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日皇御醫:物質豐足後,我們失去了什麼?

精華簡文

日皇御醫:物質豐足後,我們失去了什麼?

圖片來源:天下資料照

瀏覽數

9532

日皇御醫:物質豐足後,我們失去了什麼?

天下雜誌出版

東京聖路加國際醫院名譽院長日野原重明,2017年7月辭世,享壽105歲。日野原重明生前說,自己不曾實行特別的養生法,但確實培養了快樂的15個習慣,其中包含體諒他人心情的習慣,而這在物質豐裕後,更加難能可貴。

我因為工作上的需要,出國旅行的機會非常多,也因此認識了不少外國朋友。從他們身上,我學到了體諒他人心情的習慣。

熟識一段時間之後,外國人常會邀請朋友到家裡共進晚餐。而且,並不是慎重其事地盛饌招待,而是與平日相仿的家庭式溫馨聚會。我也常被許多外國家庭邀約。對於那些細心培育體貼他人習慣的家庭,我總覺得特別感動。

有一次,我到一個美國朋友家作客,那家孩子們表現出來的落落大方、體貼入微的深度教養,我感到相當震驚。晚餐時間,當時正在唸小學或國中的孩子一直站在我的後方,像餐館的服務生似地,細心地招呼我的需要。

我正在心裡嘀咕「想要來點鹽巴」時,一句話還來不及說出口,鹽巴就已經放在我的手邊。有時候,坐在女主人席上的媽媽,還會用眼神催促孩子們下一步該做些什麼。

而且,晚餐開始之後,主人們也會以客人當中用餐速度最慢的那一位,作為上菜的標準節奏。

這時候,我心中的感觸頗為深刻。這種體貼他人的習慣,一定是在每一天的日常生活中慢慢培育出來的。無論在什麼時刻,都能用心感覺到別人的需要或心情。在招待客人的時候,這些體貼的心意,也自然而然地流瀉在每一個細微的舉動之中。

我視為人生導師的歐斯勒,也是一位善於感受他人心情的人。

歐斯勒任職的約翰霍普金斯醫院十分知名,他對於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醫學院的設立及醫學院學生的教育,也投注了許多心力。

聽說歐斯勒巡視病房時,總會拉一張小椅子坐在病床旁邊。躺在床上的病患只要別過臉來,就可以平視著醫師的眼睛,這種說話的高度可以讓病人感覺安心。患者若是裸露出一部分肌膚,他也會想辦法覆上床單,為的是保護病患的隱私。

還有,在歐斯勒的時代,醫師是不穿白袍的,僅穿著一般上衣從事診療工作。白袍有時候會讓病人感到壓迫感。我在外出診療時,通常也不穿白袍,而且,還要感同身受、發揮同理心,努力思考病人需要的到底是什麼。

不過,如果體貼過頭了,反而會造成對方的負擔。強加於人、臨時抱佛腳式的體貼,往往就顯得多餘了。為了避免過猶不及的缺點,希望大家心中永遠保持對他人的關懷,無時無刻將他人的感受放在心上。

物質豐足後,我們失去了什麼?

或許是出門旅行的解放感所致,日本觀光客常常在國外的餐廳放聲談笑,或大聲拍手召喚服務生。每看到這些景象,我都感到十分沮喪。

這一代的日本人,在好朋友或心儀的女孩面前,會充分展現自己的關懷之意;但是,一遇到其他人,這些關心就彷彿隔了一層銅牆鐵壁,涇渭分明。

在歐美各國,為了周遭旁人的感受、並避免造成他人困擾,在公共場所的輕聲細語,早已成為一種常識,國民也多在兒童時期就養成這樣的習慣。

日本也要見賢思齊,只要有他人在場,就應該養成顧慮他人、將說話的音量壓低的習慣。首先,大人們要重新思考體貼他人的重要性,並在家庭、學校、百貨公司或餐廳等所有的公共場所,親身實踐對於他人的體諒心。為了這一代孩子的成長,我認為這是相當重要的事。

我曾經說過,二十幾年前在捷克的地下鐵車廂中,遇到兩個小男孩讓座的小故事。這樣的孩子和日本兒童比起來,又有哪裡不同呢?

大家都說,今天的日本籠罩在經濟危機之中。這樣的病態空氣,也同樣在孩子們身上落下一道陰影。

但是,我當時拜訪的捷克共和國,在經濟上也是非常貧弱的。人民在生活用度上,距離「滿足」尚有一大段距離。譬如說,那時候的捷克人如果想買一點東西,就非得要大排長龍才不可。在如此匱乏、不便的生活中,我更不能忘懷小男孩們,對於完全不相識的長者讓座的溫暖心意。看到來自外國的我們,體諒到我們大概疲倦了吧。

更可能因為在物質缺乏的生活裡掙扎,反而更能體會別人的辛苦,自然而然也就培育出相互合作、彼此關懷的心情。

日本雖說經濟不景氣,但是,有幾個孩子會因為日常用品的不足而感到困擾?

