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戰爭離我們遙遠嗎?從烏克蘭經驗看台灣的小國生存戰略

精華簡文

戰爭離我們遙遠嗎?從烏克蘭經驗看台灣的小國生存戰略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瀏覽數

2613

戰爭離我們遙遠嗎?從烏克蘭經驗看台灣的小國生存戰略

Web Only

2014年烏克蘭國內親歐派及親俄派的矛盾,造成的分裂與動盪,牽動歐洲的政治秩序,也體現了戰略斷層帶上的小國面對霸權時的生存策略選擇。位於東歐斷層帶的烏克蘭和東亞斷層帶上的台灣,有著相似處境,我們可以從烏克蘭經驗得到什麼借鏡?

20龍應台文化基金會思沙龍講座4日邀請知名政治學者、中研院院士吳玉山分享多年研究,拋出小國生存之道的思索。以下是重點摘要:


以國際政治的歷史來看,兩強相接之處的「戰略斷層線」,由於利益糾結、認同衝突,就像地震板塊相接的斷層線一樣不穩定,是最容易發生戰爭的地方。

二戰結束後,以美國為首的海洋聯盟及蘇聯為首的大陸聯盟,意識形態和地緣的對抗,在西方形成東歐戰略斷層帶,由北約和俄羅斯對抗;而東方形成的東亞戰略斷層帶,從日本、韓半島、台灣到東南亞,以美國為首的海洋聯盟和中國對抗。

這兩條戰略斷層帶奠定了冷戰格局,任何斷層帶上的小國,面對霸權要如何自處?夾縫中選擇的生存戰略,就顯得攸關重要。

後冷戰的霸權格局

然而1989年柏林圍牆倒塌,冷戰結束後的國際政治格局有改變嗎?

我們看到蘇聯解體、俄羅斯非共化,但其體系一直沒被西方接受,美國至今仍將俄羅斯視為大威脅。

另一方面,中國歷經改革,變成後極權和國家資本主義的混合體制,2010年GDP超過日本,成為僅次於美國的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七年後的今天,中國經濟量體已是日本的2.4倍,美國的62%。以GDP增長量來計算,中國經濟體超越美國的交叉點將發生在2021年,距離今天只有四年,也是中共成立百年,絕對會產生重大影響。

西方看習近平和普丁,就像21世紀的的乾隆皇帝和彼得大帝,他們各自帶著中、俄,在國際上扮演愈發重要的角色,和50年代中蘇結盟的情境很像(當然中、俄國力完全反轉),中俄共同面對美國及歐洲的壓力,是大陸聯盟的親密盟友。因此我們看到,後冷戰時期依舊是海洋聯盟對抗大陸聯盟的態勢,沒有太大轉變。

但隨著中國再起,俄羅斯再興,大陸、海洋斷層互相擠壓,斷層沿線的小國都感受到壓力,斷層線上的國家要如何在兩強間自處,才能避免墜落萬丈深淵?而中國再起,重回歷史常態上的區域霸權角色,改變了世界戰略格局,東亞情勢將會如何展開?位於東亞斷層帶上的台灣,又該採取什麼戰略呢?

斷層帶小國的戰略選擇

一般而言,中小型國家在強權間的選擇十分有限,大致有三種角色。一種是兩強中間的樞紐,和霸權都保持等距,透過維持良好關係,不斷擺盪獲得最大利益,敵對兩強都成了自己的側翼,但同時也有受到兩強處罰的風險。

第二是夥伴,完全靠向一個強權對抗另一強權。透過選擇老大哥得到安全保障,但也容易讓對方視為理所當然而沒有籌碼,隨時都可能被出賣,對這樣的處境,台灣點滴在心頭。

第三種則是避險者(Hedger),一方面和其一強權親近,同時和另一強權改善關係,譬如一邊經濟互利,另一邊確保軍事安全。通常夥伴關係的小老弟若想增加自身份量,也可能往中間的避險光譜移動,爭取多一點彈性。

