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史上最大減稅:給平民小確幸,給富人大紅包?

精華簡文

史上最大減稅:給平民小確幸,給富人大紅包?

中央研究院院士王平(左),財政部次長吳自心(右) 圖片來源:黃明堂

瀏覽數

5327

史上最大減稅:給平民小確幸,給富人大紅包?

天下雜誌633期

日前,行政院敲定稅改方案,號稱「有濟無劫」、全民減稅有感的改革,卻有中研院學者指出,此舉是創造了有錢人避稅的機會,扭曲稅負制度。新法上路,到底利弊為何?且看正反兩方說法。

10月5日,行政院發言人徐國勇喜孜孜地宣布,行政院長賴清德已經與立法院三長及民進黨黨團達成共識,將聯手推動稅改方案乙案,未來,大戶股利所得將採取分離課稅,由綜合所得稅最高稅率40%,變成單一稅率26%(見表一)。

「大家認為,這次稅改是『有濟無劫、合理分配、全民受惠』,」他強調,因為加稅的是企業,減稅的是全民,所以有濟無劫。

「全民獲利的都是蠅頭小利,股票大戶卻省大錢,這根本是障眼法,」中研院院士王平與中研院秘書長彭信坤罕見重批,「這次的稅改,創造了有錢人避稅的機會,這是非常不公平的做法,又欺瞞了老百姓,非常糟糕。」

王平、彭信坤是2014年中研院賦稅改革建議書的召集人與執行秘書。在白皮書中,他們倡議:提高企業營利事務所得稅、廢除兩稅合一等,都包含在這次稅改方案中。王平憂心忡忡,這次稅改獨厚股利所得者,將造成影響深遠的制度扭曲。

「我問你,憑什麼領薪水的人,就要比領股利的人多繳14%的稅;憑什麼存銀行的利息就得繳40%,買股票只要繳26%?」王平質問。

一般老百姓省5000

根據財政部提供的數字估算,提高各類扣除額,共有超過500萬戶得利,換算下來每戶可省稅約5000元。

但台灣最富有的前10%家戶股利所得是其餘90%家戶的17.7倍。「所以到底是誰得利,這是很簡單的推理,」王平說,1000萬股利,新制可以省下140萬。

根據全球頂尖所得分配資料庫(WTID)的計算,台灣最有錢的0.01%家戶,股息收入佔其總收入90.96%。(見表二)

大股東總稅率少了近9%

但財政部次長吳自心接受專訪時說,此次稅改方案的關鍵任務是要「建立符合國際潮流且具競爭力之投資所得稅制。」他不諱言,這次就是要讓企業家投資人,扣掉營所稅與股利所得稅後的淨報酬,能夠跟薪資所得者相同。被問到是不是幫高所得者降稅?「我寧願說是合理化,它是有減稅的效果,但關鍵是稅負合理化,」吳自心強調。

最高股利所得者的兩階段總稅率,將由目前49.68%,一下降到40.8%,遠比最高薪資者的所得稅率降低五個百分點(從45%降到40%)還多,其實是最大贏家。

為了吸引長期投資而鼓勵企業家投資人,大降其稅,卻沒有規定持股期間。被問到股市主力、中實戶也是企業家投資人嗎?「市場派夠大的時候,也可能搶奪經營權,」財政部賦稅署副署長宋秀玲回應。

《天下雜誌》專訪這次稅改的正反方:財政部次長吳自心與中研院院士王平,詳細呈現兩造「相對論」:

中研院院士王平: 獨厚股利所得, 創造新的不公平

問:你如何評價這次的全民稅改?

答:其實租稅原則就是要到公平、效率、租稅穩不穩定(稅基要大)、要顧慮到中央地方的平衡。營所稅與綜所稅非課不可,此時公平效率就非常重要。

公平、效率有三個重點。一,勞力所得的人,不應該被課那麼多的稅,坐享其成得者要多課一點。二,對未來有幫助的東西要少課一點,對未來沒有幫助的東西要多課一點。過去,對資本課稅較低,就是認為資本對未來有幫助。但2000年更新的想法,人力資本可能比實物資本可能還更重要。三,就是稅要簡而明,不簡不明就會有很多扭曲。扭曲愈多,就愈不公平。

目前的乙案,營所稅調高、綜所稅最高稅率從45%降低到40%是對的,但是不是要再降,是不是降到35%更合理可討論,但已邁出非常重要的一步。

問:美國的股利所得怎麼課?

