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不愛旅行的他,卻從泰緬行醫到西非

精華簡文

不愛旅行的他,卻從泰緬行醫到西非

未來,他想結合精神醫療與熱帶醫學,9月到英國倫敦念全球心理衛生碩士學程。 圖片來源:曾柏彰提供、沈健詩繪

瀏覽數

711

不愛旅行的他,卻從泰緬行醫到西非

天下雜誌635期

不愛旅行的他,是少數進入邊境難民醫院的醫師。高醫大畢業後,便開啟了一段行醫之旅——從泰緬邊境、西非布吉納法索到緬甸的痲瘋病院。他發現,搶救生命,光靠專業知識是不夠的。

「我無法停止去想,如果在美國或台灣,他可以活下來,可是我們卻束手無策,」曾柏彰的這段話,伴隨左營高鐵站廣播聲,以及旅人紛雜與急迫腳步聲,格外清晰。

高鐵的咖啡廳裡,29歲的曾柏彰,說到在泰緬邊境的難民醫院梅道診所,那個得了腦膜炎、卻因沒有抗生素而過世的小男孩時,他下意識地看了自己的雙手,當年看著生命流逝的痛苦與傷口,似乎隱隱作痛。

在難民營的行醫經驗,讓他深刻感受到,自己想為資源匱乏地區的人們做出改變。

他也是台灣少數進入邊境難民醫院的醫師,「這幾年來到這裡的台灣人只有個位數,」長期關注泰緬邊境難民議題、全球在地行動公益協會秘書長賴樹盛說。

高雄醫學大學醫學系畢業後,曾柏彰從梅道診所、布吉納法索到緬甸的痲瘋病院,每次的經驗都促使他不斷反思與挑戰自己。

這樣的奇幻旅程,很難想像主角是從小乖乖念書,跟隨主流價值選擇志願的男孩。

曾柏彰是家族裡第一個醫師,曾經只是隨波逐流,從沒真正想過自己的興趣。直到大五到哈佛大學醫學院交換後,才開始探索自我。

無意間看到的書《邊境漂流》,成為他探索的起點。書中寫到位於泰緬邊境,由曾獲得諾貝爾和平獎提名的辛西雅醫師建立的梅道診所,提供邊境難民免費庇護與醫療協助。

「我想更認識書中寫的世界,」曾柏彰主動申請梅道診所見習計劃,進入醫院實習。

「柏彰和當地居民互動超越語言與文化,還被邀請到當地人家裡吃飯,」賴樹盛笑說,大概是因為曾柏彰懂得傾聽,以對等姿態對待患者,才受到這樣的待遇。

見習的日子,曾柏彰看到因為移動、遷徙所引發的身分議題,很多人因沒有被承認的身分,無法接受好的醫療,為了生存,甚至得冒著在邊境被抓走的風險前往看病。

這樣的反思讓他產生無力感,改變的動機也悄悄萌芽。

曾柏彰到布吉納法索當替代役時,當地唯一的區域醫院是平房建築。他們不只要看診、到小學做衛教宣導,還得協助醫療課程設計與規劃、培訓醫療人員。

當「白人中心」的訓練派不上用場

相對於梅道診所的身分與移動議題,曾柏彰在非洲看到自己的傲慢與偏見。

在台灣,幫病患找血管很容易,或是診斷皮膚病時看是否紅腫。但因為膚色關係,在非洲這些都沒有用。這時曾柏彰才反思,原來自己受到的訓練都是以白人為中心。

他帶著在梅道診所和非洲的觀察回到台灣,理應回到醫院,但曾柏彰知道自己的熱情,是在資源有限的地區服務。

於是,他申請英國熱帶醫療學程,這也是每個無國界醫師,在資源匱乏的地區必須具備治療熱帶疾病的專業技能。

結束學業後,他再次回到梅道診所、參訪緬甸痲瘋醫院,讓曾柏彰更確定自己的方向,選擇到英國結合熱帶醫學和精神醫療,「不能只有精神醫療專業,得知道怎麼治療熱帶疾病,不然很難跟他們一起面對困境,」他說。

這條路很少人走吧?「台灣大概沒人這樣走,國外也很少,」他搔搔頭。

看起來走過很多地方,但曾柏彰其實不是個愛旅行的人,他每次的旅行,都是帶著自己關心的議題前進。

不愛旅行的年輕人,懷著「陪伴資源匱乏的人們,更有尊嚴地度過一生」的夢想,不斷移動,從泰緬邊境、非洲,然後落在英國。

「未來會回台灣吧,」他曾因親人生病,自己卻遠在英國受訓,遭遇了無法回家陪伴的掙扎。「我沒有一定要去哪個國家或地方,」他解釋,走過這麼一遭,發現不論美國或台灣,都有需要陪伴跟幫助的地方,關鍵是更謙卑地去理解這些地方的差異。

一路上,他撕下自己的傲慢與偏見,把自己縮到最小,像他手上在布吉納法索買的沙鈴裡的豆子,用力碰撞、發出清脆聲響。(責任編輯:李郁欣)


曾柏彰
年齡/29歲
現職/目前於倫敦衛生與熱帶醫學院及倫敦國王學院修讀「全球心理衛生」碩士學程   
學經歷/高雄醫學大學醫學系、利物浦熱帶醫學院熱帶醫學與衛生文憑
語言/中文、法文、英文、緬甸文(一點點)
培養國際觀的一句話/在精神上時刻反省傲慢與偏見,始終抱持好奇與真誠,探索世界的各個角落。


【延伸閱讀】

立委林昶佐(Freddy):做不好是台灣特色?要做,就要有國際水準!

用公民科技突圍中國封鎖 g0v共同發起人高嘉良:中國來跟台灣嗆民主?不會吧!

26歲闖地獄朝鮮 比眼光、比速度,不比酒量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全站通行 83折優惠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