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顧立雄第一刀砍向哪?如何平衡正義與創新

精華簡文

顧立雄第一刀砍向哪?如何平衡正義與創新

圖片來源:黃明堂

瀏覽數

1411

顧立雄第一刀砍向哪?如何平衡正義與創新

天下雜誌632期

從刑事辯護律師變金管會主委,顧立雄自信從容不改。社會評價兩極的他,為何會受民進黨青睞當上主委?一手專注金融創新,一手可能斬斷政治獻金,他能否維持平衡?

九月十二日,顧立雄以金管會主委的身分,首度面對大陣仗媒體。他一坐定,謙虛地說自己「感到誠惶誠恐」。

他是辯護律師出身、身材高大,站在金管會各局長身旁,氣勢凌人。顧立雄前腳還沒踏進金管會,先向文官撂下狠話:「未來金管會各局首長說明業務,不要賣弄專業,如果專業是讓人聽不懂,不叫專業,而是話術。」

顧立雄長期負責刑事辯護,金融專業不足。民進黨智庫新境界文教基金會副執行長陳錦稷為他辯護說,金融法規是最細瑣的,法律人(當主委)很適合。

顧立雄坦言,一開始被徵詢,自己也嚇一大跳,但受到朋友鼓舞,才答應接下挑戰。

他的好友、冤獄平反協會理事長羅秉成說,辦案能力和辦事能力是相通的,顧立雄辦案能力強,案件處理抓點抓很準。一路看顧立雄長大的萬國法律事務所所長陳傳岳認為,顧立雄具備做重大決策的膽識,這點是很多優秀的公務員所沒有的。

參與司法改革、支持廢死、站上社運衝突現場的第一線。主張人權、法治,他卻出任首屆有違憲爭議的「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主委。三月,監察院已向大法官會議提出,「不當黨產條例」是否違憲做釋憲。「知法玩法,」國民黨行管會主委邱大展批評。

國民黨認為顧立雄抄家不擇手段,顧立雄辯稱,他抄的是不義之財。一位不願具名的黨產會幕僚為顧立雄抱不平:「他和詹啟賢(前國民黨副主席)協商,答應拿錢給國民黨發薪水,自己承擔民進黨放水的罵名。」最後會破局,是當時國民黨黨主席洪秀柱推翻協議。

「顧立雄版」的正義

顧立雄心中對公平正義有一把尺,文聯團是重要的啟蒙。文聯盟當年由律師界大老,台北國際專利事務所所長林敏生和陳傳岳打頭陣,帶領年輕律師改革原本由軍法系統把持的台北律師公會。在年輕一輩裡,包括林永頌、羅秉成、顧立雄,而顧立雄年紀最大。因此,「顧老大」的稱謂不脛而走。

當年林敏生事業經營有成,下半生投入司改,出錢出力,顧立雄也傳承相同行事風格。他是國內一流的刑事訴訟律師,但他接下不少義務辯護,像蘇建和案、洪仲丘案,也經常為律師團、台權會的聚會買單。

「律師要扮演體制和案件的對抗者,即使大家認為是罪大惡極的人,當事人都應該有個律師,替他爭取法律上的尊嚴跟權利,」羅秉成說,這是他跟顧立雄共通的信念。

讓人權律師邱顯智印象深刻的是,三一八學運時,學生要闖行政院,晚上七點,顧立雄接到通報,主動與邱顯智等律師,約在行政院旁的咖啡廳。他們一行人穿上律師袍,跟著學生一起進入行政院,跟警察推擠。只因顧立雄覺得,警方看到律師,比較不會對學生動手。

帶顧立雄進入職場、公共事務領域,本身也是本土社團「永社」創辦人的陳傳岳指出,顧立雄能夠成為知名的訴訟律師,與○三年刑事訴訟法修法,讓律師與檢察官交互詰問有關。因為不再是傳統的法官問案,而是要法庭攻防。「他(顧立雄)口才好,頭腦轉得快,這讓他在法庭上很有優勢,」陳傳岳說。

也是因為陳傳岳的淵源,○四年,顧立雄等人代表陳水扁、呂秀蓮,應戰國親兩黨的當選無效之訴。當時,陳水扁以兩萬多票些微的差距,拿下總統大選。連戰、宋楚瑜不服,提出當選無效訴訟。顧立雄天天站在鎂光燈前,開始由司法界竄入政界,他的臉連過海關都被人認出來。

陳水扁獲得連任,顧立雄「扁家御用律師」稱號傳開,開啟他的政治仕途。○五年,他第一次代表民進黨出任任務型國大代表。

不幫扁辯護,得蔡、蘇心?

