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走過群聯案 潘健成:殺不死我的,必使我更堅強

精華簡文

走過群聯案 潘健成:殺不死我的,必使我更堅強

圖片來源:黃明堂

瀏覽數

13635

走過群聯案 潘健成:殺不死我的,必使我更堅強

天下雜誌633期

群聯假帳案過去一年了,當初沒能說的、檯面上看不見的,潘健成如今緩緩道出,為什麼未公開公司相關帳務。

回憶起過去一年間的「劫難」,今年43歲,仍是一張黝黑娃娃臉的群聯電子董事長潘健成,深深的嘆口氣說:「灰頭土臉。」

他是馬來西亞華僑,高中畢業來台留學,便一直留在異鄉打拚。至今仍拿馬來西亞護照的他,被譽為近20年,台灣電子業最傑出的創業家。在故鄉馬來西亞,也以「隨身碟之父」聞名。

現在處於業績高檔的群聯,目前也是台灣IC設計業股王。7月間甚至一度創下433元的近10年新高。

但潘健成在去年,遭遇生平最大的挫折。2016年8月5日,檢調大舉進入群聯辦公室、簽證會計師事務所搜索,並帶走潘健成偵訊。他在20小時的審訊當中,坦承檢察官的指控,成立三家可實質控制公司,共計13億台幣與群聯的關係交易沒在財報揭露。

也就是說,這位熱心公益的半導體業模範生,涉嫌違反證交法的財報不實罪,可處3年以上、10年以下的有期徒刑。

潘健成在隨後召開的記者會,承認自己「踩到紅線」,但以生命擔保,未掏空公司,未圖利個人,一切都為了公司。

回到公司,他繼續為了「救火」疲於奔命,拜訪客戶、向供應商解釋。然而,競爭者卻趁機散播謠言、落井下石。

群聯案後的人生

潘健成對《天下》秀出一段臉書截圖,群聯主要競爭者的高階主管的帳號,留言「作帳是為了佈局長期發展?這過程沒有任何人獲利?真是笑死人,真的是臉皮厚……。」

無巧不成書,群聯被搜索的3天後,正好是快閃記憶體業一年一度的盛會。這個在美國加州舉辦的快閃記憶體高峰會,是東芝、三星等業界要角齊聚的重要場合。潘健成被限制出境,去不了。結果,競爭對手在美國會場告訴所有同業:「潘健成完蛋了」、「鐵定坐牢」。

類似的傳言,也在科技圈繪聲繪影的傳播。

各方壓力接踵而來。潘健成只淡淡地說一句,「那個時候,酒喝得比較多。」

案發當時,整個8月,群聯股價跌了24%,蒸發了100多億元市值。但大客戶、供應商義氣相挺之下,群聯2016年第四季稅前淨利高達16.97億元,創下單季獲利歷史新高。

而在今年更亮眼的業績帶動下,群聯股價不但大幅回漲,更一度創下歷史新高,讓潘健成出了一口怨氣。

官司部份,也有了超乎預期的發展。今年8月底,新竹地檢署偵查終結,給予潘健成不起訴暨緩起訴處分。

根據竹檢的新聞稿,承辦檢察官張瑞玲雖認定潘健成的財報不實罪成立,但查證到他沒有從中牟求不法個人利益,而且積極配合偵查。因此給予緩起訴處分──意思是說,如果高檢署也認定不用再議的話,潘健成就從此免除漫長的司法審查程序,但是「死罪可免,活罪難逃」,他還是得支付一億一千萬元的高額罰金,讓他肉痛得哇哇叫。

為何要做假帳?

話說回來,潘健成當初為何干冒違法風險,要將這些複雜的關係公司交易,隱匿在財報之外呢?