譬如我們看到東亞斷層帶上幾個國家的選擇。緬甸是中國夥伴,柬埔寨是避險者,南韓在美國和中國之間擺盪,台灣曾想成為避險者,而日本則是美國的忠實夥伴。

我們看到斷層帶上的中小型國家,面對一邊是大陸聯盟,一邊是海洋聯盟,從夥伴到避險者再到樞紐,共有五種選擇。這些選擇看似簡單,卻因為各國有內外在條件的限制,也不能隨便取用。

其中最明顯的例子就是2014年的烏克蘭和馬政府時代的台灣。

烏克蘭的啟示

我們先看烏克蘭的地緣位置。由於90年代蘇聯解體,十幾個前蘇聯和東歐國家在冷戰結束後加入北約陣營,北約勢力東進,烏克蘭就處在這個新的戰略斷層上。

再回溯歷史,烏克蘭是俄羅斯文明的起源,雖然後來成了邊陲之地,但東邊親俄,西邊親波蘭,南邊曾被鄂圖曼土耳其佔領過,東西烏克蘭基於不同的歷史記憶和語言,有著不同認同,在民主化後的政黨競爭下更加激化。

烏克蘭歷屆的總統大選,都很有序的在親歐派及親俄派間擺盪,但2014年這個平衡卻被一連串事件打破。

當時親俄派的前總統亞努科維奇(Viktor Yanukovych),一方面想在經濟上靠向歐洲,加入歐盟,另一方面卻無法抗拒俄羅斯的強大吸力,在加入歐盟前夕突然改變態度,引發親歐派民眾反彈,導致當年的廣場革命,最後流血鎮壓收場,亞努科維奇出亡俄羅斯。俄羅斯以保護俄裔居民為名,出兵克里米亞島,並贏得公投,使得克島投向俄羅斯懷抱,東烏克蘭的另外兩個地區也獨立,成立人民共和國,烏克蘭至今分裂。

這是烏克蘭想在歐洲與俄羅斯兩強間掌握樞紐位子,卻失敗的例子。而同時間,馬政府也試圖將台美的「準夥伴」關係帶到「避險」位置。

台灣如何尋求最佳戰略位置?

台灣長期都是美國海洋聯盟最堅強的夥伴,即便被背棄,都要維持準夥伴關係。但也因為特殊處境,台灣作為海洋聯盟的非正式成員,這種邊緣位置讓我們沒有安全保障,兩岸一旦發生戰爭,美國真的會來救嗎?根據什麼來救?

也因此,當時馬英九透過和中國靠近,走向「避險者」角色,以親美、和中、友日的戰略,一方面緩解兩岸關係,同時表達對美的忠誠。當時兩岸台美日關係都算穩定,表示避險策略成功,但卻在國內出現了困難。

當時主要的反對黨民進黨不願承認「一個中國」的「九二共識」,很多年輕學生和產業都反對兩岸經濟整合,太陽花運動發生後,馬英九便再也無力推動兩岸關係。2016年民進黨執政後,不承認「九二共識」,台灣在兩強間的角色又從避險者,滑向華府小老弟的夥伴關係。

巧合的是,2014年3月18日太陽花運動爆發,同一天俄羅斯正式兼併克里米亞。

台灣和烏克蘭都處於戰略斷層線上,認同和歷史文化的分歧都是國內政治競爭的主軸,兩者都仰賴西方維持政治獨立及軍事安全,經濟上卻又依賴中、俄,同時面臨海、陸聯盟的壓力。

我們看到避險者和樞紐的中間位置,比做大國夥伴更符合自身利益,而準夥伴關係則容易被出賣,烏克蘭的例子正好給我們警惕。我們應該對國際關係和兩岸關係有更深刻的研究,小國的生存之道,不可不慎也。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全站通行 83折優惠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