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怎樣算是國家?為什麼加泰隆尼亞、伊拉克庫德族獨立難成功?

精華簡文

怎樣算是國家?為什麼加泰隆尼亞、伊拉克庫德族獨立難成功?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瀏覽數

3855

怎樣算是國家?為什麼加泰隆尼亞、伊拉克庫德族獨立難成功?

Web Only

怎樣算是一個國家?像美國這樣被所有其他國家承認、又是聯合國會員,就算是國家嗎?像科索沃那樣,世界上多數國家承認卻不是聯合國會員,算國家嗎?像加泰隆尼亞和伊拉克庫德族這樣,通過公民投票宣布從目前所屬的國家分離出去,算得上是國家嗎?

英國基爾大學(Keele University)國際關係講師理查茲(Rebecca Richards)告訴《大西洋月刊》:「當我們談到國家,我們談的是一個有人口、有政府、有法律承認的明確邊界或被授予主權的政治領土。」

理查茲也指出,國家的定義是比劃定疆界還要更複雜一些。

她解釋:「我們知道,一個國家取得聯合國會員資格,就獲得主權承認,為國際社會所接受。」

聯合國會員國現有193國,較1945年成立時多了將近4倍,大多數新會員是1950、1960年代加入,當時歐洲國家的亞洲、非洲殖民地紛紛獨立,而後就是1990年代蘇聯和南斯拉夫解體。2000年以後,只有兩個新國家加入聯合國:東帝汶和南蘇丹。

根據1933年的「蒙特維多國家權利義務公約」(Montevideo Convention)建立關於國家資格的規定,即一個國家應該擁有永久人口、明確的領土、政府、與他國建交的能力。

理察茲說,蒙特維多公約寫於帝國與殖民化結束之初,大致反映了時代特徵及接下來的走勢。她說,20世紀多數後殖民國家就是一去殖民化後立刻獲得國際承認。

但是到了21世紀第二個10年,世界開始變得很不一樣。更多國家和分離主義運動出現,許多準國家滿足了蒙特維多公約至少一項標準,它們有擁有人口,有些準國家自稱也有明確的領土,但它們想分離領土的政府並不認同。《大西洋月刊》指出,有些準國家甚至有能力與他國建交,台灣就是一例,有明確定義的領土、有永久人口、政府有能力建交(儘管有部分限制),但世界上多數國家並不承認主權,也不是聯合國會員。

新國家最近很少出現,或即便宣布獨立也很少被承認,還有一個或許更重要的理由。根據國際法,母國必須放棄這片領土。

理察茲說:「既存的主權國家不太想放棄領土。其他主權國家不是很想在沒有母國准許的情況下承認新國家。」

「在母國未放棄對那片領土的主權聲張下,其他國家若承認新國家,不只會引發主權規範的嚴重問題,也會立下許多國家眼中的危險先例。」

對面臨分離主義運動的國家來說,獨立不是學術問題。與加泰隆尼亞陷入僵局的西班牙沒有承認2008年脫離塞爾維亞的科索沃,或許不是巧合。包括美國在內,多數國家承認科索沃,但由於聯合國安理會成員俄羅斯和中國都沒有承認,科索沃並非聯合國會員,因此根據國際法並不是主權國家。科索沃還有一個問題是,塞爾維亞拒絕接受它獨立。

這類僵局有助解釋,為什麼加泰隆尼亞和伊拉克庫德族的自決嘗試目前可能走不了太遠。加泰隆尼亞和伊拉克庫德族都享有國內廣泛的民意支持獨立,但馬德里、巴格達當局反對它們獨立,理由是中央政府受益於他們的經濟貢獻。這不代表新國家可以自行撐起自己的經濟。它們不只面臨母國反對,也面臨周圍鄰國反對。加泰隆尼亞和伊拉克庫德族都是。

理察茲說:「這樣一來,自決權就被主權與領土完整性給取代了。」

「你可以宣布獨立,但除非母國放棄對那片領土的主權控制,自決的行動很可能無法讓你建立主權國家。」

「從加泰隆尼亞目前的政治僵局就看得出來。西班牙憲法法庭視公投為非法,馬德里當局威脅撤銷加泰隆尼亞目前享有的自治權,做為懲罰。」

加泰隆尼亞和伊拉克庫德族分離主義者的狀況沒有太多共同點,不過都在20世紀備受傷害。加泰隆尼亞人在佛朗哥獨裁統治(1939-1975)時期受到鎮壓,失去自治權,加泰語被禁,書本被焚,知識份子被獵殺,多數逃到法國。分散各地的民族庫德族同樣悲情,在海珊時期被鎮壓,1988年被毒氣攻擊,2003年阿拉伯復興社會黨政權垮台後他們才稍微安全一些。他們在伊拉克北部的自治地區過著和平、繁榮的生活。

中東專家謝斯納(Christian Chesnot)指出,人民自決進而獨立的意志向來是聯合國的重要原則,但國家領土完整性更優先。第一條原則假定,國家的任何一個地區如果想要分離,中央政權必須授予同意。然而,伊拉克庫德族、加泰隆尼亞都沒有獲得巴格達、馬德里當局准許獨立。

謝斯納說,從政治面來看,加泰隆尼亞或伊拉克庫德族沒有受到中央政權鎮壓、侮辱、攻擊。佛朗哥死後,西班牙就是個民主政體。海珊垮台後,伊拉克也在邁向民主。伊拉克誠然遠不是一個民主楷模,但還是有定期舉辦選舉,伊拉克的總統馬蘇姆(Fouad Massoum)也是庫德族人。

謝斯納認為,加泰隆尼亞和伊拉克庫德族犯了一個重大錯誤。歐盟表示不插手後,西班牙政府態度愈趨強硬。伊拉克庫德族則備感孤立,受到來自安卡拉、德黑蘭和巴格達的三方壓力,還因伊斯蘭國(ISIS)失去部分領土。加泰隆尼亞和伊拉克庫德族的領袖讓人民置身龐大風險,可能付出過高代價,犧牲卻沒有換取到什麼成果。

1945年獨立、加入聯合國的國家們,情況與加泰隆尼亞和庫德族都不同。這些前殖民地宣布獨立時,有獲得殖民國的同意。蘇聯解體涉及邊界的和平重劃,斯洛維尼亞、克羅埃西亞、波士尼亞與赫塞哥維納、塞爾維亞、馬其頓、東帝汶、南蘇丹的狀況都涉及與母國協商和平解決方案。若無法重現這些條件,便很難知道新國家要如何誕生。事實上,1945年以來,只有1971的孟加拉、1990年代前南斯拉夫解體創造出來的諸國是靠單方面宣布獨立而來,而且都為此付出戰爭代價。

在一個不真正鼓勵獨立的體制下,民族國家和國際體制該如何處理獨立的呼聲?一種模式是在邊界內授予更多主權,如義大利最富庶的倫巴第、威尼托地區不久前投票支持擴大自治權。公投結果並無約束力,但羅馬當局很難忽視。諷刺的是,現在正是認為這種自治權不夠的加泰隆尼亞,瀕臨喪失自治權的邊緣。

(資料來源:The AtlanticAl Arabiya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全站通行 83折優惠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