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台北大空襲》台灣募資史最強桌遊 在戰火中看見人性

精華簡文

《台北大空襲》台灣募資史最強桌遊 在戰火中看見人性

72年前,總統府(過去的總督府)在台北大空襲中,被轟炸機轟得遍體鱗傷。72年後,由遊戲設計師鄧傑民(右2)、遊戲製作人張少濂(右3)、美術設計賴柏燁(左2)、繪師諾米(右1)和影片企劃劉文耀(左1)組成的製作團隊,用這段歷史締造了台灣桌遊募資史上金額最高的紀錄。 圖片來源:王建棟攝

瀏覽數

8380

《台北大空襲》台灣募資史最強桌遊 在戰火中看見人性

Web Only

沒經歷過戰爭的七年級生,選擇用桌遊呈現72年前烽火下的台灣。玩家面對戰爭時的各種選擇,也呈現人性的無奈與溫柔。年輕人試圖透過桌遊找回這段歷史空白,找回台灣人對土地的熱愛。

「到了黃昏,總督府還在燃燒,整個天空都變成鮮紅了,那火焰一直燒到入夜以後,」《台北歷史地圖散步》一書有過這段描述。形容的是1945年5月31日,美軍轟炸台灣的「台北大空襲」,這是台灣歷史上死傷人數最多、數萬人流離失所的一次空襲,包括當時的總督府(今總統府)、北一女中、台北一中(今建中)、以及東本願寺(今西門町獅子林大樓)等古蹟,都遭到波及。

時間快轉70年後,2015年,開桌遊店、製作過多款桌遊的張少濂,遇上了拿著遊戲Demo的設計師鄧傑民,兩人一拍即合,著手思考如何優化整個桌遊,最後找了曾負責國慶主視覺的美術設計賴柏燁,加上以透視技法畫建築聞名的繪圖師諾米,組成專案小組,《台北大空襲》應運而生。

但整個團隊是到了真正製作專案時,才開始了解這段歷史。連發想《台北大空襲》主題的遊戲設計師鄧傑民,也曾誤以為,轟炸台灣的是日本,而非史實記載的美軍。

「這段歷史不遠,這城市也是我們居住的地方,我們卻對熟悉的城市如此陌生,」遊戲製作人張少濂感慨。

募得金額高於預期60倍

《台北大空襲》是台灣桌遊史上集資金額最高的桌遊。贊助人數超過4000人,募資金額超過600萬台幣;初版印刷5000套,還是不夠,只能再版,共計出貨超過10公噸;訂單來自美國、香港、馬來西亞、英國、瑞士和日本。

南台科大多媒體與電腦娛樂科學系專任副教授楊智傑分析,近三年來桌遊產品愈來愈多,可以募資到600多萬,行銷的力量很強,議題符合社會氛圍。

《台北大空襲》精緻的手繪地圖圖版與卡牌,在製作過程的每個階段都得蒐集史料。(圖片來源:迷走工作坊提供)

遊戲背景設定二戰時期,相較過去的戰爭遊戲都以競爭廝殺為主,這是一款合作型遊戲,「要贏一起贏,要輸一起輸」是《台北大空襲》遊戲機制最大特色,強調共同合作。

遊戲有10個回合,8個角色必須一起在戰火中撐到「戰爭結束」的卡牌被抽到才算贏,只要有角色死掉,全部的人就輸了。但每個角色有各自的故事背景,以及在戰爭中難以割捨的羈絆;面對彼此的羈絆,得共同溝通合作,才能獲得勝利。

吃掉寵物?烽火中的矛盾困境

例如,爺爺重視家族跟遺產,所以得找回被埋在廢墟中的祖先牌位;爸爸以蔣渭水為角色原型,遇到受傷的敵軍也必須照顧,更被賦予保護宗教建築裡文化遺產的任務;弟弟是台北一中當家投手,熱愛棒球,就算戰爭也得回學校練投。

「戰爭很累人,很恐怖,遊戲一面讓你回顧歷史,讓你進入這個時代,」張少濂說,為了讓玩家感受戰爭殘酷及物資缺乏的困境,遊戲還設定寵物可以食用,玩家必須在「不吃會餓死」以及「道德困境」的矛盾下抉擇。而遊戲選擇用家人的角色,也是因為每個玩家都有家人,玩起來的帶入感最強。

