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暢銷作家塔夫:對成績上癮,根本就是錯的!

精華簡文

暢銷作家塔夫:對成績上癮,根本就是錯的!

圖片來源:楊閔攝

瀏覽數

6716

暢銷作家塔夫:對成績上癮,根本就是錯的!

Web Only

美國暢銷書《幫助每一個孩子成功》作者保羅.塔夫首度來台。「過去幾十年,我們認為要成功的特質跟關鍵是智力,是那些考試測驗上的分數,這也是我們對成績上癮的原因,但這從根本就是錯的,」他指出,放手讓孩子面對真實世界的挑戰,同時培養學生管理失敗的能力,讓孩子知道「我有能力改變困境」,才是迎戰未來的關鍵。

「八年前我當爸爸,我想知道,對我的孩子來說,什麼是最重要的能力?一定不只是學習數學或是閱讀,傳統那些能夠測驗出來的能力與分數,在未來已經不管用,」一身藍襯衫,在溽濕的台灣夏天,保羅.塔夫(Paul Tough)汗流浹背。在整天演講過後,帶著12小時的時差、疲憊地接受《天下》專訪。但談起教育,他隨即用雙手抹抹臉,轉換成精神奕奕的暢銷書作家角色。

「我認為,成功是讓每個孩子都有選擇未來的自由,」塔夫過去的書都以成功為標題,但他談的成功,並不狹隘。他在《紐約時報》和《哈潑》雜誌擔任編輯,長期關注教育、兒童發展、貧窮等議題,去年夏天,他出版了第三本書《幫助每一個孩子成功》,援引認知發展心理學、腦神經科學等研究,發現在家庭與學校營造出有安全和歸屬感的環境、提供孩子學習動機,才是帶孩子走向成功的關鍵。(延伸閱讀:我的老師 究竟是朋友還是敵人?

他在演講中提到,美國小學生花80%的時間在背誦課本知識,只有不到20%時間在解決問題、專題導向的深刻學習;低收入家庭的學生情況更糟,在學校有超過90%時間都在背誦。對他而言,這樣的教學模式只會讓貧窮家庭的兒童與青少年跟一般青少年的落差愈拉愈大。他直指現在社會產生的極端,貧窮線以下的孩子每天生活在困境與失敗裡,面對太多的挫折;反之,長於富裕的孩子就像生活在泡泡裡,從沒接受過挫折,「兩種都非常危險,」因此他著重探討教育體制該如何改變,才能讓出身貧窮或有童年負面創傷經驗的孩子,也有翻轉階級的可能。以下為專訪摘要:

Q1:你書中提到這些能力,包括恆毅力、樂觀、自我覺察、好奇心等非認知能力,可以讓孩子成功,但是你怎麼定義成功?

對我來說,成功的最終定義,是「讓孩子有選擇的自由」。我想很多孩子並沒有那樣的自由,一方面是因為他們沒有相對多的資源;另一方面,他們太常被迫在僵化的體制內塞入一個框架跟視野,無法思考自己有沒有其他夢想。

真實的世界並不像考試卷測驗那樣簡單。我們要處理挫折、要找到解決問題的方法;我們會遇到來自不同背景的人,要團隊合作。我認為考試無法為年輕人準備面對未來的能力,這種非認知能力是很難測量、也無法教的,應該營造舒服與安全的環境,讓孩子自然而然學習。

早期強調的品格力是自律,學生被教導說要正襟危坐,叫他們做什麼、他們就做什麼。但進入理想大學,發現沒人跟他們說要做什麼,不知道他們是誰、或未來想做什麼,也不知道如何處理失望與挫敗感。

Q2:你提到必須營造舒服與安全的環境,學生才會願意學習,但對於高風險家庭、或是家庭功能較缺乏的孩子,怎麼從學校做起?

