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這座750萬人的城市,是中國14億人的未來

精華簡文

這座750萬人的城市,是中國14億人的未來

佛山從1980年代開始發展,曾蓋滿陶瓷、紡織、金屬加工的工廠,5年來實驗「習思想」,拆了高污染行業,蓋起了新大樓、新工廠,工廠少了、GDP照樣成長,人均收入超越上海、北京。 圖片來源:劉國泰

瀏覽數

9965

這座750萬人的城市,是中國14億人的未來

天下雜誌634期

一本《中國未來:佛山模式》,讓佛山正式浮出檯面,成為彰顯習近平經濟思想的試驗地。它是黃飛鴻、葉問的故鄉,昔日靠著高污染陶瓷業致富,今天如何能成為隱形冠軍的聚落?

中共十九大在北京召開,位於廣東的佛山市正進行一輪翻天覆地的轉變。

高污染的工廠被拆除了,嶄新的工業設計城誕生了;佛山企業還收購了德國機器人龍頭企業庫卡(KUKA),引進大量自動化機器人;工匠精神成了佛山流行語,中國工業設計與隱形冠軍之都正在成形。

佛山有多重要?中國歷屆領導人從鄧小平、江澤民、胡錦濤到習近平,他們每次南巡都必到佛山。

這一次,佛山依然躍上舞台。

7月,中共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為了十九大製作紀錄片《將改革進行到底》,闡述習近平的「習思想」。其中,第二集就是以佛山市為例的經濟轉型專輯報導。

無獨有偶,今年出刊、由國家發改委學術委員會秘書長張燕生、香港大學中國與全球發展研究所副所長蕭耿共同著作的書,更直接以《中國未來:佛山模式》為書名。

佛山市人口才750萬人,但GDP卻很強,達到8600億人民幣(約4兆台幣),排全中國第十五,人均GDP超越北京、上海。

在胡潤百富榜上(連續五年財富在20億人民幣以上),佛山共有39位入榜,人數排在全中國排名第八名。

佛山模式第一招/異常大膽,國有企業改民營

10月,《人民日報》發布2017年中國中小城市科學發展指數研究成果,佛山的順德區和南海區,繼續蟬聯中國市轄區綜合實力百強一、二名(全國科學發展百強區),剩下的佛山市3個區均進入前五十名。

佛山市青年台商會會長劉偉立說,「別人都以為佛山是搞功夫的,出了葉問、黃飛鴻,是鄉下的地方,其實佛山經濟是又富又強。」

現任全國台企聯會長王屏生,1989年到佛山投資設廠,見證了佛山的經濟發展,王屏生的錫山集團更在佛山發展成全球戶外家具的隱形冠軍。

王屏生說,很多人都以為,1992年鄧小平南巡只到深圳,其實鄧小平也到了佛山順德區,當時鄧小平還做了重要的宣示,「順德的思想要更解放一點、膽子要更大一點、腳步要更快一點。」

抓住了鄧小平的話,佛山順德人喊出了「敢為天下先」的口號,做了很大膽的嘗試,把屬於政府國有的鄉鎮企業民營化,最知名的個案就是中國小家電龍頭美的集團。

王屏生回憶,當年剛到佛山時,美的僅一牆之隔,還只是小小家電廠,但「美的靠體制改革,國有轉民營,再加上當地人勤奮追住市場機會,今天已不可同日而語,」王屏生說。

其實國有改民營在中國並不稀奇,佛山為何能成功?

全中國台商領袖台企聯會長王屏生,就是從佛山起家,旗下的錫山家具專門走設計接單、工序複雜、材料耐日曬雨淋的高單價家具。(劉國泰攝)

佛山模式第二招/按規矩來,路才走得長

以台商最多的東莞來比較,東莞求速成,佛山講細火慢熬。

本身工廠也分布在中國各大城市的王屏生,點出了佛山的奧妙之處,「佛山比較法治,走長線拉動,例如,按規範買土地才能開工廠,並鼓勵本地企業發展,一起建設自己的家;東莞求速度,土地可以不買,租了廠房就開工,一起跑就飛快。但當各種鼓勵出口的優惠條件消失了,工廠無法生存就走了,今天東莞GDP已不如佛山。」

