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獵雷艦反被獵  陳慶男如何一手遮天詐貸49億?

精華簡文

獵雷艦反被獵  陳慶男如何一手遮天詐貸49億?

慶富造船董事長陳慶男(左起)和太太陳盧昭霞以及兒子陳偉志坦承詐貸,行政院調查銀行損失可能高達205億台幣。 圖片來源:天下資料

瀏覽數

14028

獵雷艦反被獵  陳慶男如何一手遮天詐貸49億?

Web Only

「國艦國造計劃」規模最大的獵雷艦案,為何成為承包商慶富造船的49億詐貸大戲?從招標、銀行聯貸到洗錢,誰沒監督好?制度如何改善,才能避免重蹈覆轍?

這到底是財務槓桿失衡,或者是一場精心設計、瞞天過海的詐騙案?

獵雷艦案是國內「國艦國造計劃」規模最大的標案。2014年10月由慶富造船以349.33億元得標,到今年8月,遭檢察官搜索、行庫凍結存款。行政院在11月以19天的速度完成調查,證實這是一樁詐貸案,國防部和慶富聯貸主辦行第一銀行都有缺失。

慶富造船廠。(劉國泰攝)

隨著案情發展,除傳出慶富造船負責人暨董事長陳慶男在馬英九和蔡英文執政期間,先後寫過陳情書,總統府均照程序交給行政院辦理。日前更傳出他曾六度進入總統府,包括馬英九主政時期五次,以及蔡英文上台後一次。

從此一把火一路燒向總統府,陳慶男的政商關係和金流成為眾所矚目焦點。但陳慶男到底是何許人?為何有這麼大本領可以偷天換日?

接近陳慶男的老臣說,他的經營理念是「不可以浪費所有可以賺錢的機會」,因為造船業的利潤太薄,所有可以賺到錢的機會,都不可以浪費。

或許是這樣的經營理念,才讓他鑽營人脈,並利用制度漏洞,卻一步步走向今天全盤皆輸的境地。2007年,慶富造船總部大樓啟用,史無前例請到四國元首一起剪綵,除了當時的總統陳水扁,還包括友邦帛琉、吉里巴斯和吐瓦魯等國總統,一時冠蓋雲集,媒體形容「這座大樓就像一件大型公共藝術,將是高雄港邊的另一個地標。」

不過才10年的光景,新地標的玻璃帷幕在陽光下依舊散發懾人的光芒,但慶富已經從巔峰跌落谷底。

慶富造船集團營運總部大樓在2007年落成,當時還邀請英國建築師羅傑斯(Richard Rogers)設計,被譽為高雄港新地標,如今卻已是不同光景。(劉國泰攝)

在烽火連天中,《天下》記者造訪這座曾經是門前車馬絡繹不絕的建築,如今只有打掃工人、保全等在周邊巡視走動。大樓內雖然正常上下班,但慶富已經連續第二次發不出薪水。

造船業界都知道,現在的慶富形同「空殼」。總部大樓土地是高雄市政府所有,地上物抵押給銀行,關係企業豐國造船的股票拋售殆盡,連十幾艘漁船也已沒有產權。另間關係企業豐祥漁業日前傳出三艘遠洋漁船滯留馬紹爾群島長達五個月,還是外交部出手協助船長返國。

詐貸主角:老字號造船商

陳慶男一手創辦的慶富造船,以建造商用船起家,卻以圍網漁船聞名世界。「他所打造的圍網船,尤其是美式圍網船,是世界有名的,」一位造船同業不諱言,在台灣和他具有同樣實力的是中信造船集團,兩家都是國內民營造船廠數一數二的龍頭,搶攻遠洋漁船、小型作業船隻和散裝貨輪,不同於台灣國際造船以貨櫃船和大型船舶為主。

遠洋漁船必須具備性能好、設備好、速度好的條件,唯有作業流暢,漁獲量才會增加,慶富和中信造船在設計和製造都非常強,從菲律賓、日本、韓國甚至是美國,都有業主到台灣下訂單。

核心操盤手:陳慶男是誰?

