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天下》萬人大調查:35世代,為自由而活

精華簡文

《天下》萬人大調查:35世代,為自由而活

金融海嘯、資本外移、台灣民主轉型、教育鬆綁、太陽花等事件都影響了35世代在身分認同、追尋自我價值等層面。 圖片來源:黃明堂

瀏覽數

8678

《天下》萬人大調查:35世代,為自由而活

天下雜誌632期

左手書本、右手滑鼠,生長在新舊時代交替之際、自由初萌的社會,35世代急於擺脫窠臼,卻也被貼上「草莓族」、「青貧族」等標籤,是什麼形塑了35世代,又該如何理解這群台灣新一代的中堅份子?

80年代前後,台灣社會逐步發生巨大的轉變,從政治解嚴、教育鬆綁、金融危機,公民意識覺醒與能量蓄積,社運學運百花齊放。這樣獨特的政治與社經背景,漸漸地涵養出台灣新一代的中堅份子。

1978至1987年出生、年紀介於30至39歲的這一群人,是解嚴後的新一代,也是教改第一代,更是受網路影響的第一代。

承接台灣經濟奇蹟、進入低成長的新常態,他們會將台灣的未來帶往何處?長於第一個民主化的華人社會、面對全球化科技競爭,這群人要如何承先啟後?

眾人都試著想定義他們,世代標籤像一張張符咒不停地貼:Y世代、80後、草莓族、魯蛇、小確幸……,急急如律令。

但到底他們的真實樣貌為何?

為了不帶偏見看這群青壯年,《天下》姑且稱之「35世代」,他們的確跟長於經濟起飛、社會不開放的上一代有差別。

轉向一 出社會遇經濟低潮期

首先,35世代出生於經濟高速成長的年代,卻在經濟衰退最嚴重的時代步入社會。(見表1)

《天下雜誌》於2017年7月至8月的「35世代網路調查」,從回收近萬份的有效問卷中得出,這1萬人中的30至39歲,平均月薪落在「滿3萬、不滿4萬」為最大比例(27.4%),且預期3年後的薪水「比現在高9%以內」佔大宗(30.4%)。因此,他們選擇工作的時候,優先考量的條件是「有好的薪水和福利」(65.3%)。(見表6)

而且,35世代面臨的物價指數,是出生時代的近2倍,薪資前景卻不樂觀。據主計處統計2006年那時30至39歲人的實質薪資為37925元,10年後不進反退,16年的30至39歲(註:與○六年的不同群)人的實質薪資為34923元(見表2)。顯見35世代生活壓力大,可支配所得對年輕人來說宛如棉花糖,輕輕一壓,薄到什麼都不剩。

萬人大調查中,30至39歲最願意把錢花在哪裡?前3名為買房子(38.1%)、日常生活開銷(37.1%)和旅行(35.8%)(見表7)。上一代有土斯有財的觀念仍在,然而願意花錢買房子,跟買得起房子是兩回事。金融海嘯過後,雙北市房價所得比飆高,台北市2008年房價所得比為8倍,2017年已漲到15倍,無殼蝸牛也愈來愈多。(見表3)

小確幸,對困境的一種抵抗

事實上,亞洲其他國家年輕人的處境也類似。日本暢銷作家藤田孝典,把低收入、長工時、無殼蝸牛、無法結婚生子的日本年輕人稱為「貧困世代」(Poor Generation)。韓國則出現「三拋世代」、「五拋世代」等名詞,用來指稱拋棄戀愛、結婚、生子、購屋、人際關係等的年輕族群。台灣更有「崩世代」、「厭世代」等詞語出現。這樣的處境下,自然出現與上個世代追求成長、精進價值觀不同的「活在當下」價值觀。

「大家覺得沒有未來,所以就活在當下,我不覺得活在當下是不好的事情,這樣你才能活絡整個經濟體系,」30歲的圖文插畫家厭世姬,就力行「活在當下」的消費觀。

「當銀行利率低過通貨膨脹率,不是買東西比較值錢嗎?」中研院社會學研究所助研究員林宗弘說,「它(活在當下)是低薪之後的理性行為,因為,儲蓄是沒有效果的。」

小確幸是一種年輕人在困境當中,給自己鼓勵的方式。

「你的腳陷在一個泥淖裡,你不會馬上沉下去,不會馬上死,可是你也逃不開,」30歲的社民黨委員、網路直播節目《阿苗帶風向》主持人苗博雅認為,上一代對「小確幸」的批判沒有道理,「更深刻一點的批判,這就是資本主義、消費主義餵給年輕人的麻藥。利用年輕人勞力的人,沒有資格去批判年輕人只要小確幸,因為,這就是年輕人願意繼續為你賣命的動力。」