如果說買個東西還須大排長龍,那大概只有在新的遊戲軟體剛上市的時候才會發生。物質條件雖極為豐富,卻無法培育出同樣豐饒的心靈,令人遺憾。

法國思想家盧梭的代表作之一《愛彌兒》,是一部關於兒童教育的名著。他在書中說過,若想要毀掉一個孩子,第一個步驟就是不管他想要什麼,就給他什麼。

日本在戰後經濟急速成長,國民的生活也漸形豐足。但是,戰爭中連食物都不可得的貧困年代,心靈反而較為富裕、踏實。物慾橫流的日本當代,小孩要什麼有什麼。輕易到手的東西,卻反而不知道何謂分享。

從全球的視野觀之,每七秒鐘就有一人因為飢餓或疾病而死亡。從電視上看到這樣的慘狀,大家也僅僅將之視為事不關己的新聞事件而已,不曾想過將自己的零用錢捐出一分一毫。

成長於這樣的環境,無法絲毫感受他人傷痛的孩子們,將來無可避免地會成為一個缺乏感性、枯槁冷漠的大人。

日本在物質豐足後,失去的或許更多。

用感動的習慣引發豐富心靈

今天的日本,物質上過於豐饒,對於富足之後的感謝或感動卻付之闕如,稀薄得令人感嘆。我認為這也是一個問題。

我童年時期的日本與現在的日本,完全是兩個不同的世界。當時,我的家庭有擔任牧師的父親、母親、祖母、六個兄弟與一個傭人,組成十個人的大家族。

對於食物有一段印象最深刻的記憶,就是每個星期天媽媽都會親手做豬肉拌飯。因為那些肉都是我去買的,所以一直忘不了。

說是豬肉拌飯,只不過是將二百公克的絞肉由十個人分而食之,平均一個人僅能分配到二十公克。儘管如此,我們全都擁抱著「今天有肉吃喔!」的感動與喜悅,吃得津津有味;也為此而誠摯感激爸爸、媽媽為這個家的付出。

對我家而言,這是一個非常具有教育意義的回憶。今天,我們幸運地能夠選擇、食用任何美味的料理,但是,當年豬肉拌飯的幸福滋味,絕不是任何珍饈美味所能取代的。

聖經上說「貧窮的人有福了」,或許是因為富有的人,或在物質上完全得到滿足的小孩,能體會到的感動或感謝都極為淡薄的緣故。若處於貧困的環境中,只要眼前擺上食物,就會充滿感激的心情。那時候的我們,食物理所當然是由六個小孩均分,每一個人能分配到的量相對也就少了。

但是,記憶中的餐桌,總是我們歡樂分享的畫面。

還有,每年年底的平安夜,媽媽會在耶誕樹下懸掛的孩子們的黑色長襪中,塞進蠟筆、橡皮擦、小蘋果或糖果等,這些小玩意兒有點微不足道吧?但是,隔天早上我只要一睜開眼睛,就忍不住想知道今年的耶誕禮物是什麼。即使經過了八十多年,那種將襪子拿在小手上的感動,仍如此生動而鮮明。

現在看起來不值一提的小禮物,當時的孩子們卻真心真意感到滿足。

我想,主要是因為我們經常有感動的習慣,這樣的習慣在我們的生命中雕鑿出深刻的痕跡,並形成一顆顆富足的心靈。

物慾上的滿足並非幸福

孩子想要什麼就買給他什麼,我不認為這是父母親的愛。物質上的充分滿足,並不足以代表幸福。無法體諒他人心情的孩子,也無從培育一顆感性的心靈;既無法了解他人與自己的喜悅,也不能知曉何謂悲傷或痛苦。

繼之,說不定只能孤絕地度過一生。

為了孩子的成長,一個孕育關懷心的環境絕對是必要的。而什麼地方可以達此功能?我想,除了家庭之外,再無其他處所了。

而且,父母本身就必須抱持著關懷之心與孩子相處。所謂的關懷心,絕不是買東西給他們,而是培養一個充分瞭解他人心情,並進一步設身處地為他人著想的感性。

孩子柔軟、可塑性高。一旦產生關懷心,自然而然可以養成一顆富饒的心靈。而後,當你為孩子準備書房、為他購買電腦時,他就會一直珍惜所擁有的。

關於日本的小孩,我一位美國朋友的太太曾經這般指責過。

「我曾經以海外寄宿家庭的方式,接待過三位來自日本的高中生。我們家六個人準備和他們一起吃晚餐,所以先在餐桌上擺上九人份的水果。結果,打完網球回家的三個人,自顧自地吃掉了一大半。我當然知道運動回來後會口渴,但是,他們怎麼會只想到自己的需要呢?為什麼沒顧慮到其他家人的感受?我、我先生、我家孩子們,明明就將他們當成家中的一份子啊。這就是這一代日本的家庭教育嗎?」

又不能單單只責備這幾個高中生。這一代的孩子,不曾經歷過食物缺乏的年代。加上獨生子女又多,根本不知道什麼叫做分享。所有的錯誤,還是要歸罪於不曾教育孩子體諒心的大人們。

我的朋友,一定會在言語上對這三個高中生提醒兩句吧。

只怕他們被責備之後還會認為:「在家還不是都這樣嗎?為什麼到國外就非要被罵呢?」正如我的外國朋友無法理解這些高中生的行為一般,他們三個恐怕也無法理解我朋友的不滿吧。

但是,高中生的感受之心仍柔軟而具可塑性。以這樣的小故事為契機,我非常希望他們回國時,會在行李中一併打包「體諒他人」這一課。

本文摘自天下雜誌出版《快樂的十五個習慣》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全站通行 83折優惠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