在造船業界無人不知,陳慶男是名符其實的「富二代」。他的父親陳水來,當年除了和柯光述、柯新坤共同創辦光陽機車,也因農委會前身的農復會急於發展漁業,而協助他創辦豐國漁業以及豐國造船,成為國內第一家鋼殼造船公司,並成功建造第一艘150噸圍網漁船。

陳慶男曾是豐群水產董事,也是豐國造船總經理,當時正是台灣漁業起飛階段,遠洋漁業蓬勃發展、造船業也欣欣向榮。在陳水來過世後,1989年,陳慶男看中豐國造船旁的土地,向地主榮工處承租後自行創立慶富造船;2002年買下豐國造船的股份後,一路扶搖直上。

慶富造船董事長陳慶男。(天下資料)

造船業雖是高度競爭的產業,但陳慶男在業界風評普遍不佳。「我在球場看到他,頂多是點點頭打個招呼,」一位不願具名的造船業大老說,「他的父親陳水來完全不同,他過世時,我還特別去上過香。」在他看來父子兩代為人處事,風格迥異。

外號「鐵支」的陳慶男,被業界形容為「孤僻」,「不會隨便和人打交道,有關係才會做朋友,」一位資深同業這樣描述。很多慶富造船或豐祥漁業的合作伙伴,諸如包商或廠商要見他一面並不容易。

陳慶男的辦公室在集團總部建築的最高樓層,董事長一人佔居一層,透過大片落地窗俯瞰高雄港,對岸矗立的是寫有「慶富造船」的起重機,大樓內電梯層層管制,閒雜人等不得進入,穿梭其間的外人多是政商名流或是立委民代。

慶富造船廠。(天下資料)

深厚的藍綠黨人脈

他擅長運用在造船和漁業累積的實力,去拓展更大的人脈空間。陳慶男在陳水扁在位時,曾經多次陪他到友邦出訪,從過去的媒體報導,陳慶男在扁執政期間,兩度謠傳將進入國營企業擔任董事長,先是中船、後是中油,可見他的能耐。

2006年9月,陳水扁為幫當時的高雄市長參選人陳菊助選,南下和當地政商餐敘。陳慶男還出面邀約,包括參選人陳菊、前代理市長陳其邁、代理市長葉菊蘭和議員康裕成、周玲妏都是座上賓。

即使到馬英九時代,根據總統府公布資料,陳慶男父子在正副總統馬英九、吳敦義宴請國賓的場合四次出席,且是在場唯一的企業主代表,令人見識到他在人脈經營上的不遺餘力。

然而,陳慶男凡事要贏、什麼錢都賺的個性,讓他不惜走偏鋒鑽漏洞。

為獲得政府公開招標的標案,陳慶男動輒以超低價競爭。2013年,海巡署為購置28艘100噸級巡防救難艇進行招標,慶富以低於中信造船11億元的價碼得標,而中信和另外一家參與競標的龍德造船差距不過五千萬。

得標──超低價搶標的惡性循環

但交了13艘後,慶富就因進度嚴重落後而面臨解約。問題並非出在造艇經驗,慶富曾為海巡署打造同級巡防艇,順利交了船也賺到錢,而是因為「標價過低,購置設備決策出問題,最後只好變更設計圖,」一位曾經參與的高階主管透露,「變更設計後對造船好不好?很難說,但事後交不出船就是不好,完全是決策出問題。」

同樣的情形出現在獵雷艦競標過程,也看出政府標案的不合理性。

外界多以為慶富的優勢是因為找到最強的義大利合作伙伴Intermarine(IM)和美國洛克希德.馬丁(Lockheed Martin)。但今年7月才從台船退休的前總經理陳豊霖證實,這兩家公司曾找上台船遊說,因IM開出的價碼高得離譜,「我認為外國廠商獅子大開口,敲中華民國的竹槓。」最後不歡而散,而IM又找上慶富,雙方一拍即合。

「結果評審都沒看他跟第三方簽的合約,他答應別人的條件合不合理?搞不好案子很多錢都給這一家,做不起來怎辦?」陳豊霖提出連串的疑問,顯示標案缺乏全面性的徵信過程,只注重甲方和乙方雙方合約,而讓陳慶男有可乘之機。

