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天下×換日線】任恩儀:國際觀不是「上對下」的傲慢,也不是「下對上」的謙卑

精華簡文

【天下×換日線】任恩儀:國際觀不是「上對下」的傲慢,也不是「下對上」的謙卑

任恩儀認為,多元的文化碰撞,才能激發出創新思惟。 圖片來源:任恩儀提供

瀏覽數

781

【天下×換日線】任恩儀:國際觀不是「上對下」的傲慢,也不是「下對上」的謙卑

天下雜誌635期

一個團隊中不同文化、或多重文化背景的人們,必須不斷突破自己的盲點,沒有任何事是習以為常。在這樣的環境下,所謂國際觀,不是上對下、「讓我來理解你」的過度傲慢,也不是下對上、「讓我來學習你」的過度謙卑。

2016年,我幸運地在荷蘭的一間研究型大學,找到兼具教案規劃與現場教學的職務。

8月,是我在荷蘭大學的首次教學,為期一週的密集課程裡,13位學生當中,有五個義大利人、1個在比利時進修的中國人、2個塞爾維亞人、3個荷蘭人、1個在中國工作的德國人,和1個在德國工作的美國人。

講師群中,領銜負責的荷蘭研究者,有約10年的秘魯經驗;我則是台灣「鑄模」、美國研究所「加工」,荷蘭正式「上市」;另外3位講師則分別是蘇格蘭教授、西班牙研究者和德國研究者。

此時此地,國際觀不是「出走」到不同環境,或「理解」不同文化這麼直觀——真要說起來,在這裡工作需要的國際觀,更像是「轉換的能力」,透過分析與比較不同概念,找到彼此共通點。

畢竟,背景如此多元的一群人,在同個課室中,以非多數人母語的英語,討論各種教育議題,重點不再是找尋標準化的教學法——因為我們是如此不同。如何異中求同、同中存異,一起找尋教育的本質、人與教育互動的方式,更加重要。

例如,蘇格蘭的學者習慣「推特」她在課堂上的有趣話題、延伸討論或教學心得,並公開給學生和同事參與討論。有一日,她意外地收到來自喀麥隆某個教師的回饋——這樣創新的教學互動,不受限語言和文化背景,也超越時空。

跨國境的多文化碰撞

人才加速移動,跨國境的多文化背景與互動,成為常態。

荷蘭的高等教育、研究環境,由於近年廣泛地使用英語,並積極與國際接軌,確實帶來改變——來自全球的國際人才「學術移工」,都可能在荷蘭高教領域找到工作。

而每個人有2到3個不同國家、文化的背景,是家常便飯。

這揭示了「人才移動」的真實現況:本籍土耳其的,受德國與荷蘭的訓練,下一階段要去美國;澳洲學者,哈佛畢業、荷蘭博士後,去年又回到澳洲研究機構。

不只是「學術移工」,在其他產業的工作者們也都如此。在全球產業變化的趨勢下,因著個人階段性目標,尋找最適合的安身之處,也都不排斥、或無法抗拒繼續移動。

一個團隊中不同文化、或多文化背景的人們,必須不斷與自己和別人、甚至環境中無數種不同價值、觀念激盪與碰撞;必須不斷突破自己的盲點,沒有任何事情是習以為常。

在這樣的環境下,所謂國際觀,不是上對下、「讓我來理解你」的過度傲慢,也不是下對上、「讓我來學習你」的過度謙卑。

事實上,每個人旗鼓相當,教學相長。我們都在不斷向他人學習,也在不斷帶給他人新知。

荷蘭高教環境,其實與全球許多國家相似,一樣面對經費拮据、工作量大、升等發表與終身職難覓等挑戰。

但至少有多元背景的研究者共聚一堂,透過不斷衝撞、學習,其帶來的活潑思考力,卻更能成為促使人一直往前的動力。(作者為教育工作者,現居荷蘭。責任編輯:李郁欣)

【延伸閱讀】

【天下×換日線】Dr. Phoebe:人人都想擁有「國際觀」,但它不會讓你變人生勝利組

【天下×換日線】Jack Huang:在聯合國工作,教會我認清自己的無知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全站通行 83折優惠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