們的工作。「我支持福利國家,但不完成支持法國現在的作法。我希望勞工受到保護,而不是工作受到保護。」

該如何更有效率地解決不平等問題?

不平等問題包含兩個層次,包含一個國家內部的不平等,以及國家間的不平等。我們需要創新的刺激,也需要創業者。全球前五大市值,是靠少數人創造的雙邊市場平台(註)。如果歐洲大陸無法成功留住人才,那麼我們就無法在這裡創造工作,不平等情況就會增加。

「資源的重新分配是一件好事,但問題是我們需要重新分配資源的工具」,梯若爾說。
 
註:雙邊市場平台(Two-sided market platform)意指,兩個不同的族群,透過同一個平台滿足彼此的需求,獲取利益或好處,拍賣網站吸引買、賣雙方交易就是一個例子。

資料來源:QuartzFinancial Times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全站通行 83折優惠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