對於高風險家庭的孩子,比較重要的不是物質的安慰,而是安全感跟穩定性。很多貧窮的孩子並沒有那樣的環境,但同樣有富有人家的小孩也會覺得他的人生很混亂、他們的家庭很複雜等。如果老師可以在教室創造一個容許失敗的環境,讓大家看到,那些失敗卻仍努力的孩子是教室裡的英雄,給這些孩子更多空間嘗試新東西,他們會更願意冒險,冒險對於成長和學習非常重要。

舉例來說,我書中提到西洋棋隊老師伊莉莎白,雖然棋隊的孩子主要來自低收入家庭,但是她很擅長教導學生管理挫敗,鼓勵他們把握機會面對錯誤,而不是被失敗的情緒左右。她會帶著孩子檢討前一盤棋下錯了哪些步驟,讓孩子覺得,「原來這樣的困境是可以被改變的,而我有機會可以改正這個錯誤。」雖然沒辦法一次修正所有問題,但一步一步改變,總有機會成功。

不會有孩子不喜歡、或沒有動機學習,這都是藉口。孩子不喜歡學習,是因為覺得自己跟教室、同儕沒有連結,也沒有成就感。

Q3:你的意思是,要讓孩子面對失敗的時候,知道一切是可以修復、可以改變的?

這等於是告訴他們,他們可以做出改變,他們也跟其他人一樣做得到。

教室裡老師也常自動將學生分類:這群是聰明的學生,是菁英;這群是不會念書的學生,就放到放牛班。這樣的分類,對生活困苦的孩子來說,會使學校成為壓力來源,因為這等於告訴學生他們不是最頂尖的,所以他們沒有辦法成功。

但是這位西洋棋老師做得很好的,是她讓孩子相信每個人都可以是冠軍。學生自然就會相信自己,認為自己未來也可以成為厲害的人;相信來到學校是有更大意義與目的,而不只是為了考試;同時也知道自己必須非常努力,這就會激勵他們學習。

Q4:怎麼有效做到這件事?

把這樣的歸屬感、安全感和有意義這件事融入孩子的日常,所以有遠征教育或專題導向學習。美國有250所遠征的學校,他們常用編組小隊的方式,讓每個學生都是局內人,孩子上課隨時隨地都在辯論、討論跟實驗,扮演不同政黨去辯論,對歷史史實進行辯論,培養思考能力。

Q5:你提到挑戰跟壓力是不同的概念,怎麼避免讓挑戰成為壓力來源?

適當壓力當然是好的,但問題是,當孩子已經承受不住壓力的時候,我們還是認為他是在接受挑戰。在學校,我們很容易直接讓孩子感受到壓力,譬如給很多功課,或讓他們覺得自己失敗了,但這樣無法鼓勵他們去冒險。學才藝很好,但前提是這是孩子自己有熱情、想要學,而不是父母希望他們學的。

Q6:你提出「逆境落差」(Adversity Gap)的概念,貧窮出身的孩子每天面對的都是失敗與問題,富有的孩子卻從來沒有經歷過失敗,怎麼縮短這樣的落差?這在美國很嚴重嗎?對社會有什麼影響?

有的孩子每天都處在逆境裡,太多的失敗與痛苦存在他們生活裡,神經科學的研究也指出,這對孩子成長有害;而每天生活在泡泡裡,被師長過度保護的孩子也很危險。

更大的解方的是教育,問題是,美國還沒有太多選擇給這些貧苦的孩子,教育裡存在的不平等,會讓社會的不平等更加大。

社會不平等是非常嚴重的問題,尤其在美國。過去幾十年,美國不平等愈來愈嚴重,富裕家庭的孩子跟貧窮孩子的機會落差愈來愈大,這也讓美國社會更加不穩定。開始有人感覺沒有任何機會可以改變他們的人生或是家庭的生活,他們感受到挫敗,認為自己不屬於社會的一份子,這是非常危險的。(責任編輯:黃韵庭)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全站通行 83折優惠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