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德國的快樂和成功秘方

精華簡文

德國的快樂和成功秘方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瀏覽數

1971

德國的快樂和成功秘方

Web Only

他提倡創業,甚至公開批評「大家寧可去當公僕,而不是自己創立什麼。」但這樣的說法,卻讓他成為德國選民嘲諷的對象。為什麼呢?因為他的德國同胞們,不像他那麼著迷於取得財務成功。

如果矽谷組成政黨,也許會非常像德國的自由民主黨(FDP)。在2017年選舉競選期間,FDP的政策就像是馬斯克或祖克柏會說的話。

FDP的主要訴求包括打造對新創友善的經濟、將德國的巨大官僚文件系統數位化(這可是個大工程),以及大幅調降所得稅(目前的最高級距稅率為45%)。

這樣的政策主軸也讓FDP起死回生。2013年,FDP在聯邦議院一席未得;而在週日的選舉中,FDP強勢回歸,取得了10%的選票。

對部分人來說,這可能代表德國正在經歷文化轉變。畢竟,FDP的領導者、現年38歲、魅力十足的林德納(Christian Lindner),曾公開表明希望能大幅改變現況。

他在8月的《經濟學人》訪談中,稱德國經濟是個「繁榮的幻象」,並解釋道,德國「一向不重視創業精神的價值……準備好大膽前行、接受了效率資本市場的社會,也已經超越了我們」。他認為,德國可以躋身新經濟的「世界領導群」,「但我們也得想要去追求這樣的地位才行」。

問題就在這裡:絕大多數的德國人並不想要。對先進派、甚至是中間派的德國人來說,新創式的成功定義,與他們的價值極為衝突;他們的價值並非以個人財富、名聲甚至是職涯為核心。

FDP的表現雖然比近年亮眼,但德國的文化道德觀,包括強力捍衛德國那優秀的社會保護網(許多人認為,這是德國能在前一次衰退後,以相對快速恢復的主因之一)等,代表德國在面對席捲美國的創業熱潮之時,會有相當強的免疫力。

FDP的復興,以及反對者對它的藐視(這個我們稍後會談),全都是出自林德納之手。會用來形容林德納的詞彙,包括「魅力十足」、「好勝」、「急躁」、「牙尖嘴利」,當然還有「上鏡」。

2015年,他在北萊茵─西發利亞邦議會前的攻擊性演說大為流傳,但在那之前,他並不是家喻戶曉的政治人物。

這場演說的主題是新創文化對失敗的正面態度;他在演說之時,脫稿回應了一位起鬨者,並公開批評道,「大家寧可去當公僕,而不是自己創立什麼。」他解釋,「成功之時,你會進入社會民主主義重分配機構的視線;失敗之時,則必定會成為譏諷和嘲弄的對象。」

林德納有件事說的沒錯──許多人寧可加入公家單位,也不要自己創業。但他提出的動機完全錯誤;林德納的同胞,只是不像他那麼著迷於白手起家並取得財務成功。

對大多數德國人來說,創業資本主義打造的聖徒列傳,不只是道德上有問題;它著實令人難解。1968年學生革命之後,德國在經濟議題上大致呈現左傾,大多數德國人也認為,共同的善、以及隨之而來的相對高稅賦,並不是犧牲,而是文明社會的基礎之一。

德國人對FDP創業狂熱皺眉的,也不是只有社會契約。德國人大多對自己的稅後薪資相當滿意,而且並非出於利他主義;他們看待獲取財富和消費主義的方式,有著根本上的不同。

對德國人來說,謹慎和節儉是人格高尚的象徵。確實,他們喜歡高品質消費商品,但他們會深思許久、決定自己該買什麼,並預期自己會長時間擁有某項商品,從柏肯鞋、Miele蒸爐到賓士汽車都是如此。

是的,德國有超級富有的公民,但大多數都極度低調,例如已經離世的、奧樂齊超市帝國的阿爾布雷希特兄弟。這或許是因為,擁有極度巨額的財富,在德國是件相當俗氣的事。

此外,德國人心目中的優質工作生活平衡,並不包含無止盡的訊息,以及公司提供免費餐點以鼓勵一週工作90小時。德國人每週平均工時不但只有35小時,還是那種可能會決定游泳通勤、只因為那會帶來快樂的人。

德國人不會用上酒吧或代餐飲料來取代一餐;那是個儀式,就算是在工作日,也得花上2小時出外用餐,搭配書本或是沒什麼熱情的對話,而且只要去住家附近的小餐館,就能用合理的價格吃上一餐。

換句話說就是,德國擁有許多快樂(只是表現上看起來不太高興)的鞋子銷售員和雜貨店收銀員;他們為這些工作接受了18個月的訓練,擁有相當不錯的薪資與完整福利,包括至少4週的聯邦規定假期。對了,德國人對假期的愛好程度,就和美國人對工作的愛好一樣。

因此,正如林德納沉迷於賺錢和開跑車,德國人也沉迷於嘲笑林德納,因為他們覺得,這種對財務成功的渴望實在太不優雅了。因此,這個選舉季最好笑的時刻,得歸功於#ThermiLindner系列搞笑圖,將這位政治人物想像成Thermomix多功能料理機的電視推銷廣告主持人。

毫無意外,Thermomix這項超級昂貴的家電奇蹟,降臨了許多德國家庭的廚房(是的,他們預期這項產品至少可以用到2060年,如果不行,買主必定會留有保固卡,也一定會寫封用詞強烈的信,向製造商表達他的失望之情)。德國人或許會在家中享受科技帶來的便利,但大多數人仍舊不打算買下林德納銷售的商品。

選舉結束之時,極右派德國另類選擇黨贏下13%的選票、成為第三大黨,讓許多德國人驚駭無比。確實,有些人也已經走上街頭,反對該黨的目標,因為那損傷了德國人在二戰殘骸中辛苦建立的價值。

但德國人也有理由謹慎看待FDP,因為科技自由派的道德觀,不但會加劇德國那不斷惡化的財富不均,亦無視於公共善。這種無視嚴重冒犯了德國人,但在海報上看起來確實很帥。(黃維德編譯)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全站通行 83折優惠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