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庫克:如果我是總統,我會壟斷全世界的人才

精華簡文

庫克:如果我是總統,我會壟斷全世界的人才

圖片來源:GettyImages提供

瀏覽數

9302

庫克:如果我是總統,我會壟斷全世界的人才

天下雜誌634期

川普鐵了心要驅逐美國移民,蘋果執行長庫克再度砲轟川普移民政策,他呼籲,DACA的問題攸關美國的價值觀,「我會讓每個聰明的人,都移民到我的國家來。」

今年9月,美國《Fortune》雜誌2017年「50家改變世界的企業」榜單出爐,全球市值最高、最賺錢的蘋果公司首度入榜。

「蘋果的核心理念就是要改變世界,」執行長庫克毫不猶豫指出,「最主要的方式,是透過我們的產品。」

手機、電腦和其他電子產品銷量接近10億,蘋果的影響力確實遠超過許多其他公司。庫克認為,因為成功,更有責任要回饋,協助解決棘手的社會難題。

從婚姻平權到環境永續,上任6年的庫克,帶領蘋果在不少社會議題上發聲,今年更挺身捍衛移民權利。

當川普宣布推翻歐巴馬任內的DACA計劃(暫緩遣返童年入境的非法移民,又稱「追夢者」),他立刻在推特發文:「我的蘋果員工裡,有250個人是追夢者。我跟他們站在一起。他們值得我們平等以待,並且本著美國價值來解決問題。」以下是他接受《Fortune》專訪,及在彭博全球商業論壇座談重點整理:

我始終認為,做人應該有價值觀。企業是一群人的組合,所以,每家企業也應該有價值觀。作為CEO,我認為企業領導人的主要職責之一,就是決定自己公司的價值觀是什麼,並依據這些原則來領導。

同時,我也認同甘迺迪總統說過的,來自聖經的一句話,「上天給你的愈多,加諸在你身上的期望也就愈高。」

蘋果公司經營有成,我們覺得有責任要回饋,去協助解決某些棘手的社會難題。我們試著深入了解,政府正在處理什麼問題、哪些問題對社會最重要,然後再思考我們自己有什麼能力。有些問題我們無能為力,幫不上忙。但還有些問題,我們可以跟政府攜手合作,或者乾脆自己去做。

用10億個蘋果產品改變世界

蘋果公司的核心理念,就是想要改變世界。而我認為,蘋果已經用很多種方式,改變了這個世界。

最主要的方式,是透過我們的產品。這些產品能夠幫助用戶,做出他們過去無法做到的事情,使他們能夠創造、學習、玩耍或做其他很厲害的事情。

我們也透過蘋果公司的經營管理方式來改變世界,包括:從產品的設計和開發,到使用的材料,我們一直致力於保護環境,確保不留下碳足跡。

在製造方面,我們向來注重再生能源的使用;每當建立一個資料中心的時候,總是確保它100%使用可再生能源。

我們支持人權,並且深信,教育是促進平等的絕佳途徑。所以我們竭力提倡教育的重要性。目前,我們的重心是推動程式編寫(coding)教育,因為不管你是否有科技背景,程式編寫都將成為世界上每個人的第二種語言。

賈伯斯生前對教育市場一直很感興趣,他非常熱衷於學習,了解終身學習的價值。而且他覺得傳統的教育方式沒什麼效果。

在他看來,現代教育的一大關鍵,就是數位教室。所以他很早就推動蘋果設備進入課堂,最初是麥金塔電腦,然後是iPad,他看到了iPad的潛力,希望所有的孩子都用iPad取代課本,因為他看到許多小孩背著沉重的書本走在街上,其中一個僅有50磅重的小孩,竟然背了五十磅的書!

寫程式,讓你躋身中產階級

如今,我們正在將教育推向下一步:每個人都應該學習程式編寫。在過去,製造業是通往中產階級的鑰匙,而未來,程式編寫將成為讓人走向中產階級的那支新鑰匙。

程式編寫已經成為所有行業最基本的技術。不管你是科技業、零售業還是汽車製造業,都需要這門技術。問題是,當前全世界都非常缺乏會寫程式的人才。

我們也發現,寫程式被認為只有會玩電腦的學生才學得來。於是我們創造了一種名叫Swift的全新程式語言,簡單易用,每個人都可以學習。去年,蘋果推出了一套給小學生學習的程式設計課程Swift Playgrounds,大受歡迎,所以後來又針對整個K-12階段(幼稚園到高中)的學生,開發更完整的課程,就叫做「人人都能寫程式」(Everyone Can Code)。這些課程都是免費的,世界各地的任何人只要想學習,都可以下載。

我們將永遠致力於改善這個世界。這是我們在70年代創立蘋果公司的動機,直到今天,改變世界仍然是我們的驅動力。我們要做的是正確的事,而不是容易的事。雖然我們所做的很多事都不容易,一路走來,遭遇過不少挫折,但我們始終希望做正確的事。

做正確的事,而不是容易的事

我認為,沉默就是一種贊同。如果你看到不對的事發生,卻依然保持沉默,就等於你贊同它發生。這對你的公司、你的客戶、你的國家或你有業務運作的每個地區來說,都是不能接受的。

但我必須說,我現在比以前更加樂觀,真的,儘管有時候會感到失望,但總的來說,我認為我們現在面對著一個難得的機會,因為世界各地的人類從來不曾像今天這樣,有能力攜手合作,解決共同的問題。

(針對移民問題)我們正非常努力地跟政府交涉中。移民,是當前美國最重大的議題之一,因為它涉及了美國的價值觀,應該要自問:我們有沒有人性?我們是否依據道德行事?

為蘋果工作的這些人,很多都是兩歲就來到美國。移民到這個國家並不是他們決定的,但他們來了,且從此以後只認得這個國家,這裡就是他們的家,他們熱愛的是美國。跟他們交談的時候,我真的希望,每個美國人都像他們那樣地熱愛這個國家。

他們有正當職業,規規矩矩繳稅,而且是移民社群裡的支柱。他們都是非常優秀的人。所以對我而言,現在的狀況,就像是有人突然上門說,「麥克,我們發現你其實不是真正的美國公民,你必須離開…,」這是不能接受的,這不是身為美國人的我們會做的事情。

讓我感到震驚的是,竟然還有人認真討論起要不要遣返這些人的問題。因為,這是一件是非對錯再清楚不過的事情,它不是政治議題,至少我從來不這麼認為,而是很基本的人類尊嚴和尊重,就是這麼簡單又直接。

從更廣泛的角度來看移民問題,如果我現在是國家領導人,我的目標將是壟斷全世界的人才;我會讓每個聰明的人都移民到我的國家來。

因為聰明的人會創造就業,有了大量就業,才能創造一個優良的整體環境、一個充滿機會的國度、一個只要肯努力工作,人人都能夠出頭天的地方。你要有這些理想來激勵人心,讓人產生目的感。所以如果是我,我一定會想出一套非常積極的計劃,不是只讓少數人進入美國而已,我會向全世界大舉招募。

我們都是移民的後裔

上個星期天,我去了一趟紐約埃利斯島,因為我想親自去感受,早年移民們來到這個國家的感覺。

如果你曾經去過那裡,坐在入境審核大廳裡,那幾排從1900年代早期就擺放至今的長椅上,你或許會感受到,當年坐在這個大廳裡的人們,他們的焦慮和希望。

我想,這就是我們開始的地方,也許有些人不是從埃利斯島開始,例如我的家族是從維吉尼亞州入境的,但我們都是從某個地方開始,我們都是當年來到美國的移民後裔。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全站通行 83折優惠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