此外,結婚也不再是人生非選不可的選項。從台灣不同時代30至39歲的有偶率來看,1996年為76%,2006年為62.2%,2016年為52.1%,也就是擁有配偶的人愈來愈少(見表4)。若結婚,則有晚婚晚生的現象。據內政部統計,2016年,全台各縣市的初婚平均年齡創新高,全國男性平均為32.4歲,女性為30歲。且總生育率也是呈現持續下滑狀態。(見表5)

「把自己過得快樂精采,是我大學之後覺得比較重要的,可是這件事不一定包含婚姻,」34歲的R-Ladies Taipei社群共同創辦人陳潔寧,目前已結婚生子,但對她來說,婚姻原本並非必選題。

萬人大調查中30至39歲的婚姻觀,有七成表示「如果沒有合適的對象,單身也沒什麼不好」(見表9)。而表示「當夫妻之間的問題難以解決時,離婚會比較好」,更達八成(見表10)。跟上一代比,其婚姻觀更開放。其中,女性又比男性更具「進步意識」。

「中研院做了30幾國的分析,都是男性的家庭觀遠遠比女性保守,那是父權家庭價值觀的延續:男性主導的美滿家庭想像。所以全世界都是女性比較自由,在家庭觀或LGBT(見小辭典)的權力都是比較開放,」林宗弘分析。

轉向二 拒絕意義不明,追求非物質價值

35世代的成長,剛好碰上台灣社會解嚴30年來所經歷自由化、民主化、本土化的進程。比起上一代,台灣年輕人更加重視自我意義的追求,以及非物質的價值。

「解嚴,對我們成長比較大格局的影響,應該是讓我們脫離政治上只有唯一的中心,考試上只有唯一的標準答案,」35世代的苗博雅,也經歷過教改(改課綱、換課本),她體認到解嚴與教育鬆綁帶來的思想解放,對35世代有很大影響。

加上網際網路的去中心化、超鏈結與資訊爆炸,開啟更多年輕世代參與公共議題、實踐價值與探索自我的可能性。

「我們這代對社會是充滿熱忱的,像太陽花學運,我覺得真的很屌。現在大家都說,我覺得不合理的地方,我就要去爭取,對社會不公不義的事情都想去參一腳,」33歲的《移人》編輯總監李岳軒說。

中研院的林宗弘認為,35世代在意識型態、價值觀形塑的青年時期(Young Adult),碰上金融海嘯、太陽花學運等衝擊,這些烙印可能會跟著他們一輩子。

社會事件形塑世代認同感

「太陽花其實會塑造整個世代在未來對自己身分認同的想像,」林宗弘說。其他少時經驗,如經濟條件不好、女性經濟權實力上升,也會左右這整個世代對家庭、生育、伴侶的親密關係等價值觀。

以同性婚姻來說,萬人大調查就發現明顯的世代分野。同意「同性別的人可以結婚、享有配偶的權利」者,20至29歲就有高達87.4%,30至39歲贊成者也有74.7%;然而,年齡一旦越過40,同婚支持者的比例就開始產生位移。40歲一代贊成者降至61%,而50至59歲贊成同婚的比例為59.2%。(見表11)

萬人大調查中對成功的定義,20至29歲多數選擇「實現自己的理想」(51.5%),而30至39歲則認為是「擁有安排自己時間的自由」(49.9%)。相較台灣傳統的製造業思惟,要求標準化、一致性、流水線僵化人生,年輕世代更重視自由與理想。(見表8)

轉向三 探索自我是一輩子的功課

出生於60年代、在大學任教的陳先生,是「來來來,來台大;去去去,去美國」的標準典型。作為35世代的上一代,他的生命經驗就反映了世代之間的差異。

「我們生長在一個安靜的年代,沒有階級翻轉的機會,唯有出國才有翻身的可能。我們沒有時間去反思我們在幹嘛,就進入一個很規律的pattern(生活模式)。我們每個人都是快樂的薛西弗斯,努力的目標就是把石頭推上去,」陳先生說。

社會觀察家詹偉雄同意,35世代作為台灣後解嚴時空的第一個世代,他們所面臨人生最大的衝擊,就是年輕人會自問:我要為何而活?如何而活?

「這一世代接觸了網際網路,讓他們看到世界完全不同的可能。這個世代有比較強大的、尋找自己人生意義的渴望,」詹偉雄分析。

這是一個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35世代或許還未海闊天空,但是,這群承上啟下的年輕人,卻像先代台灣人一樣,在逆境中勇敢走出自己的路。(責任編輯:賴品潔)

【延伸閱讀】

【35世代Ⅰ】追蹤20年,五個少年的青春夢

【35世代Ⅱ】大學變好考了!教改如何影響他們的選擇?

【35世代Ⅲ】夢想碰壁,打開心門讓光灑進來

【35世代Ⅳ】回首來時路,勇敢做自己,每個人都是唯一

《海闊天空》報導專輯

● 更多內容,請見天下雜誌 632期《【海闊天空20週年】35世代 聽你說》>>

photo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全站通行 83折優惠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