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紅藜先生」吳正忠:不要覺得自己魯,其實是你不願意去闖

精華簡文

「紅藜先生」吳正忠:不要覺得自己魯,其實是你不願意去闖

圖片來源:邱劍英攝影,劉姿嘉設計

瀏覽數

2695

「紅藜先生」吳正忠:不要覺得自己魯,其實是你不願意去闖

天下雜誌632期

不是人生勝利組,也能出國拿金牌。漂泊在外多年的原住民青年吳正忠,在原鄉的召喚下,回部落找到「紅寶石」,拿下國際大賞,更致力改善族人生活,鼓勵更多青年返鄉,找到自己的根。

8、9月並非紅藜的產季。原本煩惱拍不到垂盪如豔紅珠簾的紅藜田,會失色不少。幸好,種紅藜的人帶來的故事更加斑斕。

吳正忠,族人喚他「魯瓦」(Ljuwa),網友叫他「紅藜先生」,來自台東縣達仁鄉土坂部落的排灣族青年。曾經,他四處打零工,做一休二,月賺5千元,活得自自在在;現在的他,成了紅藜農夫,年收4百萬。他有一個大心願,就是要用手中的小小紅藜、實踐復興部落的奇蹟。

他不是人生勝利組。

吳正忠總說以前的自己很皮、個性火爆,是個「憤青」。高中曾和人起衝突被退學,後來轉到高雄讀汽修科建教合作班,學一技之長。畢業後入伍前,他做過板模、消波塊等打工,前後辛勤工作,19歲當兵時已攢下70萬。

20歲的他,退伍後回到台東和朋友在綠島合開民宿。「當初就是單純想當個老闆,爽一下,年輕人都有這種夢想,」吳正忠直白地笑說。只不過這種靠天氣吃飯的生意,難免起落無常。為了維持民宿營運,他還到餐廳打工賺錢來付員工薪水。然而,這樣的生意註定無法長久。

回家的念頭時不時就在吳正忠的心裡萌生。在外漂流久了,落葉終究歸根。

22歲時,他不顧家人反對,從綠島回到部落種山蘇,「1個月收入5千塊還是有啦,至少電話費還可以繳,但是賺不了多少錢。」隔年,八八水災肆虐,山上一半的山蘇田全部被沖毀,於是他四處流轉打零工,哪裡有工作就哪裡去,「幫人家割檳榔,1天1千塊到處做。」

勇氣+行動力,幫部落找資源

20出頭歲數,吳正忠和台灣很多年輕人一樣,對未來是迷惘的。

然而,其實他很懂得尋找資源、不害怕改變,以及擁有勇氣與行動力。這一切要從他想改善部落環境的初心開始說起。

許多台灣的偏鄉地區都面臨到人口外流、隔代教養的問題,吳正忠生長的土坂部落也不例外。他觀察,老一輩的阿公、阿嬤都是靠微薄的老人津貼過活、養孫孩,寒暑假一到,沒有了營養午餐,小朋友吃飯就成了問題。

他跟朋友討論起募米的想法,沒想到陰錯陽差,故事先被人從網路散布開來,新聞也跟著風風火火的播報。一天之間,他接了上百通電話,最後部落湧入多達50噸的米。

「這很恐怖,我要怎麼消化這些東西?對部落有些家庭來說也造成負面的影響,」吳正忠坦誠。他開著小發財車,花了三個月把這些愛心米分送到台灣各地的偏鄉地區。他反省,「那時候看到部落的問題,想要協助,但是方法不對。」

有了這次經驗,吳正忠明白台灣社會既良善、資源也多,只是要懂得如何去運用,「那時候學到,不要打悲情牌、不要讓人家同情你、可憐你才幫你,不要讓人家有這種心。」

吳正忠斂起笑臉、正色地說,「我是想靠自己的努力來改變自己的部落,而不是故意用『我是偏鄉地區』那種想法讓人家來同情。那就變相承認我是弱勢,但我不是。」

「大家普遍覺得原住民是弱勢,可是,他們弱勢是因為他們離開自己的家鄉,根不在這裡。我相信在都市的原住民才是弱勢,我不是,因為我的根在家鄉,我在家鄉生長,」吳正忠說。

在這期間,吳正忠從未停止思考自己未來的路,以及如何改善部落的交通與經濟困境。

2012年,他決定走路環島,一方面感謝全台捐米的善心人士,一方面販賣部落手工藝品來籌措部落交通車的費用。吳正忠和朋友準備了10天,身上僅帶1千元,便推著一台推車從台東中華大橋出發,邊走邊擺攤。這一趟徒步環島,一走便走了123天,一共四個多月,最後在南迴健康促進關懷服務協會的協助下,交通車籌到了,也解決部落交通不便的難題。