在評審過程評分的情形,也令人質疑。「這案子用最有利標的方向是對的,但評審項目、評審過程被扭曲,」陳豊霖說。

獵雷艦案的評審過程,投標的台船和慶富在比序上同分,依法可以再次評比或是抽籤,國防部卻採抽籤,這讓台船很不服氣,一狀告到公共工程委員會申訴,工程會的結果是部份駁回,承認評審有效性。

在行政院的調查報告中,「以抽籤決定勝負」是十大疑點之一,而調查成員中,工程會也名列其中,昨是今非、令人感到錯亂。

同樣在2005年的光華六號飛彈快艇30艘標案,參與競標的台船、中信和慶富也是平分,軍方傾向慶富、專家學者傾向中信。事後狀告海軍的中信集團董事長韓碧祥說起來仍有氣,「每次評審人數都是雙數,而且那麼剛好,每次都平分?」他不相信當中沒有人為因素,打官司用意是要警告海軍,光六案再度評比後由台船得標。

事實上,陳慶男爆出獵雷艦詐貸案,造船同業大多不意外。因為早在兩年前,距離慶富拿到獵雷艦標案不到兩個月,財務不穩的傳言幾乎傳遍高雄造船業界。這也是目前最大疑點,不論是國防部或聯貸銀行,為了執行國艦國造政策,對慶富的財力竟然不曾追蹤或徵信,才會讓陳慶男能夠一路欺騙。

詐貸──騙來的錢都投在中國?

陳慶男近年栽培兩個兒子陳偉郎和陳偉志,陳偉郎在2015年因為在花蓮投資礦山涉及詐欺,總金額約2至3億,弔詭的是以慶富的雄厚資產,陳慶男並未插手解救,而是讓愛子避走美國。因為當時業界已經傳出慶富到處找人借錢,很多下包商拿不到錢。

慶富副董事長、陳慶男之子陳偉志。(天下資料)

慶富財務出狀況,一般相信和近年在中國大陸投資版圖擴張太快有關。

慶富在大陸投資的案件過去都是陳偉郎出面,在陳偉郎遠走美國後,逐漸交到陳偉志手中。相較於父親外號是「鐵支」,慶富員工背地裡稱呼平常開著跑車出入的陳偉志是「白鐵仔」,意思是「比鐵支還要硬」,也就是硬脾氣、硬頭腦。

陳偉郎、陳偉志在近5年,經常出入中國大陸。根據業界流傳的一份資料,投資案包括總投資金額一億美元的福建漳州東山島水上樂園,在福建雲霄縣投資30億人民幣打造海峽光電產業園區,以及在福州成立慶富光電學院、廣西欽州市投資台灣海洋度假產業園區,單這幾個投資案所需金額,就高達240億台幣。

陳偉志另外還在福建馬尾造船廠投資至少6億台幣,和中國合造印尼籍圍網漁船。根據中國網媒「聚訊匯」報導,台灣海洋度假產業園區是在2014年簽訂投資合作,「鮪魚圍網船戰略合作意向書」是在今年5月簽訂,而陳偉志也是在今年6月才代表香港慶達公司(QD Partners)出席水上樂園設計會議。

手段──把錢匯到海外紙上公司,再匯回台

這也意味著,慶富早在2015年就亮起財務紅燈,但學財經的陳偉志仍繼續在中國大舉擴張投資。當時和陳偉志一起出席的人,是香港慶達公司執行長、韓籍的Alex Yang,同時也是慶富聯貸銀行匯出款項的收款公司Antai Zun負責人,根據中國媒體報導,這是「英屬維京群島紙上公司」。

「他可能是拿到獵雷艦之後,以為可以拿這些錢去賺更多錢,」一位知情人士透露,「結果到海外投資不順利、遊樂場進度拖延不如預期,資金陷在那邊轉不回來。」

從種種跡象,若要說是資金調度失靈,更像是設計精準的詐騙案。行政院調查發現,慶富透過銀行聯貸取得的49億台幣,全匯往香港、澳門和新加坡的五家疑似紙上公司,其中13億台幣又匯回台灣。