顧立雄真正面臨從政與否的選擇,其實是一一年。當時,他曾經幫忙辯護過的前雲林縣長蘇治芬,推薦他當不分區立委。顧立雄曾形容,那時就像站在懸崖邊,看著腳下的深潭,猶豫要不要往下跳。當時,全家人反對,也不了了之。

但一三年,更大的機會來了。顧立雄在蔡英文和蘇貞昌勸進下,答應代表民進黨參選台北市長,不過在黨內初選就輸給姚文智。

顧立雄真正從街頭走進公門,是去年當選民進黨不分區立委。短短一年半,他就從立委變黨產會、金管會主委。

陳傳岳歸功於顧立雄的政治魅力,「他很率性,跟有些政治人物扭扭捏捏不一樣。」

○八年,顧立雄毫無預警地宣布,解除與前總統陳水扁偵查中的國務機要費案委任辯護關係,不再幫陳水扁辯護了。那時國際組織愛德蒙,查出扁家有海外帳戶。

一位親近扁家的人士,以此批評顧立雄做事不夠圓融。因為,那時陳水扁還沒起訴,顧立雄大可淡出就好。但他卻公開宣布,重傷陳水扁社會形象,「其實他能等到起訴後,再不接受委任就好。」但也有人認為,顧立雄因此贏得形象。

金管會成立以來,第一次由完全沒在金融業工作過的純法律人出任主委。

陳錦稷直言,金融業常主張,股權是財產權,政府不要管太多。但金融業管理的是大眾資金,就是有公共性,當系統性風險發生,政府都要買單,因此管制不會少。接二連三的金融弊案後,產金分離、關係人交易和法令遵循,備受社會企盼,都涉及法令修正與強化。因此希望借重人權律師顧立雄的能力。

第一強調法遵、金融科技

顧立雄不避諱談自己會加強法律遵循。「法遵意識抬頭,是非常好的趨勢,我想金管會會來推一把,」九月七日,顧立雄以準金管會主委的身分,出席台北律師公會舉辦的金融業法令遵循的論壇,劈頭就如此說。

不過,前金管會主委、政治大學副校長王儷玲認為,顧立雄稱不稱職,法律背景不是重點,政務官最重要的是,引領對的政策,國家才會往前走。而第一步,顧立雄把金融創新擺進施政藍圖。

「未來五至十年,金融科技會影響整個金融市場,台灣再不加緊腳步,未來競爭力一定會下降,」她肯定新內閣有心要在金融業突破與改革。

但不只一位金融業者擔心,跟司法一樣,金管會具有準搜索權與行政裁罰權,金融監理應該要具有獨立性。顧立雄政黨色彩鮮明,追查國民黨黨產作風剽悍。很難不讓人聯想,明年六都市長大選,顧立雄會站在金融業監理的制高點,來斬斷國民黨的政治獻金。

「顯然明年國民黨就拿不到錢了,」一位大型金控副總經理直言,這是為什麼藍營紛紛跳出來質疑的真正原因。

從立委變主委,顧立雄必須站上國會備詢。陳傳岳提醒這位他一手提拔的律師主委,當主委要靠的可能是修養,而不是口才了。法庭上一針見血、新奇的見解,可以逆轉勝,但一句話也能樹敵傷人。

從法庭上辯才無礙的律師,到金融業的父母官,蔡英文執政一年半,顧立雄身分連三轉,是民進黨內最受重用的紅人。他能不能坐穩金管會大位,將是他仕途的一大試金石。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全站通行 83折優惠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