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大數據顛覆金融業 新加坡為何成為FinTech主戰場?

精華簡文

大數據顛覆金融業 新加坡為何成為FinTech主戰場?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瀏覽數

2047

大數據顛覆金融業 新加坡為何成為FinTech主戰場?

Web Only

美國傳奇拳王阿里如果能更早診斷出帕金森氏症,那麼他1996年在亞特蘭大奧運點火,雙手可能就不會顫抖得這麼厲害。如何及早治療如帕金森氏症等慢性病,為什麼正成為外商保險業的研究主題?資料驅動的新金融服務,正在新加坡蓬勃發展。

從資料裡淘金,對金融機構不是新鮮事。但電腦運算能力提高、機器學習技術發展,加上客戶的數位足跡愈來愈容易取得,金融機構淘金術正全面升級。

「保險公司一直是資料分析公司,但過去只用公司內資料,現在要結合公開資料、外部平台資料,甚至解讀非結構化資料,深入客戶行為,來精準預測客戶未來的行為,」安聯亞太區執行長薩托爾(George Sartorel)說。

第二屆新加坡FinTech博覽會,週二起跑,為期一週,吸引超過上百個國家的資深銀行家、新創、投資人,各家金融業也趁機辦起「成果展」。

今年的新加坡FinTech博覽會,吸引更多新創設攤。還有一個專門的App,讓投資人、新創、銀行家都可以在上面找想認識的人相約碰面、討論業務合作機會等。(盧沛樺攝)

去年3月,安聯在新加坡成立亞洲實驗室,瞄準資料驅動的創新服務。黃仁杰是機器學習領域的博士,最近才加入安聯。他說,當患者被診斷出像帕金森氏症、糖尿病等慢性病時,常已過了黃金治療階段,糖尿病患面臨截肢、帕金森氏症愈來愈嚴重。

保戶生病,保險公司就要理賠。現在保險公司為了降低理賠機率,轉向保戶的身體管理。黃仁杰說,未來透過與診所或製藥公司合作,掌握慢性病的初期症狀,可教保戶利用手機相機自拍,看臉部表情是否會抽搐,或利用錄音功能,觀察聲音是否顫抖,幫助保戶及早診斷、治療。

大數據在保險業的應用層面廣泛,除了降低理賠,也能改善客戶體驗、偵測詐保。以車險為例,東南亞國家的保戶,常在事故發生後,被假借名義的拖吊車廠趁機敲詐。安聯如今可及時差遣理賠員和合作拖吊車廠,第一時間到達事故現場,確保客戶權益。

距安聯亞洲實驗室不遠,渣打銀行的新創孵化器(eXellerator),去年起從全球徵求創新建議,最後挑選20家新創入選合作伙伴。Bambu是新加坡機器人理財公司,結合傳統的股價分析和新興的社交媒體情感分析(sentiment analysis),提供更詳實的企業績效。渣打銀行財富管理部股票投資策略部主管麥家富指出,以前若客戶打來問一檔公司股票該不該買,這家公司可能規模較小,關係經理研究不深,通常要2天後才能回電給客戶;但有了Bambu的工具,馬上就能在電話裡給予投資建議。

渣打在新加坡成立新創孵化器,攜手新創,解決客戶痛點。圖為新加坡新創Bambu團隊。(盧沛樺攝)

渣打感興趣的新創,還包括以舊金山為基地的Instabase,能夠讓紙本文件輕鬆數位化,並予以分析;另一家是Mosaik,即時蒐集與分析輿情等外部資訊,幫助銀行授信部門掌握客戶或產業的即時變化。

資料驅動的新金融服務怎麼在新加坡動起來?

新大腦就位

「世界變化很快,亞洲更快,新的業務模式會從亞洲出現,不會是美國或歐洲,」薩托爾說。

2年前,新加坡喊出「智慧金融中心」的願景,彈丸之地不再只是跨國金融機構的主戰場,如今吸引不少生力軍。來自中東、印度的工程師,轉戰金融服務;歐美退休的資深銀行家,投身金融科技創業;更不乏跨國混血的團隊,借重不同國籍的長才,在FinTech圈大展身手。

吸引新創來到新加坡,有諸多原因,像政府祭銀彈補貼、法規鬆綁、跨國金融機構林立、位處東協中心等。但最關鍵的是,新加坡金融機構和FinTech業者已進入協同合作的新階段,不再把彼此當作「顛覆」(disrupt)的假想敵。於是,環繞在市中心魚尾獅公園的跨國金融機構裡,創新實驗室才會如雨後春筍般冒出來。

「金融機構已經不再是大家口中的科技恐龍,」新加坡金管局局長孟文能今年出席FinTech博覽會時說道。

恐龍如何轉身?第一步就是組織改造。

安聯靠網羅新血,讓組織有新大腦。亞太區數位長羅子斌就是一例,他原本在中國平安集團服務,親自體會阿里巴巴和騰訊等科技巨擘跨入金流,為傳統金融業帶來的威脅。去年他被延攬進安聯,重新打造艦隊。「亞洲實驗室」在他督導下,從科技業、政府科技研究單位挖角博士學位的資料科學家。

安聯從中國平安集團挖角大將羅子斌(左)擔任亞太區數位長,圖中為安聯亞太區執行長薩托爾。(盧沛樺攝)

渣打不靠新血,而是把新創基因注入組織。一方面鼓勵內部創業,另一方面,跨部門組織敏捷開發小組。

開放API搶一流新創

第二步是結盟數位伙伴。從銀行業到保險業,都意識到世界變化太快,光靠自己,改造太慢。

「你不能強迫人們來安聯的網站,但人們喜歡購物、旅遊、租車,無論人群在哪裡,我們就去那裡提供服務,」羅子斌說。

羅子斌從中國市場學到寶貴的一課是,流量和(造訪)頻率,才是數位經濟勝負的關鍵。因此,安聯要吸引新保戶、蒐集保戶的數位足跡,目標是成為電子商務、共享汽機車平台、遠距醫療等數位服務的合作伙伴。

為了吸引一流的平台合作,安聯在亞太市場已提供一套跨國適用的API(應用程式介面)。

API就像是家裡的電源插座,統一規格,可以接上電冰箱、電腦,甚至是吸塵器。金融業開放API,等於向新創圈宣示,歡迎共組生態系。安聯和渣打不約而同都受惠於開放API的好處。

曾獲得騰訊投資的印尼機車叫車服務公司Go-Jek,如今是安聯的合作伙伴。從司機、司機家屬到乘客,都可透過Go-Jek獲得安聯提供的保險保障。

有感於新加坡提現ATM網絡太少,新加坡新創SoCash找小商家合作,提供機器給商家,用來辨識提款帳戶。商家拿現金給提款人,可從銀行獲得手續費,也省下去銀行存錢的麻煩;當原本要提款的人走進商家,也可順手買東西。如今新加坡超過400家商家與SoCash合作。渣打銀行因為開放API,是前幾名成為SoCash的合作銀行。

跨界才能擦出火花,在新加坡金融圈已隨處可見。(責任編輯:黃韵庭)

【延伸閱讀】
新加坡的FinTech矽谷夢
贏過美國,以色列憑什麼是Fintech的高潛力國?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全站通行 83折優惠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