他坦白說,就是為了幫公司「存一筆財報上看不到的錢」。「當初不這麼做,群聯電子也不會有今天,」他強調。

面對突如其來的事業打擊,這不是第一次,潘健成在挫敗時沒有意志消沉,反而像打不死的戰士持續奮戰,在最糟糕的狀況反而儲備人才。

在記憶體界這個武林,他是旗幟鮮明的「快意恩仇」。

當年,潘健成與幾個交大同學創立群聯不久,就被老東家慧榮科技控告侵權、背信,公司絕大多數資金都被假扣押。

當時才28歲的潘健成,第一次被對手約到飯店談判時,當場被嚇壞,還拿出提款卡說:「戶頭裡有20幾萬元,你拿去吧。」但對方根本不屑一顧。

結果是大股東東芝雪中送炭,慷慨金援,還增持股份當靠山,群聯才因此度過難關。

對於大恩人東芝,潘健成永遠只有一句話,「沒有東芝,就沒有群聯。」對於恩人的要求幾乎百依百順,卻也險些因此覆滅。

那是在金融海嘯前夕的2007年底,潘健成感覺快閃記憶體價格要大崩潰,要屬下不要進貨。但是東芝卻在那時拜託群聯幫忙「吃貨」。他也只能硬著頭皮答應。

結果半年之間,群聯庫存從10億大增到50億元。現金水位驟減,財務迅速亮起紅燈。潘健成只能告訴東芝,群聯再「幫」下去,必死無疑,得到東芝的諒解之後,潘健立即下令出清庫存。運氣很好,群聯在雷曼兄弟宣布倒閉之前,低價清完庫存的記憶體,逃過之後的恐慌式崩盤。(延伸閱讀:潘健成為何有把握在東芝半導體競標中勝出?

出身馬來西亞農家的群聯董事長潘健成,走到公司的有機農園如魚得水,迅速動手採起辣椒來。(黃明堂攝)

「一切是為了留才」

儘管如此,隨著金融海嘯爆發,公司股價照樣從高點的700多元,一路狂瀉到36元。他在書中回憶,當時公司士氣極為低迷,員工吃飯都在討論公司會不會出事。「我最怕的其實不是公司賠錢,而是流失員工,如果員工沒有信心而離職,這家公司大概就要關門了。」

因為,記憶體行情高度波動的特質,讓群聯等模組廠,在淡季得擔起幫上游記憶體廠「吃貨」的任務。而東芝等記憶體廠,會在旺季來到時,「返利」給群聯回報。結果,是群聯的業績與股價更容易大起大落。

而潘健成最在意的是,業績谷底時,如何留住研發人才。例如,在2011年,記憶體行業處於低迷,幾個研發大將跳槽到當時如日中天的聯發科,讓他雖憤怒卻又無可奈何,「因為我們沒有籌碼,」潘健成回憶。

他暗暗下了決定,「以後東芝有機會讓我賺錢,我要存一點起來。」

他表示,這個「小金庫」對於群聯營運極有助益。例如,群聯近幾年業績大躍進的關鍵,是跟上雲端運算,產品主力從隨身碟轉向大量用在手機的eMMC控制晶片,以及用在雲端伺服器的固態硬碟(SSD)。

但能做出這類產品的研發團隊,在市場極為搶手。群聯要能兼顧財報數字,又能以有具備市場競爭力的待遇,挖到關鍵人才,「小金庫」的重要性就凸顯出來,「就有一筆籌碼可以用,」他說。

很多人很訝異,潘健成在群聯持股不到四%,與其他創業團隊成員,其實相差不多。但他為公司勞心勞力,無人能比,更險些惹上牢獄之災。

就像尼采的名言:「凡殺不死我的,必使我更堅強。」 (責任編輯:王珉瑄)

延伸閱讀:

隱匿關係人交易 潘健成:我錯了 群聯為何踩紅線

模範生創業家 群聯潘健成假帳疑雲大解密

● 更多內容,請見天下雜誌 633期《擁抱人生B選項》>>

photo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訂閱全閱讀,全站通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