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白人鄕巴佬,如何變成川普支持者?

精華簡文

白人鄕巴佬,如何變成川普支持者?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瀏覽數

1117

白人鄕巴佬,如何變成川普支持者?

天下雜誌633期

到底誰在支持川普?為什麼支持他?這是所有美國人,乃至於全世界人都想知道,但至今還沒有完全解開的謎題。

畢業自美國名校耶魯大學法學院,在矽谷傳奇創業家、PayPal創辦人提爾(Peter Thiel)的創投公司擔任董事的凡斯(J.D. Vance),在他的著作《絕望者之歌》中,回答了這個問題。

看似人生勝利組的凡斯,其實出生、成長於俄亥俄州南部貧窮小鎮的白人藍領家庭。這個位在所謂「鐵鏽帶」地區的小鎮居民,就是美國人所稱的「hillbilly」——貧窮沒水準的白人鄉巴佬。

凡斯透過他破碎、充滿暴力的家庭,以及自己成長的故事,描繪經濟蕭條對工人階級帶來的沉痛打擊和他們的心理圖像,讓大家看見長期被美國政治菁英忽略、被社會遠拋在後、難以翻身的族群。

本書英文原版在2016年6月出版後,登上了《紐約時報》暢銷書榜第一名,被譽為「理解川普現象的最重要六本書之一」,《經濟學人》稱此書是當年有關美國最重要的一本書。

以下是內容摘要:

這本書是我的真實人生故事,我想讓大家知道,什麼樣的人會對自身絕望、窮人到底經歷了什麼,以及精神及物質上的貧窮,可以如何影響孩子。

我想讓大家明白,我的家族究竟經歷了什麼樣的「美國夢」,我也想讓大家知道,我最近認清的一件事:即便像我們這些有幸實踐美國夢的人,你以為早已逃離的陰影也從未真正消失。

我的故事還蘊藏一個重要的族群議題。我雖是白人,但完全不把自己當作東北部那些「盎格魯撒克遜新教徒」的一份子。我屬於數百萬蘇格蘭-愛爾蘭裔的勞工階級,而且是拿不到大學文憑的那一群。

我們悲觀到令你難以想像!

對這些傢伙而言,貧窮是傳統,祖先是南方奴隸經濟體系中的臨時工,之後成為佃農,再成為煤礦工,近年又成為工廠黑手和磨坊工人。美國人稱他們為鄉巴佬(hillbilly)、白人垃圾(white trash),但我稱他們為鄰居、朋友及家人。

18世紀,當第一批蘇格蘭-愛爾蘭移民來到美國,就深受阿帕拉契山脈的吸引。這個區域從南部阿拉巴馬州延伸到喬治亞州,再往北到俄亥俄州及紐約州部份地區,我的家族來自東肯塔基州的山區。

大阿帕拉契山區的政治傾向,從民主黨轉為共和黨,重新定義了尼克森總統以降的美國政治景觀。同樣也是在此地,白人工人階級的命運,似乎最為慘淡,社會流動力低落、貧窮、離婚、藥物上癮……,我家簡直就是這類慘劇的生產公司。

我們是一群悲觀至極的傢伙,不但比許多窮到令人難以想像的拉丁美洲移民更悲觀,甚至也比物質條件落後更多的美國黑人悲觀——這其中一定有哪裡出了問題。

後來我逐漸意識到,這種有關社會底層經濟困境的分析,實在不夠完備。經濟學家們擔心中西部工業中心的沒落,以及白人工人階級賴以生存的產業的瓦解。他們談的是製造業外移,談的是沒有大學學歷的中產階級更難找到工作。

但本書談的是其他議題:當製造經濟南移,真實世界中無依無靠的人,後來究竟怎麼了?以及人們在生活走投無路時,荒腔走板的反應。本書談的是一種無法挽救、持續導致生活環境惡劣的文化。

過去幾年來,許多傑出學者的研究發現,社會向上流動從1970年代開始下降後,始終沒有重新上揚,另有部份地區情況更為嚴重,就是大阿帕拉契山區和鐵鏽地帶!也就是說,我人生到目前為止所目睹的現象,其實出現在全美各地。

但我並非要說服你相信一個已經有相關研究報告的問題,而是要訴說一個真實故事:當這個問題從你一出生就緊緊鎖在你喉嚨上,讓你幾乎窒息,是什麼感覺。

本書不只是私人傳記,還是家族紀錄,透過阿帕拉契山區一群鄉巴佬的觀點,去看所謂就業機會與向上流動的歷史流變。

兩個世代之前,我窮到脫褲的外祖父母陷入愛河,婚後往北遷徙,希望遠離駭人的貧窮處境,而他們的外孫(就是我)最近剛從世界頂尖學府畢業。這就是最簡略的故事大綱。欲知詳情,請往後閱讀。 ■

絕望者之歌:一個美國白人家族的悲劇與重生(Hillbilly Elegy: A Memoir of a Family and Culture in Crisis)

作者:傑德.凡斯(J.D. Vance)

譯者:葉佳怡

出版社:八旗文化

出版日期:2017年9月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訂閱全閱讀,全站通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