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紅衣小女孩》導演程偉豪:我沒有包袱,我可以當開路人

精華簡文

《紅衣小女孩》導演程偉豪:我沒有包袱,我可以當開路人

圖片來源:邱劍英攝影,劉姿嘉設計

瀏覽數

1803

《紅衣小女孩》導演程偉豪:我沒有包袱,我可以當開路人

天下雜誌632期

法國名導盧貝松16歲寫下電影《第五元素》劇本,竟啟發了一位個遠在1萬公里外、年紀相仿的男孩。 在一提到要以藝術維生,就會聽到「哇!別鬧了」的台灣,程偉豪仍無畏懼地走下去,如同《第五元素》的男主角,歷經種種冒險,獲得最後勝利。

1997年,法國導演盧貝松把自己16歲寫下的故事拍成了電影《第五元素》,轟動全球;在高雄,一名國中生趁著補完習,一路飆著腳踏車到電影院,用餓肚子、偷偷存下來的零用錢看了人生中第一部院線片。

一部部好萊塢片看得他目眩神迷,他被故事網羅、被特效收服,自此成為電影的信徒。

2015年,他以《保全員之死》拿下金馬獎最佳創作短片;2016年再以《紅衣小女孩》入圍金馬獎最佳新導演、最佳劇情長片。今年,《目擊者》、《紅衣小女孩2》接連上映,台灣的類型片在漫漫黑夜裡漸露曙光。

「我從小到大沒什麼志向,沒有要做總統或太空人,唯一跟我爸媽提過的就是:我想要做導演,」20年過去,當年的國中生長大了,34歲的程偉豪沒有忘記當年的夢,現在他是被譽為台灣最受期待的類型片新銳導演。

如同浮世的小塵埃,要成為宇宙中自體發光的恆星,得經過長時間的沉潛、積累、收縮、爆發。電影人的養成,也是如此。

從壓抑的升學體制解脫、拋開國立編譯館課本,程偉豪上了大學自主選擇念傳播,拉著影傳系同學學影片製作;他積極找機會拍片,真正的第一部短片創作叫《無間帶》,和一群同學模仿《無間道》,他演梁朝偉,宣傳系所大活動。

「我真的對製作那種從無到有的過程,非常醉心或迷戀。這樣的方式不用錢阿,只是看你願不願意花時間嘗試,而且我做的時候很快樂,」程偉豪說。

他主動向三和娛樂爭取實習,想要從製作《宅變》、《17歲的天空》、《國士無雙》、《人魚朵朵》等類型片的製作公司學習實務經驗;他大量閱讀電影,從導演作者論中學不同美學與流派;他也進劇組實戰跟片,曾在周杰倫《不能說的祕密》、中日合拍片《軌道》當過幕後側拍,觀察攝影大師李屏賓等專業拍片團隊如何思考影像製作。他的務實、積極、目標導向,為自己累積了許多拍片的能力。

走過徬徨不安,搶下第一張門票

台灣電影環境艱困,攝影機的背後充斥著許多創作者賣房、借錢只為拍片的故事。特別是對於沒有資源、沒有背景的年輕人來說,未來的不確定性往往消磨著對電影的熱情。

「我覺得電影確實是一個患得患失的產業,我在頭兩部電影短片時就已經面臨到,根本不知道何去何從,」程偉豪坦言,在拍《紅衣小女孩》、《目擊者》前就曾想放棄。

「走影展嗎?是不是要做到侯導的程度才是所謂的有成績?走市場嗎?市場更別提,台灣根本沒有所謂的類型片,你要怎麼做?要用這個賺錢,哇!別鬧了,導演費都不知道可以領多少,說不定還領不足,因為你是新導演……,」一連串的自問,顯示他曾經的徬徨與不安。

2011年,程偉豪為了謀生與持續保有拍攝手感,開始接高雄市文化局的案子,也接了許多遊戲廣告,「很多是人家願意給我機會我就拍,譬如說,手遊、遊戲廣告我拍過非常多。」

