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真心不想當有錢人 大亨偷捐億萬財富的真實故事

精華簡文

真心不想當有錢人 大亨偷捐億萬財富的真實故事

圖片來源:Youtube截圖

瀏覽數

26753

真心不想當有錢人 大亨偷捐億萬財富的真實故事

早安財經

他是如此富有,卻硬是要人看不出來,連小餐館服務員都怠慢他。「我創業的初衷,只是想要努力工作,並沒有想到賺大錢。有些人會因財富得到快感,但我不會。我心裡所定義的成功,不是得到多少財富,而是能否擁有快樂健康家庭,以及均衡的人生......我只想過平凡的生活,那種我小時候過的生活,」查克‧菲尼說。

也許你沒聽過查克‧菲尼這個人,但只要你出過國去過機場,很可能就光顧過他開的免稅店: Duty Free Shop。

身為企業家,菲尼比誰都精打細算。當年,DFS要到各國機場投標,標金都靠他的精準預估。創業那段期間,正是日本經濟起飛的年代,旅客傾巢而出。就像今天的陸客,人數多,撒錢姿態兇猛,「把累積已久的存款,用來買家鄉買不到或價格太貴的舶來品,」菲尼說,從烈酒與香水,搶到手錶、鋼筆、珠寶與皮件。「最早的那批日本客人都是鄉巴佬,走進店裡後,解開皮帶脫下褲子,從跨下掏出兩疊日幣,」他回憶:「一邊吼叫一邊血拚。」「櫃台常常被日本人推倒,壓到售貨小姐身上。」

從接手這家免稅商店那一刻起,直到後來將股份賣掉退出江湖,這位神祕富豪總共賺走了兩千多億台幣。

菲尼極可能是所有億萬富豪當中,生活最低調、最簡樸的一位。他沒豪宅,沒私人飛機,出入若不是開著多年前買的中古車,就是搭公共交通工具;就算搭飛機出差,也只肯坐經濟艙。人家開董事會,有黑頭車司機接送,前呼後擁;但是菲尼通常拎了個環保袋就出門,開完董事會再搭公車回家。

他深信,世界上每一個人,除了把錢用在讓自己過得更好的事情之外,只要經濟能力許可,都有幫助別人的義務。

因此,菲尼做了一個後來震驚世界的決定: 他把自己所賺來的錢,全部捐獻出來。是的,全部,約兩千多億台幣。不是這裡捐一點那裏給一點,也不是等到自己百年以後才奉獻,而是趁自己還活著,就把全部財產捐出。

菲尼說,他創業的初衷,本來就不是想當有錢人。他只是認為,應該努力工作而已。其次,努力工作掙來這麼多錢,很開心是當然,但他卻不覺得需要因此而改變自己的人生。

「某些人有錢會得到快感,但我不會。」對他而言,成功不等於必須改變自己的生活方式。很多人有了錢,會開始追求更高檔的享受,例如豪宅名車、好酒精品,總之,想盡辦法讓自己與家人,擺脫過去的生活型態。

但他相反,「我努力過那種我小時候過的生活,」他說:「那種平凡、快樂無慮的生活。」在書中,他回憶從小跟著父母過的那種節儉日子。他所謂的節儉,並不是那種勒緊褲帶地苦苦省錢,而是單純的討厭浪費。例如手錶,「一個十五塊美金的錶照樣走得很準,我何必花錢去買勞力士呢?」同理,他出門搭巴士,拒絕大禮車接送,也是因為壓根兒覺得多餘。「我想不出有什麼理由,要找個人開著六門凱迪拉克來載我,」他說:「用走的,還讓我更健康呢。」

據說將家產全部捐出之後,有一度名下的資產還不到一百萬美元。

So what? 「裹屍布上是沒有口袋的,」他說。(沈雲驄導讀)

