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別逼自己正向思考!」他這樣陪伴桑德伯格走過喪夫之痛......

精華簡文

「別逼自己正向思考!」他這樣陪伴桑德伯格走過喪夫之痛......

圖片來源:GettyImages提供

瀏覽數

6612

「別逼自己正向思考!」他這樣陪伴桑德伯格走過喪夫之痛......

天下雜誌633期

「當可怕的事發生,有個重要關鍵是,不要試著馬上改變你的情緒,你要接受負面情緒,承認傷痛、承認壓力,」華頓商學院心理學教授格蘭特,是陪伴桑德伯格面對人生最大挫折的至交好友,兩人更因此決定合寫面對挫折的《擁抱B選項》。桑德伯格形容格蘭特是「以知識為根據的樂觀主義者」,在《天下》專訪中,格蘭特進一步闡述如何在經歷挫折後跨出第一步。

《擁抱B選項》(Option B)一書今年上半年在美國一出版就廣受矚目,除了因為作者之一、臉書營運長雪柔.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的高人氣與真誠分享,另一位作者、美國賓州大學華頓商學院教授亞當.格蘭特(Adam Grant),其實也在管理學界大名鼎鼎。

作為一位心理學家,格蘭特專精於激勵、正向心理學,致力於幫助人們找到熱情與意義,不到30歲就成為華頓商學院最年輕終身聘教授。

今年36歲的他,深受學生喜愛,不但名列全球25位最具影響力的管理學思想家,也是全球四十40位40歲以下最佳商學院教授。除了《擁抱B選項》,他也著有《給予》(Give and Take)和《反叛,改變世界的力量》(Originals:How Non-Conformists Move the World)。

格蘭特是那種會在上課第一天,就把自己手機號碼寫在黑板上的老師,他跟學生說,將來不管遇到什麼事,如果有需要,可以在任何時間打給他。

桑德伯格和格蘭特是至交好友,她形容格蘭特是「以知識為根據的樂觀主義者」,總能提供大量建議,讓人們克服懷疑與恐懼,在最意想不到的地方找到盟友。

格蘭特非常忙碌,要採訪他得先上網預約,和全球媒體、他的學生們搶時間。以下是格蘭特的越洋專訪摘要:

問:你希望《擁抱B選項》對人們產生什麼影響?

答:我和雪柔決定寫這本書,是在她失去丈夫之後,我們花了很多時間討論,如何打造一個能幫助人們建立韌性的環境。

書出版後,很多讀者希望我們做更多的分享,他們說書裡的某些章節正是他們面對的景況,或是讓他們知道如何幫助失去摯愛、生病或失業的親人、朋友、同事。

這不只是一本關於建立韌性的書,也是一本幫助他人的書,這是讓我們很開心的地方。

正在面臨逆境的人,通常很難說出自己到底在經歷什麼,但我們都會想當一個能在關鍵時刻助人的角色。我們很驚訝,原來這本書也會讓一個20年來從不談論過往悲劇的家庭成員,打開心房,願意舊事重提,這是很神奇的事。

從關心給予者變接受者

問:就你觀察,桑德伯格在寫書的過程中有什麼轉變?

答:她的確有些轉變,一個是她變得比較能自在地說出正面臨的困境與挑戰。她經常會給自己壓力、告訴旁人她沒問題。我可以說,她過去在很多人際關係中,向來扮演給予者(giver)的角色,她總是幫助別人、給人建議或是幫人找資源。

但現在的這個狀況,應該是她要能自在地接受別人的幫忙,而她也的確改變了。她學著接受幫忙、承認有時候自己很不OK,學著明白可以讓愛她的人知道她真實的心情,她可以讓旁人有機會當一個好朋友、好同事。

另一個我認為的轉變,是她如果不能重新找到喜悅(joy),她就不可能寫出這本書。

她曾經認為她永遠不可能再真正感到喜悅,我告訴她:「妳錯了,妳可以,妳一定可以。」她問我:「你怎麼知道?我不相信你。」我試著告訴她心理學和各種研究上的案例。當她開始寫書,她也開始寫下每一天的喜悅時刻(the moments of joy everyday),她發現這種小小快樂其實也有不少。她知道她必須認真去做這件事,因為她希望快樂能重回她的人生。

其實這些都是她的努力,它不會自然發生,你得要認真去實行,而雪柔是個珍惜人生的人。

問:那你自己有什麼轉變?

答:對我而言,我以前從不覺得喜悅(joy)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它大約是有也不錯(nice to have)、可添加樂趣之類的。

但我現在明白,喜悅時刻不但能累積成快樂,也是重要人生體驗。你要讓人生有盼望,或是對人生依然能感到興奮,你才會覺得人生是值得的,才有韌性面對各種逆境。

此外,我也從未如此清楚發現,我們能夠為了別人而更有韌性。像雪柔,她的堅毅來自她希望能幫助她的孩子度過失去父親的創傷,她知道她必須堅強。韌性其實經常來自於我們在意、關心他人。

問:你是研究正向心理學的,我們可以如何把正向心理帶給那些遭逢逆境的人?

答:當真正可怕的事情發生,人們很容易認為這會是永久性的,壞事永遠不可能消失。

脫離當下,遙想未來的自己

想要改變這樣的想法,有一個有效的方法是運用心靈時間旅行(mental time travel),去想像未來的自己和過去的自己。

當你想到過去的自己,你可以回想曾經面臨的困境,你在3年前、5年前是如何面對?那時的你也一定以為過不去了,但其實你還是走過來了。

你也可以想像20年後的自己,那時的自己,會跟現在的自己說什麼?或許很難有答案,但至少可以讓你有一個不同的視角和不同的理解。

問:那如果逆境是人生第一次發生,或是像失去摯愛那樣的重大傷痛?

答:你可以去找有類似經驗的人談一談,很多研究顯示,失去摯愛的打擊會讓人感到孤立,如果和有類似經驗的人在一起,可以讓人覺得被支持、有連結。

每個人的痛苦都不一樣,有些人後來不會變得更快樂,但會變得更堅強。我們無法改變發生了什麼,但我們可以選擇如何面對、處理。

問:你看過去年奧斯卡最佳原創劇本電影《海邊的曼徹斯特》嗎?男主角一直無法走出因自己的過失而失去三個孩子的傷痛。我們該如何面對一直沉浸在哀傷裡的人?我們要一直維持正向心理嗎?

答:不,不,當然不是。我還沒看過這部電影,但當可怕的事情發生,有一個很重要的關鍵是,不要試著馬上去改變你的情緒,你要接受負面情緒,承認逆境、承認傷痛、承認壓力。

當你可以辨別各種情緒,它也可以幫助你更加了解自己,而且可能可以更快度過艱難的時刻。

每個人需要的復原時間不一樣,其實東方的狀況通常比西方好很多。在美國,總會有非常多的壓力要你「正向思考」。正向思考、要快點快樂或許會有幫助,但其實也可能很傷人,因為這樣的氛圍會讓人隱藏真實的情緒,以至於人們無法好好處理他們的傷口。(責任編輯:王珉瑄)

 

● 更多內容,請見天下雜誌 633期《擁抱人生B選項》>>

photo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全站通行 83折優惠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