他笑說,台藝大電影所出身,一開始會覺得「我是電影人、電影文青」,第一次拍爆乳妹遊戲廣告的時候,心情無法調適,卻還得收拾情緒面對客戶,一整天內心都很衝突。加上一邊寫著劇本卻不知道哪天才有機會可以拍,投資者也不信任,那種狀態就像在黑洞裡、永不見天日。

因此當搶下第一張門票的機會來了,他往往能勇敢掌握。這個機會就是執導《紅衣小女孩》。

程偉豪清楚知道,對於想拍類型片的新導演而言,恐怖片與犯罪片是很好的「入門款」,因為兩者都有一個類似的體質:就是小成本、高娛樂,且可以展現出新導演在說故事、氣氛掌握的能力。

「他還滿清楚新導演在類型片的技巧和手法上要突出,他的邏輯和思緒是比較清楚、且2D和3D的思惟是強的,都有一定程度上的認識和了解,」《紅衣小女孩》系列製片人陳信吉說。

當電影業開路人的使命感

回想三年前當初沒有長片拍攝經驗,就勇敢接下恐怖片的拍攝,「台灣的年輕人包括我自己在內,我們蠻勇於嘗試的,它(恐怖片)真的在台灣市場少,因為沒有前例可循,所以包袱小、容錯率高,失敗的話人家應該不會記得吧,」程偉豪笑說。

陳信吉觀察,程偉豪在現場控場和需求上不太有新導演的生澀,且「能在不同預算與工具的限制下,善於在製作過程中運用各種武器,讓(拍到預期畫面的)準度提高。」

「我認為他還滿穩重的,不會因為他很新就沒有辦法控制現場或演員,他讓演員非常非常放心,也很會柔性引導出他想要的東西,」擔任《紅衣小女孩2》女主角的楊丞琳如此肯定程偉豪。

然而更重要的是,從產業面來看,「如果我們有機會做為開路人或先鋒,我自己有種使命感,希望真的能透過自己的作品去影響這個社會。當類型片一有機會出來,一個地區的電影工業才更有機會被形成,」程偉豪這麼認為。

程偉豪思考的不只是個人,而是整體產業:如何能讓拍類型片的專業技術在產業累積、如何讓投資者相信類型片是值得投資的片種、如何啟發後繼者願意投入類型片的拍攝,這是他認為他身為導演的社會責任。

每完成一部電影就像一次創作能量的反芻與淘空,雖累卻令人欲罷不能。

程偉豪喜歡跟不同專業的電影人一起工作、彼此激盪想法、累積專業技術,這是他想一直創作的原因,「我覺得真的很奇妙,可能天生真的很喜歡做這一塊,在一點點機緣之下,開始了連續三部電影,才讓我更確定:電影會是我一輩子想要做的、而且很熱愛的東西。」(責任編輯:賴品潔)

程偉豪
出生:
1984年
現職:電影導演
作品:《保全員之死》、《目擊者》、《紅衣小女孩》、《紅衣小女孩2》等
學歷:輔大廣告系、台藝大電影所
35信念:我們這世代在這種承先啟後的狀態,前面沒有很強烈的金援,整個社會環境也沒有給你多大的生存空間,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不要只會即時行樂,要懂得對自己更負責任,想辦法保持自己的應變能力,讓自己保持一定的能力或專業度,唯有這樣,才有辦法永續地走生活的每一步。

【延伸閱讀】

《移人》編輯總監李岳軒:新住民受刑人的故事,燃起我的記者魂

【35世代Ⅰ】追蹤20年,五個少年的青春夢

《天下》萬人大調查:35世代,為自由而活

《海闊天空》報導專輯

● 更多內容,請見天下雜誌 632期《【海闊天空20週年】35世代 聽你說》>>

photo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訂閱全閱讀,全站通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