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後十九大新局勢Ⅱ:中國成長踩剎車,台灣的紅利與挑戰?

精華簡文

後十九大新局勢Ⅱ:中國成長踩剎車,台灣的紅利與挑戰?

圖片來源:劉國泰

瀏覽數

8961

後十九大新局勢Ⅱ:中國成長踩剎車,台灣的紅利與挑戰?

天下雜誌634期

《天下》實地走訪習近平的「發達之路」——從河北小縣到帝都北京,再南下廣東佛山,驚見習近平的長線佈局,從大國政治到小民信仰,每一樣都是他的治理手段。「習時代」的下一個5年,兩岸之間,又有什麼紅利與挑戰?

習近平改革的祕密,全在小小佛山

那麼,企圖用非常手段,解決中國非常問題的強人習近平,究竟要將中國帶往何方?走一趟中國南方大省廣東的佛山市,就可以知道答案。

幾年前,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秘書長張燕生特別組織了一項專案,研究佛山的經濟發展模式。

為什麼是佛山?因為他發現,和中國其他城市比起來,佛山「強市場、大社會、小政府」的發展模式,讓當地成為中國的隱形冠軍之都,供給側改革進度超前,人均GDP超越上海、北京,達到1.7萬美元(約51萬台幣),已成為高收入經濟體、小康社會。

「佛山靠市場及地方政府配合,獲得競爭力,」張燕生在他所寫的《中國未來:佛山模式》中說,「對其他城市改革與發展,有著獨特的借鑑意義。」(延伸閱讀:這座750萬人的城市,是中國14億人的未來

中國政府與大部份主流經濟學家都認為,市場化不夠、政府干預太多,是今天中國經濟問題的根源。2013年中共十八屆三中全會擬定「全面深化改革方案」作為未來經濟改革指導原則時,「讓市場在配置資源中起決定性的作用」、「轉變政府職能」,就被當作核心思想。

過去5年,中國政府的確陸續推出了許多擴大市場化政策,成立自由貿易試驗區,將市場投資准入改成負面表列。繼續推動簡政放權,要將政府的角色,從「計劃者」轉換成「監管者」。

中國經濟成長慢下來,台灣得利?

習近平在十九大報告中就強調,「中國開放的大門不會關閉,只會愈開愈大。」

「大陸開放政策邏輯,還是比較一致、具延續性,」時常參與經濟政策規劃討論的中國社科院經濟發展研究室主任徐奇淵認為,市場化與開放的大方向不會改變。

只不過,和過去強調加速、擴大市場化,習近平更強調「穩健」、提升「質量」,不要跑太快而跌跤。一言以蔽之,習時代的經濟大政方針,就是「減速換永續」。

「必須堅持質量第一、效益優先,以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主線,推動經濟發展質量變革……,」習近平在十九大報告中強調。

減速的第一個內涵,是要降低由舊發展模式拉動的經濟成長率,拚轉型。

短期內,供給側改革將是重心,嚴格執行去產能、去槓桿。「不再追求漂亮的成長數字,而是提高經濟的韌性,」中經院中國經濟研究所所長劉孟俊解釋。

2015年開始,中國政府已經鬆手讓經濟成長率放緩到7%以下。不論是中國國內或國際機構,都預測未來5年的成長率,會繼續逐年下降。國際貨幣基金最新的預測甚至認為,2022年的成長率會下降到6%以下。(見表)

(點圖放大)

最近一年,防範金融風險,更是最優先的工作,過去強調的人民幣國際化、匯率自由化、開放資本帳,腳步全都慢了下來,這是減速的第二個內涵。

徐奇淵解釋,因為全球經濟環境已不一樣,美國開始升息、資本市場波動加大、民粹主義抬頭,人民幣國際化、資本帳戶開放這些自由化政策,受到了衝擊。

所以,在今年7月由習近平親自主持的全國金融工作會議上,過去強調金融自由化的基調,已經轉變成風險防範、整頓監管體系。「未來幾年,金融體系的擴張,做大做強,已經不是重點,」徐奇淵說。