賴柏燁笑說,曾有玩家一開始面對戰爭很消極,想趕快死一死,但是等到後來贏了之後,又覺得活著真好,「他們覺得活下來的喜悅是真實的,」那樣的喜悅倒也成了另類的口碑行銷。

1738年興建的龍山寺,在二戰期間也遭空襲全毀,《台北大空襲》遊戲中,爸爸的角色任務之一,便是拯救龍山寺觀音像。(圖片來源:迷走工作坊提供)

成功關鍵:史實考究、美術設計

但沒有經歷過戰爭的七年級生,該怎麼揣摩、決定角色的故事與羈絆?張少濂說,為了符合史實,各種細節包含地圖上鐵路的方向、70張物資卡的設計,都對照當時的照片,連鏟子、貓狗的名字、角色性格、背景、服裝與羈絆、甚至是轟炸機的引擎數量、屋宇破洞的位置與屋簷的呈現,都考究得精準。

賴柏燁分析《台北大空襲》成功關鍵,是歷史的考究與美術的創造。「我常跟出版社開會,這是很少數跟出版社開完會後,我們還要繼續跟歷史學家開會討論,」設計過多款桌遊、經驗豐富的賴柏燁說,自己倒是第一次這麼密集地和歷史學家合作。

每一個階段都得蒐集史料,幾乎是修改到最後一刻;遊戲裡精緻的全手繪地圖圖版,修改不下十次,連封面也是。

說起那次改動,賴柏燁和諾米指著遊戲盒子的封面,異口同聲感到崩潰。「我那時才畫到一半!根本看不出來哪裡錯,」賴柏燁笑說,封面畫的是轟炸機的剪影飛過燒得通紅的天空,但史學家發現飛機剪影的引擎數量不對,要從雙引擎改成四引擎,為了符合史實,只得修改。

圖中描繪的曾燒紅的天空,根據史實而繪製,團隊考據歷史,連轟炸機的引擎數量都得講究。(圖片來源:迷走工作坊提供)

拼湊被遺忘的歷史碎片

但台灣的歷史傷口,用遊戲呈現,會不會成為很大的衝突?對團隊而言,除了史實、美感與遊戲性,如何好好說台灣這塊土地的故事才是初衷,因為,「這是一款只有台灣人做得出來的桌遊,」張少濂信心滿滿。

張少濂是國立編譯館教材最後一屆,很喜歡歷史,對中國朝代與帝王更迭如數家珍,但投入遊戲愈久,愈覺得自己對台灣的認識如此地少,「這是不正常的吧?」他開始反省。

「歷史是被遺忘的,而我們在拼湊這些碎片,」賴柏燁秀出仿製二戰時各國交鋒空襲時撒下的空襲傳單。只要集資金額達到某階段的目標,團隊就會釋出特定傳單的碎片,象徵某段歷史記憶。募資完成後,拼湊成完整的空襲傳單。

張少濂從小聽爺爺說二戰的故事長大,這段記憶是他和爺爺最珍貴的連結之一。團隊在取材的過程,也聽聞有人從淡水走了一天一夜到總統府,在坍塌的防空洞瓦礫堆中尋找親人的屍體。台灣很多人的生命記憶跟這段史實連結在一起,「不能忘記,」張少濂說。

每一段記憶都如此珍貴、如此痛心。桌遊《美麗島風雲》設計師伍博暘說,《台北大空襲》的成功,是建立在土地和那些學校沒教的事情上。

「獻給熱愛這片土地的人,」集資影片最後這麼寫著。團隊希望讓遊戲成為文化的載體,讓玩家認識真實的台灣。翻開桌遊物資卡的背面,是一個小小的繩結,代表各種羈絆,這樣的羈絆,串起每個玩家,也串起每個台灣人。(責任編輯:黃韵庭)

【延伸閱讀】
遊戲世代 用玩樂改變世界
《返校》受夠文化輸入 他們用電玩反攻全世界
《全能古蹟燒毀王》燒光台灣古蹟!喚起共感從理解開始
《忘憂旅社》跟著陳澄波 來場穿越時空的探險
玩家多了,卻更難賺錢?台灣遊戲業的轉型挑戰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全站通行 83折優惠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