答:廢除兩稅合一是世界潮流。至於股利該如何課稅,就必須掌握前面的三個原則。人的常態性的收入可分為兩個區塊:薪資與資產所得(asset earning income)。資產所得有可有銀行利息、債券債息、股利。在美國,是把這三種資產所得合併計算,扣除一個扣除額(目前是零),然後併入綜合所得稅申報。

目前看起來,政府會選乙案,其結果就是對三種資產所得差別待遇,台灣債息已經是分離課稅10%;銀行利息則是扣除27萬免稅額後併入綜所稅,如今股利稅率又只要26%。

對原本綜所稅邊際稅率40%的人,就會有高達14個百分點的減稅利益。我就問你,憑什麼領薪水的人,就要比領股利的人多繳;而且我把錢存入銀行,不買股票,這是我的選擇,憑什麼存銀行就得多繳稅,這創造很大的扭曲,這不公平。

再從效率看。股息是公司運用資金的成果、利息則是銀行去運用的結果。銀行照理講是專業,他運用資金應該比較有效率,現在卻要懲罰他,這道理不通。

最好就是有個共同扣除額,扣除之後,併入綜合所得去課稅,這才不會扭曲、公平有效率。在不影響政府財政收入的情況下,我們曾經概算過,資產所得免稅額可在35到45萬之間。

另外一個問題,就是保留盈餘由10%降到5%,這沒有好好想清楚。以美國為例,美國允許企業保留應急的流動現金、在一定期間內,提撥長期投資的資金,其餘的超額保留盈餘稅率高達39.5%。但台灣的保留盈餘稅率毫無學理可言,就淪為菜市場喊價。

問:不過,這次稅改全民的扣除額都拉高了。

答:扣除額是應該要調高。但不要忘了,你省一萬,張忠謀、郭台銘省上億。這是全民享受小福利、小確幸,讓有錢人省十幾億的稅。2014年我們做的稅改白皮書算過,最富有10%家戶的每戶平均股利所得,與其他較低所得90%家戶平均股利所得的17.7倍,所以到底是誰得利,這是很簡單的推理。

財政部次長吳自心: 爭取企業家投資人, 稅負必須合理化

問:假外資問題到底有多嚴重?財政部為何認為,弭平內外資稅率差異,消弭假外資,是當前一個重大的議題?

答:我們不完全是為了處理假外資,我們希望股利與薪資所得平衡,不要讓大家去閃躲,讓租稅變成中性。

對投資者來講,投資不一定能賺錢,投資報酬如何衡量,是只衡量公司的部份?還是要考慮兩階段。我們認為是兩階段都要衡量,就是企業所得稅與股利所得稅一起來考量。這次稅改最關鍵的議題,就是股利所得要課到多少才是公平呢?

這是非常困難決定的事情。目前聽起來,賺100元,繳40%的稅雖然很重,但還可以接受。薪資所得最高稅率如果是40%,投資所得最高也在40%的情況下,兩種所得就會維持比較平衡的狀態。我們的稅改,沒有想要獨厚股利所得。

問:學者們批評你們,既然要廢除兩稅合一,為何在計算股利投資人的租稅負擔時,又加總兩階段的稅,是邏輯矛盾。

答:我們現在已經不講消除重覆課稅了,而是為了減輕投資所得公司與個人階段,兩階段租稅過重的問題。所以我們現在講的是「淨報酬」。

許多國家針對股利所得,也有做其他設計,不會直接全部丟到綜合所得稅去累進課稅。而是會用部份股利免稅,或是股利所得單一優惠稅率,兩者都有。

因為,各國都在爭取企業家投資人,國際間關切的是第一手注資來成立與經營公司的原始投資者。企業家投資人在公司階段會先繳營所稅,分股利時,再繳一次股利所得稅,所以他在評估投資時,會把兩類租稅一起看。

問:國外的改革方向的確有把企業家投資人與股市投資人分開,但台灣這次的設計有嗎?

答:有啊。乙案提供股利所得者兩方式可以選,一是可以抵稅,上限8萬;或按照26%單一稅率課稅,通常會選後者的,就是綜所稅率30%以上的企業家或原始投資人。

問:股市的主力算企業家投資人嗎?

答:看他做到哪個程度。市場主力也有可能與公司派搶經營權,市場派大到一定程度,跟公司派所以很難畫分。

問:所以財政部覺得之前繳太重了?

答:也不是財政部認為。一定是有社會壓力,財政部才會去檢討。現行的稅制被批評,內、外資差異過大,高所得者過重,留才、攬才沒有競爭力。人才與資金都是有腳的,課重稅都是會走的。你稅負這麼重,這些人為何要留在台灣?台灣是個小國、小經濟體,在大中華區,我們就是得跟香港、新加坡、大陸競爭。

問:所以我可以說,這次的全民稅改就是要讓高所得減稅,能夠與國際競爭?

答:我寧願說是合理化,它是有減稅的效果,但關鍵是稅負合理化。股利所得者兩階段的總稅率還是有40.8%,還是比其他所得40%多一些。

這次的稅改有三大主軸,最後一個主軸就是「建立符合國際潮流且具競爭力之投資所得稅制」,如果兩階段算起來是50%,就不會有競爭力,錢就會走。

問:人也有腳啊!所以40% 還會再降嗎?

答:部長也有講。明年,財政部還有一個艱鉅任務,因為大法官釋憲,要求薪資所得者的費用者也能核實減除,還有各種扣除額的項目,我們會一併考慮。 (責任編輯:賴品潔)

【延伸閱讀】

海角難再7億  全球今起大追稅

天下財經週報:只有贏家的稅改最容易,台美討好對象大不同

史上最精細稅改 薪資所得者免稅額增加5.2萬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訂閱全閱讀,全站通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