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天下×換日線】Jack Huang:在聯合國工作,教會我認清自己的無知

精華簡文

【天下×換日線】Jack Huang:在聯合國工作,教會我認清自己的無知

Jack Huang足跡遍布20多國,在聯合國工作的日子讓他學會保持虛心、不斷學習。 圖片來源:黃一展提供

瀏覽數

744

【天下×換日線】Jack Huang:在聯合國工作,教會我認清自己的無知

天下雜誌635期

人生從來無法預測,一如「國際觀」3個字,你永遠無法給予清楚的定義。甚至,大多數人朗朗上口地談論「國際觀」,表述著種種看法或批評,但其實往往是「你根本不知道,自己一無所知」的90%。真正「有國際觀」的具體表現,就是認清自己的無知。

聯合國,是我工作的地方。說它是最國際化的環境,應該不為過。

這個二戰後成立的跨政府組織,宗旨在「維護世界和平,促進繁榮與成長」,在幾乎所有與人類相關的領域,聯合國都參與其中。

在這裡工作的人來自世界各地,都很聰明,也都是許多人眼中「有國際觀」的人才。但和這群了不起的人一起工作,真正讓我印象深刻的,反而都是枝微末節的小事。

我在貿易投資部門實習的時候,被委派撰寫「亞太綠色金融」與「東南亞地下經濟」的個案研究。

與安倍先生的「聊天時間」

帶我的日本上司安倍先生,是嚴肅的人,有濃厚的日式口音與不苟言笑的外貌,卻也有風趣的一面。

共事的日子裡,每週有一次單獨與指導上司的「聊天時間」,話題不限。一次的聊天時間中,安倍先生突然話鋒一轉,與我分享一段當年他的論文指導教授說過的話,「絕大多數的我們都知道世界很大,自己很渺小——若用百分比舉例,假設全世界古往今來的知識是100%,我們多半知道,自己可能只了解其中的,而剩下的99%,則是廣大的未知。」

我點頭如搗蒜,但心想這道理哪需要煞有介事地說一遍。

「但真是這樣嗎?」他微笑,接著說,其實我們知道的可能還不到1%,另外大概還有9%是「我們意識到自己未知的領域。」但絕大部份卻是那些「我們根本沒有意識到的無知」。

他邊說邊畫出圓餅圖,用藍色的筆畫切出1%與9%——那些自己「知道」和「知道自己不知道」的事,接著用紅色塗滿剩下的面積(90%)。

那刺眼的紅,正象徵著那些「我根本不知道,自己一無所知的事」。

那是個長假前的週五,原本一派輕鬆的短暫例行會面,多了這些發人深省的東西。

但往後每當遇到工作或人生的難題,我總會想起那個下午,聯合國辦公室裡,圓餅圖上那紅色的一大塊,彷彿提醒我,自己多麼「一無所知」,怎能不更謙卑而用心地面對問題?

認清自己的無知,常保學習的虛心與動力。

人生無法預測,一如「國際觀」3個字,你永遠無法清楚定義。甚至,大多數人談論「國際觀」,表述種種看法或批評,但往往是「你根本不知道,自己一無所知」的90%。

我想,真正「有國際觀」的具體表現,就是認清自己的無知,知道世界很大,避免武斷地論定他人,盡量保持虛心,多看、多學一點。

然後在某個時刻,無須再向任何人證明——你會清楚地知道,自己慢慢具備了些以往不存在的東西。(作者為聯合國員工,現居曼谷。責任編輯:李郁欣)

【延伸閱讀】

【天下×換日線】Dr. Phoebe:人人都想擁有「國際觀」,但它不會讓你變人生勝利組

【天下×換日線】任恩儀:國際觀不是「上對下」的傲慢,也不是「下對上」的謙卑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全站通行 83折優惠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