《天下》透過各種管道進一步比對,發現這五家紙上公司都和陳偉志擔任合夥人的香港慶達公司有關連,疑似是將銀行聯貸所得款進入左口袋再交給右口袋,實際上和獵雷艦毫無相關。

陳慶男或許從沒想過,自己會栽了跟斗。雖然業界言之鑿鑿,這些和慶富前執行長簡良鑑脫不了干係,也有人認為是陳慶男自己一手造成。

監督失靈──官員、銀行都忽視慶富財務危機

淡江大學畢業的陳慶男相當重視淡江校友會活動,因而認識同樣是淡大校友的簡良鑑,並透過他搭上藍營的關係。他在2008年馬英九參選總統時,擔任馬蕭全台學術教育界後援總會執行長、2012年馬英九搭配吳敦義爭取連任時,又出任馬吳全國青年後援會副會長。

但陳慶男和綠營的關係,仍是深厚而綿長,連高雄市政府前海洋局長王端仁都幫忙「喬」要用來建獵雷鑑的興達港用地。他對外說這是為興達港招商以及國家政策,但更根本的問題在於,慶富傳出財務危機並非一、二天,王端仁卻未意識到覆蓋在「國家政策」下隱藏的風險。

這也暴露出擔任聯貸主辦銀行的第一銀行的問題,配合國家國艦國造政策,卻沒有盡到銀行「對慶富的造艦履約能力進行評估,貸放後也沒有確實追蹤」,才會讓陳慶男敢於運用槓桿,愈玩愈大終至玩到不可收拾。

(點圖可放大)

如何真正實踐國艦國造?

在慶富詐貸案爆發後,國人才開始注意到「國艦國造」的問題。一位媒體高層感嘆,檢視蔡英文政府的政策背後有價值理念,卻總是在執行面跌跤,可能是源於對台灣現況的理解不足,如能源政策要廢核,然而台灣替代能源的速度替代不及,燃煤反而造成空氣污染。國艦國造雖然是培養國家產業及企業能力的機會,若未掌握造船企業的真與虛,恐淪為不肖商人操弄、賺黑心錢的機會。

媒體在事發後多以「造漁船的去造軍艦」諷刺,卻忽略更深層的問題:如何檢討制度,才能扶植造船業達到國艦國造?

台灣的造船業雖然強,但國艦國造還在起步階段,以獵雷艦而言,材質要使用有防磁特性的強化塑膠(GRP),國內造船廠都很陌生,唯一相近是造遊艇起家的嘉鴻遊艇,也因此當初台船在參與投標時,還找嘉鴻、中科院合作以整合國內資源。但這些並未反映在評審項目和分數。

當政府喊出國艦國造時,不能天真地希望造船業能一步登天。因為國艦國造已經是各國趨勢,除解決國防問題,也解決產業問題,透過公部門投資帶動產業,才能強化國內造船能力,成為世界供應鏈的一環,達到造船工業和國防工業的結合。

別再只是炒短線

從1982年就參與國艦國造工程的陳豊霖認為,過去空喊國艦國造多年,主要是美國要賣,我們就不做,現在美國不賣,我們又想要自己做,「講難聽點就是炒短線。」而炒短線的結果就是一事無成,也放任造船業互相傾軋造成惡性競爭。

「行政院的調查不應該交給檢調單位就沒事,包括國防部、經濟部、財政部、金管會和工程會都應該根據報告結果,去探究如何進行改善,」陳豊霖強調,招標方式應該更為公開透明,並建立可課責的內控機制,讓該負責的人負起全責並受到監督,「這樣可避免不當行政指導壓力、不當利益誘惑壓力,降低道德風險。」

從國艦國造的過程看來,是一頁爭議不斷的歷史,現在是時候,從制度面通盤檢討,包括招標、評審過程,乃至於招標規模是否要切割,將動輒6艘獵雷艦、30艘巡防艇以更小數量招標,解決造船業現今「不是撐死就是餓死」的險境,也有利於業界培養人才,以扶植國內造船業。否則難保下一波不會再上演一手遮天、瞞天過海的戲碼。(責任編輯:王珉瑄)

延伸閱讀:國防部大放水──造350億獵雷艦,造船廠資本額只要1.7億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全站通行 83折優惠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