以下文章摘自早安財經出版《天堂裡用不到錢》

錢,不能支配我的人生

菲尼拿起舊金山機場一具公用電話的聽筒,伴著背景中噴射機引擎的轟然聲響,打電話給《紐約時報》。他告訴記者蜜勒,他準備要將他的祕密公諸於世,他不是財經版常提到的億萬富豪,因為他早就把一切財產、包括DFS股權和其他企業,捐給他的兩個基金會:設於百慕達的「大西洋基金會」和「大西洋信託」。他個人的財產不到兩百萬美元,這件事只有親近的家人和朋友才知道。過去十五年,他——或該說他的基金會——已經捐出六億美元給美國和全世界各地,用於慈善工作。現在他計畫把其他的也捐出去——在DFS股權賣掉後,總計約三十五億美元。

「我只是決定,我的錢已經夠用了。錢不能支配我的人生。我是那種表裡如一的人,」菲尼告訴蜜勒。「對某些人來說,錢很有吸引力,但你一次也只能穿一雙鞋。」他透露了一些他個人生活方式的細節。沒錯,他的朋友說他搭經濟艙是真的,他戴十五美元的手錶也是真的。

次日《紐約時報》以顯著位置報導這則消息,標題是「他捐出了六億美元,但沒有人知道」。蜜勒那篇一千八百字的報導非常正面。文中描述過去十五年來,這位出身新澤西州的商人如何捐出大筆金額給各地的大學、醫學中心,以及其他受惠對象——但因為他太會保密了,因此「大部分收到捐款的人都從來不知道捐助人是誰」。蜜勒報導,這位捐款人查爾斯.F.菲尼把自己的形跡隱瞞得很好,因而財經雜誌多年來都估計他的身價有數十億,根本不曉得他早就捐出了一切。她的報導繼續引用幾位受贈對象的話,這些人多年來發誓保密憋了很久,現在終於獲得解放,紛紛熱情讚美菲尼的捐獻方式,以及這些捐款對自己的幫助。

菲尼雖然準備好要跟《紐約時報》談話,但還是不答應拍照。他很高興該報唯一能找到的照片,是十七年前拍的,看起來年輕多了。

公諸於世那天,戴爾發出一份長達二十三頁的正式聲明給媒體,希望能平息該基金會設立於百慕達所可能引起的負面懷疑。他還公布了慈善基金會的董事會名單,以表明這些董事都是名列美國慈善界和教育界的頂尖名人。

在那份正式聲明中,也公布了從一九八二年以來的一千五百筆、共計六億一千萬美元捐款中,有兩億九千一百萬美元用於高等教育,八千九百萬美元用於兒童與青少年,四千八百萬美元捐給非營利組織,兩千三百五十萬用於老年和醫療。另有一億四千八百萬捐給海外慈善組織。最大的單一受贈對象是康乃爾大學。這份聲明中還列出了二十七名獲得授權的捐款受贈者「代表」,可以證實他們曾經收到捐款用於不同的計畫。聲明中還指出,普華會計顧問公司可以向媒體擔保,他們多年一直祕密為「大西洋基金會」與「大西洋信託」擔任會計稽核工作。

戴爾手下的主任潘吉(Chris Pendry)隨後狂發傳真給數百個捐款受贈者,他們之前只知道那些錢來自一個紐約的顧問公司,代表一群匿名捐贈者。現在他們正式接到通知,前述說法是虛構的。其實只有一個匿名捐贈人,就是查克.菲尼。

戴著廉價手錶的大亨,有著一顆純金之心

這個消息轟動了美國慈善圈,原來有這麼一個先前沒人知道的活躍基金會,如果是在美國登記的,就會是全美第四大的慈善基金會。其資產僅次於福特、家樂氏(Kellogg),以及嬌生基金會。比皮烏(Pew)、禮萊(Lilly)、麥克阿瑟、洛克斐勒、美隆等基金會都要大,但其專職工作人員很少,包括美國和海外,總共只有數十人而已。