7歲和紅藜結緣,復興傳統農作

結束環島回到部落時,正是隔年的3月,也是紅藜的收成期。當時吳正忠還不認識紅藜,只覺得它「紅紅的、很可愛」。無意間,他看到了一張自己7歲與紅藜的合照,才開啟和紅藜的緣份。

採訪時,吳正忠時時提到自己在「山上沒事就刷Google查資料」,他對於資訊探求的主動性,或許是他不斷成長的原因。

抱持著對紅藜的好奇,一查之下發現,原來這個在原住民部落已耕作百年以上的作物就是紅藜(Djulis,2008年正名為台灣藜),有「榖物界的紅寶石」之稱,營養價值極高,連美國太空總署(NASA)都將它列為太空人的維生作物。

2013年,吳正忠決定於五年祭過後,租了1甲地開始種紅藜。他笑說,第一年太晚種,收成時遇到焚風,種出來的紅藜一片歪歪斜斜、慘不忍睹,第二年的成果就非常漂亮,更在網路爆紅。主要是土坂部落先天擁有土地與水源兩大優勢,因此種出來的紅藜品質自然就佳。

原本紅藜在台灣只是原住民自種自食的作物,並無大量推廣,吳正忠可說是早期投入紅藜產業規模化的先驅。

「他確實比較特殊,我們當初會推動紅藜也是因為他,」台東紅藜產業的推手、農委會水土保持局台東分局長王志輝回憶,當初看到吳正忠一個人在鐵花村賣紅藜,感受到他的積極與熱情。最讓王志輝印象深刻的卻是吳正忠的名片,上頭的職稱竟寫著「熱血青年」。

「他最不同的是,別人都希望政府幫忙、提供補助,但他一開始就希望靠自己的力量做起來,」王志輝稱許。

當紅藜慢慢有了產量之後,通路銷售就是個問題。2015年,吳正忠再次徒步環島,這次他是為了推廣紅藜而走,更以「紅藜先生」之名打響名號。

回家,看見世界拿金牌

現在吳正忠租了五甲地,加上契作的面積共有30甲,未來他希望達到50甲。他鼓勵部落族人將非耕地復耕;他願意收購紅藜,幫助族人改善生計;他健全紅藜產業,號召部落青年回鄉。

「只要有人來找他,他都會盡力幫忙,不會藏私,」吳正忠女友、事業伙伴楊愛琳說。

王志輝回想,以前南迴的年輕人都走光,部落只剩老人大白天在門口喝酒、聊天發呆,後來真的是因為紅藜產業,提供穩定收入,特別是種紅藜的「南迴四忠」(指在台東南迴線部落的吳正忠、高世忠、樊永忠、林建中四位青農)帶了很多年輕人回來,現在進去部落,都可以看到老老少少。

「我從來沒有想過,我回到家反而是開啟我國際視野的另外一個改變,」吳正忠為了開拓紅藜市場,陸續走出海外參展;他也與研究紅藜、奪得多面金牌獎項的慈濟科技大學產學合作,開發面膜、貝果、精力湯等產品,豐富產品線,讓市場不再侷限。

回顧九年多來的跌宕,每一個階段都有不同的瓶頸,就像現在他所面臨的關卡是要提升紅藜生產線的品質與產量,高達4百萬機械設備的到位與否就是關鍵。

「關關難過,關關過,想辦法去外面找資源,」吳正忠說,從過去的經驗他體認到,「資源不是坐等在那邊給你的,不要覺得自己懷才不遇,沒有資源,其實是你不願意去闖。」

他不是人生勝利組,那又如何?他靠著自己的毅力和努力,讓自己勝利。

「我要成為原住民界的郭台銘,」吳正忠打趣地說,「因為他是鴻海,我是紅藜啊!」

「我們不缺做夢的想法,那你的執行力有多少?你敢不敢去做?」大路朝天,這名31歲的排灣族青年正勇敢又堅毅地開創他自己的精采之路。(責任編輯:賴品潔)

吳正忠
出生:
1986年
現職:紅藜農夫、紅藜先生都藜氏有限公司負責人
經歷:民宿老闆、山蘇農夫、選舉臨時員等
學歷:高英工商汽修科
35信念:很多東西都是犧牲很多時間去把一件事情做好。不要想做多大,我去把每一個環節的事做好。你前期應該是先投資自己,現在一點一點投資時間給自己未來想要過的生活,投資自己的人生閱歷。

【延伸閱讀】

《紅衣小女孩》導演程偉豪:我沒有包袱,我可以當開路人

【35世代Ⅰ】追蹤20年,五個少年的青春夢

《天下》萬人大調查:35世代,為自由而活

《海闊天空》報導專輯

● 更多內容,請見天下雜誌 632期《【海闊天空20週年】35世代 聽你說》>>

photo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訂閱全閱讀,全站通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