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買冰要排隊一小時! 台灣冰王要挑戰哈根達斯

精華簡文

買冰要排隊一小時! 台灣冰王要挑戰哈根達斯

圖片來源:劉國泰

瀏覽數

11406

買冰要排隊一小時! 台灣冰王要挑戰哈根達斯

Web Only

台南正興街起家的冰品品牌「蜷尾家」一支要價80元,卻吸引大批人潮,假日要排隊一個小時才能吃到。9月快閃上海時,「冰王降臨魔都」耳語傳得沸沸揚揚,這支冰,究竟有什麼魔力?

九月,台南正興街起家的冰品品牌「蜷尾家」前進上海法租界「快閃」。他們在不過兩到三坪的小店面現場製作,還推出在地限定的「王老吉」口味。一支要價36元人民幣的霜/冰淇淋,一天最高竟可以賣出1200支。一個月的快閃,創下30萬人民幣的好業績。

「他們(當地消費者)都說『冰王降臨魔都』,」與蜷尾家合作多年的食尚顧問公司福嘀安伯創辦人林蓉說,快閃活動吸引許多上海民眾打卡,雖然他們沒有什麼媒體宣傳,名聲卻傳開了。

「說得矯情一點,滿感動的,」蜷尾家創辦人、34歲的李豫說。他說,自己在國外沒名氣、沒有認識的人,但居然「賣冰賣到國外」,讓他真正感覺到自己真的把冰做給不同的人吃、越來越多人懂得欣賞了。

在台灣,冰淇淋不是顯學、少有人死心塌地的研究,消費者也不太放在心上,幾乎是蠻荒之地。一般人對霜淇淋的印象,不外乎是一支10元的吧晡、或是超商買一送一優惠的霜淇淋,不然就是觀光景點的超巨無霸霜淇淋。

但是,蜷尾家的霜淇淋,講求用在地食材真材實料,不用奶粉泡水取代牛奶,就連最基本口味的香草,用的也是天然香草莢製作,而不是香草粉。同時注重製程與品質,不斷開發、深究,不肯讓任何一支霜淇淋的味道打折。「我不愛強調用的是好食材,因為這只是基本而已,」李豫說。這樣的蜷尾家霜淇淋一支要價80元,卻吸引大批人潮,假日要排隊一個小時才能吃到,最誇張時,每一分鐘就有一次Instagram打卡。「我阿公第一次來吃的時候說這冰要一個便當的價錢耶。他覺得來買的這些人都瘋了,」李豫笑說。

不僅如此,2015年,蜷尾家還參加了首次進亞洲舉辦的世界義式冰淇淋之旅大賽,前進東京比賽。比賽總分由65%民眾投票、30%評審投票、5%隊伍與隊伍間互投後加總,結果初次參賽的他們,竟以「爆米香荔枝蜜紅茶冰淇淋」,一舉拿下東亞區的第二名。現在,在他們安平義式冰淇淋專賣店裡,一進門,就可以看到大大的彩虹冰淇淋大賽獎盃,櫃臺也放有印有大賽字樣的衛生紙,李豫笑著說,他們從比賽會場回來就放著,一直捨不得用。

「我做了好幾個大夢,第一個是參加世界大賽,再來,我想讓米其林破例頒給冰淇淋店,還有,就是幹掉哈根達斯,」當問到李豫最大夢想,他的回答在一般人看來或許很不謙虛。但他期待的是,當消費者口袋裡有100元,不會只想買國外品牌,台灣也能有能信任的、值得欣賞的好冰,讓消費者心甘情願掏出錢來。

李豫過去念的是體育,當過小學的游泳教練,又陸續做過攝影助理、網路公司業務、泰式料理店內外場,然後是家具銷售員。後來,台南正興街的朋友想頂讓店鋪,他想到自己從小到大就愛霜淇淋,感覺手拿一支就擁有世界,於是在2012年,他拿了父親給的結婚基金、加上姊姊和創業伙伴朱欣怡的資金共108萬台幣,創立了蜷尾家,一開始做霜淇淋,後來再投入義式冰淇淋(gelato)。

做冰是一件很嚴肅的事情

他把做冰當成很嚴肅的一回事。一開始,他也和其他想做冰淇淋的人一樣,去參加冰淇淋原物料廠商開的課,但發現,如此一來所有學員接收的都會是一樣的東西,沒有特色,於是,他自己買書研究。在台灣,冰淇淋不是顯學,幾乎找不到書,他於是買日文書,用google翻譯慢慢讀。而且,他不只念冰淇淋的書,也念物理、化學的書,再反覆實驗。因為他說,冰淇淋是料理,也是科學,就像抹茶在攪拌的時候會因為發熱而變苦,因此要不斷研究與體驗,才知道怎樣拿捏溫度與時間。

「做這行業最大的成就感是,因為這領域接觸的人少,我們又走在前面,就比較多機會去接觸到最新的資訊吧,」李豫的創業夥伴朱欣怡說。

剛創業時,每當有朋友出國,他一定會拜託朋友去吃當地最好的霜淇淋,回來之後,再請朋友到自己的店裡嚐嚐看,味道哪裡不同?至今,他半夜還會因為突然想到冰的配方,而突然從床上跳起。

他的口味還推陳出新,顛覆想像,從豆漿油條霜淇淋到青醬起司口味冰淇淋,李豫笑說,自己有句名言,是「沒有東西不能作成冰」。

劉國泰攝。

這讓他的冰能在消費者心中留下記憶點。消費者會口耳相傳的,除了口味特殊,有在地性外,他更對環境講究:正興街的店面,妝點著他蒐集的各種復古小物;安平的義大利冰淇淋店,則坐落在清水模打造的台南傳統「單伸手」建築裡,店內挑高四層樓,還請來曾設計奇美美術館的果多設計,以安平的「劍獅」為意象設計品牌,玻璃窗上,有轉化成歐風的台灣意象如水牛、閩式的船,黑面琵鷺等;牆面裝飾的,則是他蒐集的畫作和攝影作品。他的心念很大,他總認為,東西好吃以外,還要有好看的建築物、好看的室內風景和藝術。

他對冰品不僅嚴肅,還很執著,不太願意妥協。一個例子是他使用的義式冰淇淋的冰櫃,是用傳統的立桶式櫃子,蓋子是蓋起來的,這和一般品牌常是蓋子打開展示給消費者看很不同。義大利冰淇淋品牌Double V主廚陳謙璿說,打開展示,消費者容易知道有甚麼口味,方便選擇,視覺好看,但為了保冷,需要用風吹,表面可能容易乾;而蓋起來的保冷效果好,每桶冰淇淋都可以維持很穩定的狀態,表面不怕乾,但卻犧牲了視覺。「說實在的蓋蓋子的方式對冰淇淋好。台灣大約只有十間以內的冰淇淋使用這種方式,」陳謙璿說。

用自己堅持、有個性的方法做冰、經營品牌,創業快六年,李豫說,最辛苦的不是製作冰品,而是怎樣在幾乎沒有冰淇淋文化與教育的台灣市場,讓一般人都吃得懂、有選擇力。他聽過消費者說他們冰吃起來和超商也差不多,或說他們不過是故意定高價的飢餓行銷等,各種令人沮喪的評論。

或許市場的改變有待時間。但李豫的腳步沒有停,明年,他打算前進上海,也可能開始歐美或是日本的合作。儘管沒有先例,沒有前者,沒有軌跡可循,但李豫和團隊相信,台灣做的冰淇淋,有潛力讓世界都看到。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全站通行 83折優惠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