佛山模式第三招/一鎮一特色,講求匠心精神

走進佛山南海區,是一個是跟佛山順德區截然不同的地方。

佛山南海區青年台商會會長梁松儀說,「順德靠大企業,南海靠龐大中小企業群,創造當地的龐大產值,並發展一鎮一特色。例如,整個鎮做陶瓷、紡織品、金屬製造、汽車配件等,以聚落優勢養出各式隱形冠軍,像是南海生產的各式救援車,都是全中國、全球第一。」

隱形冠軍低調,但實力堅強。經常服務佛山富豪和企業家的佛山岳庭空間設計總監陳少廷說,「佛山人看底子不看表面,設計要求精、產品要做好,講匠心精神。」

再往佛山禪城區的商業區走,沿路經過舊的鋼鐵、家具、陶瓷生產聚落都被遷走了,佛山政府嚴格執行「騰籠換鳥」。

佛山模式第四招/騰籠換鳥,汰弱不留情面

佛山莉葳珠寶董事長鐘莉葳說,「佛山因陶瓷致富,卻也敢淘汰陶瓷業,都被移轉到佛山偏遠郊區,」過去幾年來,佛山關了幾百家的陶瓷業,剩下62個重點陶瓷企業。

什麼是佛山的騰籠換鳥?首先就是改善環保設施。

梁松儀說,「我們的工廠有電鍍、粉末塗裝,是被管制的行業,特別是大陸這些年環保監測技術升級了,排污口、排氣口改成監測鏡頭、感測器,用高科技監控,更精準且更嚴格。」

監管更嚴是為了去蕪存菁。梁松儀說,「主要是針對沒有工廠執照(電鍍、塗裝)、沒有通過環評取得排污許可的、達不到標準的都會被淘汰,合格的則不受影響。」

台商二代站在佛山古蹟南風古灶前,佛山與他們正嘗試轉型成以設計帶製造、智慧生產的產業模式。(劉國泰攝)

佛山模式第五招/設計生產、智慧製造拉高身價

佛山騰籠換鳥的重點,是走向智慧製造。劉偉立說,以前佛山不鼓勵機械行業,現在卻成了寶,鼓勵朝人工智慧發展,所以他們的工廠發展出手機遙控、用人工視覺檢查拉鍊品質的自動化機械設備。

在佛山還有一個行業受到鼓勵——設計業。2012年,習近平一當上了國家主席、總書記,走鄧小平南巡視察的老路,來到了佛山廣東工業設計城,習近平當時說,「希望佛山成為設計城,佛山製造變成佛山設計,並希望下次再來佛山的時候,廣東工業設計城有8000個設計師。」

佛山要的不是廉價製造,而是走設計風格、提高單價,王屏生就是這樣的模式,培養大量設計師,每年推出200、300個款式給客戶挑選,選中了再生產,還有專賣制度,為客戶推出專享設計,選上了就不會再賣別人同一設計。因此一套餐桌組不便宜,要2000美元(約6萬台幣),扭轉過去中國製造是便宜貨的形象。

騰籠換鳥的核心價值就是,無法升級就打掉重練。佛山太鼎置業董事長林炳煌就關掉了佛山的紡織化纖廠,投入第三級產業,從事服務業。

林炳煌本來是遠東紡織的高階主管,2000年離職創業,在佛山收購紡織化纖廠後一帆風順,但當佛山開始「騰籠換鳥」,人工成本高漲,讓化纖廠面臨生存問題。林炳煌說,「下定決心重新開始,將紡纖廠集中到江蘇,以規模經濟維持競爭力,佛山廠則就地轉往第三級產業發展,蓋起購物廣場、公寓大樓。」

敢捨棄昔日致富的高污染陶瓷業,變身隱形冠軍聚落,再加上大量的工業設計、機器人,成為設計與智慧製造,達到提高價值、拉高人均收入的目的——在擅長塑造樣板的中國,佛山是實踐「習思想」的試驗基地,也是未來中國經濟發展的新模式。(責任編輯:李郁欣)

● 更多內容,請見天下雜誌 634期《【紅利與挑戰》>>

photo

【延伸閱讀】

後十九大新局勢Ⅰ:集權強人習近平,將把中國帶向何方?

後十九大新局勢Ⅱ:中國成長踩剎車,台灣的紅利與挑戰?

滿足人民的空虛心靈 習時代的宗教戰略

習近平抛出「國民待遇」,能收服台灣「天然獨」?

集權習近平,會成為「毛主席第二」?

深度專題/中共十九大全解析:強人集權習近平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全站通行 83折優惠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