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不甩川普就會好?歐洲仍藏著3顆政治未爆彈

精華簡文

不甩川普就會好?歐洲仍藏著3顆政治未爆彈

梅克爾的勝選,宣告全球主義今年在歐盟大獲全勝。不過,德、法、荷仍各埋著政治未爆彈,隨時威脅歐盟與歐元區的存在。 圖片來源:路透社提供/達志影像

瀏覽數

2095

不甩川普就會好?歐洲仍藏著3顆政治未爆彈

Web Only

德國選後,歐盟今年最重要的三場選舉總算落幕,自由、開放、包容的全球主義看似大獲全勝,但荷、法、德仍深埋三顆未爆彈,揭示歐盟的政治危機尚未解除。

從3月荷蘭國會大選、5月法國總統大選,到9月24日落幕的德國聯邦議會大選,主導未來歐洲外交政策走向的3場關鍵選戰已塵埃落定。

以「自由、開放、容忍」為代表的全球主義價值體系,在梅克爾的領軍下,似乎在與川普帶動的「孤立、民粹、仇外」的孤立主義對抗中,獲得了全面勝利。而歐盟的解體危機,似乎也同時宣告解除。

不過,最後在德國的這場關鍵選戰,卻被諷為2017年最「無聊」的一場選舉。

這是因為梅克爾領導的基民盟(CDU),與主要競爭對手舒爾茲帶領的社民黨(SPD),各自的民調支持率差距太大,大到德國人相當自信,不可能出現像英國脫歐或川普當選的逆轉結果。

「英國脫歐及川普當選是因為民調結果太接近,」德國趨勢研究公司Infratest dimap總裁西格爾表示,民調結果太近的時候,根本不可能準確預測。

在選前民調獲得37%支持率的基民盟,也成功拿下33%的得票率,也成功讓梅克爾毫無懸念地繼續展開她第四個總理任期。(延伸閱讀:梅克爾慘勝,為何這場德國選舉如此重要?

除了選舉結果沒有懸念以外,《彭博Businessweek》的分析也指出,梅克爾與舒爾茲兩人的政見幾乎沒有差異,同時雙方也沒有人效仿川普限制貿易或削減全球化,也是這場選舉「很無聊」的原因。

「他們的選擇可能仍舊數十年不變:從二戰以來就執政至今的兩個中間派政黨,」《彭博Businessweek》分析。

造成這樣的結果,主要有兩個原因。首先,德國的經濟並沒有因為全球化而受害。相對的,德國是全球化下的大贏家。

「大多數德國人都知道,他們從貿易中獲利,」基民盟的聯邦議員林內曼表示,相對美國只有300家中小企業是產業龍頭,德國則有1500家中小企業,在各自的領域中獨步全球。

而另一個原因,則是二戰的陰影與攪亂全球政局的川普。

「德國人看到那些選出民粹主義者的國家時,他們被嚇到回去支持中間派政黨,」德國智庫貝塔斯曼研究所政治分析師提爾曼說。

美、歐正式分手,德國卻只想要「保持緘默」

而這樣的狀況,也宣告著歐盟對於全球秩序、自由貿易等議題,將開始與美國分道揚鑣。

川普退出TPP(跨太平洋伙伴協定),強迫加、墨兩國重啟NAFTA(北美自由貿易協定)談判,以及簽署移民禁令等措施,都帶著鮮明的孤立主義色彩,並反對既有代表自由、開放的國際秩序。

「川普的當選,代表美國有大批選民支持退出全球主義,」《金融時報》首席外交事務評論員拉赫曼(Gideon Rachman)認為,美國人想將國際軍事與貿易承諾斷乾淨。

之後,隨著習近平喊出「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以接納全球化、自由化的姿態,積極參與國際事務後,原先美國所扮演的角色也開始轉往中國與歐洲。

在荷蘭與法國相繼選出中間派的呂特、馬克宏後,代表二戰以來所建立的,以自由、開放、包容等價值體系建構的國際秩序與全球主義,仍受到大多數歐盟國家及民眾的支持。

當被譽為「西方自由派最後捍衛者」的梅克爾,毫無意外地領導基民盟勝選,歐盟對於全球主義的支持,也更受肯定。

不過,拉赫曼也認為,德國在中國逐漸接替美國在全球政治經濟角色的時候,更樂意扮演「較緘默的西方國家」。

「畢竟這個國家一心想將20世紀的戰慄拋諸腦後,」拉赫曼解釋,因為納粹留給現代的德國人對於動用軍事力量的強烈懷疑,讓德國人更盼望平靜的生活,隔絕於世俗煩囂之外。

歐洲外交關係委員會柏林辦公室主任詹寧也認為,德國人希望再多當幾年的旁觀者。

但作為歐盟境內人口最多、經濟規模最大的國家,德國的影響力無疑是歐洲最大的。特別是當歐盟國家的經濟問題一一浮現之後,「德國在歐盟內的領導地位和權勢,便愈來愈難否認了,」拉赫曼說。

而這場「無聊」的選舉結束後,歐盟在國際事務上也將持續擁抱全球主義,跟採取孤立主義的美國走向不同的道路。

反全球主義勢力仍在茁壯

但是,全球主義在歐洲這幾年所遭遇的危機與挑戰,真的解除了嗎?

在荷蘭,極右派的自由黨在選後掌握荷蘭國會20個席次,成為第二大黨及最大的反對黨。

號稱「荷蘭川普」的自由黨主席懷爾德斯,反歐盟、反移民、反全球化的立場鮮明,在選舉期間,成功迫使執政黨自民黨右傾,對移民的態度轉趨強硬。

懷爾德斯更在選後充滿野心地表示,「我們曾是荷蘭第三大黨,現在是第二大黨,下一次我們將成為最大黨!」

從左右共治轉向右傾的荷蘭,讓極右派勢力站穩腳跟,顯示全球主義在歐洲的危機並未解除,甚至還有一顆未爆彈深埋地底。

而在法國,儘管親商、親歐盟的改革派馬克宏當選總統,並且以66%對34%的得票率,擊敗主張退出歐元區、脫離歐盟的勒龐。但身為極右派的勒龐,闖進第二輪投票,本身就已經是一個警示。

這個警示告誡著全球主義的支持者,法國的極右派反全球主義勢力也佔有一席之地,同樣是一顆深埋地底的未爆彈。

最後,無聊的德國選舉也透著一絲危機。在選前擁有12%民調支持率的極右派政黨「另類選擇黨」,也成功進入德國聯邦議會成為主要反對黨之一。

同時,德國外長加百列在接受德國《明鏡週刊》採訪時也表示,「這也代表自二戰結束以來的70年,納粹的聲音將重返德國聯邦議會,」而這也將為歐洲的政局埋下最大的未爆彈。(責任編輯:李郁欣)

【延伸閱讀】

梅克爾贏了,為何歐元反而下跌?

納粹重返德國國會?歐洲政治風險升高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全站通行 83折優惠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