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快、燕、花」寫的是戲,悟的是人生

精華簡文

「快、燕、花」寫的是戲,悟的是人生

「快雪時晴」編劇施如芳 圖片來源:天下資料照

瀏覽數

1348

「快、燕、花」寫的是戲,悟的是人生

Web Only

「只有好的故事,能讓戲曲演員用生命掙來的一身功,舉重若輕,化出帶有神性的美。這種美,讓台上台下的人遇見自己,觸到人生是一場徒勞的本質;能為人卸下擔憂和懼怕,讓自己與自己和平相處,甚至得了些許膽量,認識自己內心的其他可能,也不至於驚恐。」劇作家施如芳十年磨一劍,寫的是戲,悟的是人生。

三個時空,三款劇種,一本《快雪時晴——施如芳劇作三齣:快雪時晴、燕歌行、花嫁巫娘》,集結了施如芳累積十年的代表作。很難想像,京劇、歌仔戲、豫劇,都出自一人之手,她謙虛地說:「我並非戲曲科班出身,是演員給的靈感和召喚。」

一路與許多硬底子演員合作,國寶級歌仔戲大師廖瓊枝、國家文藝獎得主唐美雲、豫劇皇后王海玲、京劇天后魏海敏等,施如芳稱自己是「遇仙」:「粉墨一生的使命感,每個人都是幾十年的功底,因為他們,讓我與當代連結,也確保在創作時不離開劇種之本。」 

真正好的劇本,是讓演員演得起勁、觀眾回味無窮。二〇一〇年,施如芳為從藝五十年的王海玲量身打造了《花嫁巫娘》,王也笑說:「要謝謝如芳,讓我在戲裡談了一場黃昏之戀,轟轟烈烈,」能夠將中年心境描寫的透徹,王海玲當時越演越有感覺,常是戲詞唱著唱著就掉淚。 

豫劇皇后 王海玲

近年流行穿越劇,早在二〇〇七年首演的《快雪時晴》,就以一箋二十八字的信帖穿越五度空間。「兒孫不作風中絮,他鄉日久成故居,心有所屬,情有所繫,瓜瓞綿綿,不再流離。」這不分時代、最深的祝福和祈願,由劇中飾演大地之母的魏海敏幽幽唱出。從王羲之寫給好友張容將軍的快雪時晴帖開始說起,這帖字一路飄蕩,串起各朝代的人事,觀眾好像跟著把中國歷史看過一遍。以戰亂為題,人們該如何自處?遷徙後能不能把身心安頓下來?亂世何以安身,是世世代代的共同課題。魏海敏也說,這齣戲看似沈重,卻有落定後揚生的深意。

說起來,《快雪時晴》其實也是施如芳編劇生涯中最重要的轉折。「當時看到了日本NHK拍「兩岸故宮」紀錄片,當中談到王氏家族的家譜,翻開第一頁、第一列,就是王羲之的名字。是從那一個線索開始,立下《快雪時晴》的主心骨。」而指引施如芳看這部記錄片的,正是支持她全心投入創作的先生柯宗明,「以我的個性,如果沒有一個安穩的家,是無法好好寫作的。感謝他,讓我有寫作的自由、入戲的自由。」

自問對於劇本創作的領悟,她說:「和而不同。任何超時空、跨界,皆是長久演化而來,社會或人生也是這個道理。先形成自己的主體性、再談跨界才有意義,不是只求形式而已。」

「快、燕、花」三齣劇本最珍貴的,該是「時空轉換」的概念。天下雜誌人文出版總編輯蕭錦綿花費十個月,為施如芳一手打造「非單向閱讀的劇本書」,為的是將閱讀者導入戲裡情境,她有感地說:「想逃離我們身處的焦慮年代,戲劇是最好的處方。一下跳到一千九百年前的三國,一下來找東晉王羲之,接著又可以到達一百年前沈從文的世界。透過劇本的重新創作,我們可以很自由,不再受困於二〇一七年當下的時空,」現實所未及之處,就是藝術的開始。在淺薄的年代,更需要收藏屬於自己的古典,莎士比亞戲劇可以一演再演,台灣戲曲又有何不可?

在幾位前輩眼中沉靜、個性溫和,甚至有時顯得忐忑的施如芳,唯有在寫劇本時如此揮灑自在,「我其實容易害怕,但寫起戲來卻特別靈光。在劇作世界,容易悟到一些東西,也許回到現實又迷了,這些年就在悟了又迷、迷了又悟當中過來。你看書封折口我那張照片,看起來比較跋扈,是接近寫戲狀態的樣子,神完氣足。」多年前,在河洛歌仔戲團排練的後台,還是學生的施如芳,總是殷殷跟在唐美雲、小咪身旁發問,「沒想到幾年後已經要演她寫的戲了。」

歌仔戲名角 小咪+唐美雲

寫的是古時,卻有當代的關照,戲要動人,也許就是那份對人情世情的同理,「繼續寫下去,成為一個靜水流深的寫作者,」這是行至半百的施如芳,用下半輩子,對台灣戲曲許下最情深的承諾。

更多內容請見《快雪時晴》 ,天下雜誌出版>>立即前往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全站通行 83折優惠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