蜜勒這篇正面的報導為其他人定了調。平面媒體與電子媒體熱心報導這位祕密捐贈人,他實在太沒名氣了,因而有個電視網還在電視上播出錯誤的照片。全美國各地的報紙都刊載了美聯社一篇熱情洋溢的報導,例如菲尼的家人和童年朋友們看到的、新澤西州紐華克的《星報》(The Star-Ledger),其標題是:「企業大亨戴的手錶也許廉價,但他慈善的心卻是純金的。」(譯註:英語中「純金的心」意指心地善良。)百慕達的《皇家公報》(Royal Gazette)則欣然指出,「百慕達謹慎的銀行法令,為他的祕密贈與行動提供絕佳的掩護。」

在《華盛頓郵報》上,劇作家希區考克(Jane Hitchcock)建議菲尼恢復「無名氏」這個好名字,她還提議為了向他致敬,應該設立一個「無名捐贈人之室」,供人們在裡面思考去做一些「既滿足又合法的事情,不會被任何人發現」。

《時代》週刊也公然表示讚揚,一九九七年該雜誌選出的年度人物是晶片霸主英特爾(Intel)的董事長兼執行長葛洛夫(Andrew Grove),但該雜誌將菲尼、黛安娜王妃、聯準會主席葛林斯潘(Alan Greenspan)並列為第二名,「菲尼的捐贈善行,已經讓他名列最了不起的美國人之一,有朝一日可能會讓他成為有史以來最慷慨的美國慈善家。」在一個擴張的年代,「菲尼證明了謙卑之心依然搏動。從許多方面來說,這個真相的揭露,比他所捐贈出去的金額,還要令人感到欣慰。」

菲尼善行的新聞讓哈沃爾很高興,哈沃爾曾經因為厭惡DFS各股東累積財富的作風,於一九七年離開DFS,後來成為「好便宜」連鎖百貨的執行長。「我剛讀到有關查克匿名的慷慨慈善行為時,立刻想到當初我離開DFS的原因,也想到我完全誤解了他。」他說。

菲尼收到幾百封康乃爾校友、愛爾蘭裔美國人、生意上所認識的人、受贈者,以及伊麗莎白鎮以前老同學所寄來的信,充滿溫暖、驕傲,並讚美他的行為。可口可樂前總裁基歐寫信給菲尼說,「你是我們所有人的榜樣。」菲尼早年在免稅業的夥伴阿德勒,則寫信讚美他達到了猶太信仰中的慈善境界,亦即匿名贈與他人,好讓他們能自給自足。

一篇題為「查克有一顆純金的心」的社論,則在結語中說,在一個充滿貪婪的世界裡,菲尼先生的慈善行為「與眾不同又令人耳目一新」。

「在這個時代,人人都努力在各種地方印上自己的名字,因而菲尼對匿名的渴望特別令人感到驚奇。」道得在《紐約時報》的專欄中如此寫道。「他是老電視劇《百萬富翁》(The Millionaire)裡那位慈善富翁提普登的真實版,他不露臉,只交代秘書捐錢給某個不知情的人一張一百萬美元的支票,條件是不能對外透露捐款人是誰。」

杜懷爾則回憶,菲尼的演講就像某個沒準備的叔叔在婚宴上的祝酒致詞,而菲尼對自己這場演講的評語則是,「夠了,我再也不做這種事了。」

菲尼之前不願意曝光的原因之一,是擔心他的生活再也不會一樣了。但那場午宴之後,道得注意到他穿著一件灰色舊風衣、頭戴花呢扁帽徒步離去,過路行人沒有人留意他,而其他企業界名人則紛紛爬進自己的豪華禮車。公布慈善基金會的事情之後,菲尼其實仍可以退回自己半匿名的狀態,在紐約街頭叫計程車時不會被認出來,在克拉克小館的角落裡用餐時,侍者也都假裝不知道他是誰。他遍布全世界的各路朋友——學者、建築師、醫學專業人士、作家、藝術家、律師——都出於忠誠和感激,努力保護他的隱私。

「戴爾以前老嚇唬查克,讓他相信如果他公開的話,他的生活就會有很大的轉變,所以哈維就把事情搞得像中央情報局似的。」菲尼以前的法律顧問漢能說。「但我想查克發現,他的生活一點也沒有改變。他在克拉克小館並沒有得到更好的服務。」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全站通行 83折優惠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