環保更是沒有妥協的餘地。中國工廠排污監測,正在全面科技化,排污只要一超標,政府馬上勒令關廠。過去送錢了事,現在因為嚴格的反腐,也沒用了。

嚴格的淘汰產能加環保法規,讓最近中國製造業界,流傳著一個應對客戶的玩笑話:「抬頭看看天空,如果你發現天空是清澈的藍色,對不起,你鐵定會拿到最貴的價格。如果你看到的是灰色的天空,恭喜你,你會拿到最好、最便宜的價格。」

台灣中鋼公司,最近就陰錯陽差地成為中國供給側改革和環保概念股,因為中國大量落後鋼廠被關停,產量減少,國際鋼價上揚,中鋼因此受惠。

另一個習近平經濟學和過去的不同,是更強調國有經濟的主導地位。換句話說,市場化要在黨與政府的掌控下進行。「中共說的市場化,不是真正的市場化,是有選擇性的,」劉孟俊直言,「對他們來說,市場化只是用來調節經濟的工具。」

習近平緊抱國企金雞母,將成隱憂

1980年代曾和王岐山並列「改革四君子」的維也納大學經濟學教授朱嘉明,曾在來台的演講中提到,在原物料、電信、金融、交通運輸等戰略性產業,佔有寡佔地位的國有企業,是中共掌控整個中國經濟的工具,同時也是政府與黨的金雞母。

從2013年的「全面深化改革方案」到十九大報告中,「毫不動搖鞏固和發展公有制經濟」、「推動國有資本做強、做優、做大」的文字,可以看出習近平並不打算要改變這個現狀。

這是許多中國自由派與市場派人士,對習近平感到失望,對中國經濟長期發展感到悲觀的地方。

「大家搞不清為何十八屆三中全會提的全面深化改革,到最後會變成這樣?」一位資深媒體人認為,黨的控制愈多,民間造富的活力會愈消退。長期來看,對中國經濟很不利。

習近平在過去5年,透過反腐,掃除了國有企業系統內和黨中央作對,不配合改革的利益集團。十九大後,將加大力度推動國企改革,引進民股投資,例如,最近阿里巴巴、百度、騰訊投資中國聯通。但目的只是要提升經營績效,政府與黨的手,不會放開。

他是企圖用市場化提升經濟發展效率與體質的同時,維持政府與黨的掌控。用共產黨的語言說,稱作「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

其實,中國改革開放與過去30幾年來的經濟發展,就像是市場無形的手和政府有形的手在比腕力,大部份時間市場佔上風,但有時政府的手伸得比較長。習近平時代,看來是政府與黨的手,會稍強一些。

隨著中國崛起,中共對這套「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制度,愈來愈有信心,愈來愈覺得中國不需要引進、「不能硬套外國制度」。

習近平上台後還多次強調,要對中國自己走的道路、制度、理論和文化有信心,所謂的「四個自信」。習近平甚至認為,這就是中國可以提供給其他發展中國家借鏡、採用的「中國方案」。

專研中共菁英政治的政大國際關係研究中心代理主任、政治學教授寇健文解釋,金融海嘯後,西方民主、資本主義市場經濟制度出問題,聲望跌到谷底,才讓中共信心大增,要樹立一套自己的中國價值。

這套制度,是不是真能讓習近平和中共,帶領中國跨越中等收入陷阱,達成「全面建成小康社會」、「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呢?

現在只能說,樂觀的人更樂觀,但悲觀的人,也更悲觀。(責任編輯:李郁欣)


什麼是中等收入陷阱?

是指一個國家的人均GDP達到了世界銀行所訂的中等收入水準(1萬至1.2萬美元)後,因為工資上漲、政府效能、貪污等各種結構性問題,讓舊成長動能消失後,新的沒有接上來,人均GDP無法突破、邁向高收入國家,例如巴西、南非、俄羅斯。中國2016年的人均GDP約8100美元,預測到2019年可突破1萬美元。很多中國經濟學家擔心,當前許多結構性問題如果沒有解決,中國有陷入中等收入陷阱的危險。

● 更多內容,請見天下雜誌 634期《【紅利與挑戰》>>

photo

【延伸閱讀】

後十九大新局勢Ⅰ:集權強人習近平,將把中國帶向何方?

滿足人民的空虛心靈 習時代的宗教戰略

這座750萬人的城市,是中國14億人的未來

習近平抛出「國民待遇」,能收服台灣「天然獨」?

集權習近平,會成為「毛主席第二」?

深度專題/中共十九大全解析:強人集權習近平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全站通行 83折優惠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