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最窮總統月領23K:不能因為當了總統,就不當平常人了

精華簡文

最窮總統月領23K:不能因為當了總統,就不當平常人了

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瀏覽數

11041

最窮總統月領23K:不能因為當了總統,就不當平常人了

暖暖書屋

這位總統上任後立刻宣布,把月薪的9成捐給慈善用途,遊民救助基金。自己則與妻子住在殘破的農舍之內。他不帶保安不打領帶,身上找不1件名牌精品。此事在網上及媒體之間幾經流傳,為他換來震耳欲聾的掌聲。西班牙媒體稱他是「全球最窮總統」,但他也是「拉丁美洲最受歡迎的總統」。

2009年,74歲荷西‧穆希卡(Jose Mujica)被自己所屬的烏拉圭政黨公推出馬參選總統,一度婉拒的他,最終高票勝選。

從赤貧之子走向總統之路

嚴格來說,比穆希卡小五歲的瓦茲奎斯既跟他屬於同一陣營,表現絕不算太差,支持率更未必低於穆希卡,但兩人顯然有著懸殊的成長背景。

相較於穆希卡出身社會底層,連高中都沒畢業,瓦茲奎斯則不但在大學裡取得腫瘤學專科的學歷,還曾負笈法國進修,一九九○年當選首都蒙特維多市長後,一九九六年進而擔任廣泛陣線黨魁,仕途可謂一帆風順。儘管同屬左派,瓦茲奎斯的思想立場似乎較保守,例如在開放墮胎權方面便與穆希卡的意見相左。事實上,他更希望經濟部長艾斯托里(Danilo Astori)作為自己的接班人,無奈後者的聲望始終追不上穆希卡。

隨著瓦茲奎斯的任期將在二○○九年結束,且根據烏拉圭憲法,該國總統不得連選連任,雖然穆希卡曾謙虛地婉拒說「要我當總統,簡直就和教一頭豬吹口哨一樣困難」,他還是在二○○八年被左翼的「廣泛陣線」政黨聯盟公推出馬參選總統。等在他面前的是:對內,傳統右派政黨正蠢蠢欲動想奪回失去不久的政權。

至於在外面,每況愈下的歐美經濟暫時還看不到脫離這個看似無底深淵的終南捷徑,國際經濟情勢繼續暗潮洶湧。

不管怎樣,穆希卡都選擇做自己。

在這場選舉當中,穆希卡的選戰公關維納薩(Pancho Vernazza)指出,「在我近四十年的職業生涯裡頭,從沒見到一個人像他一樣,具有如此高的學習能力和柔軟度。」穆希卡非但盛情邀請黨內初選的對手艾斯托里出任副手,也積極和商界溝通以化除後者對他的「反商」疑慮,然後高舉「誠實政府、一流國家」(Un gobierno honrado, un país de primera)作為競選口號,希望以不同流俗的清新形象來吸引選民支持。

在二○○九年十月的總統投票中,穆希卡雖以百分之四十八的得票率,大勝前總統拉卡葉(Lacalle)的百分之三十,但因依規定必須得到過半票數,因此十一月又舉行了第二輪投票。在再度投票前,穆希卡便表示將盡一切可能透過協商和對話,搭建溝通各方意見的橋樑。最終,根據烏拉圭選舉法院在二○○九年十一月三十日公佈的最終計票結果顯示,做為執政黨「廣泛陣線」候選人,穆希卡在第二輪總統選舉投票中以百分之五十二點六的選票,超過半數當選該國第四十任總統,也是烏拉圭歷史上第二位左派總統。

在正式獲勝後,穆希卡隨即公開演說表示,在選舉中「既沒有勝利者,也沒有失敗者」(Ni vencidos, ni vencedores),因為所有的人實則都是同一個大家庭的成員。 他表示將採取溫和的作法,與持不同想法的其他派別共同合作,保持社會經濟的持續增長。

更重要的是, 他也宣示要當個「人民的總統」,指出「若認為權力來自於上,顯然是個錯誤,因為它只能來自大眾的心中,……這也是我花了一輩子不斷在學習的事情。」

不能因為當了總統,就不當平常人了

事實證明,他的確努力貫徹自己「生為平民,永遠是平民」的理念。

如果你對所謂政治人物的想像,是一群衣履筆挺、活在雲端當中、身旁隨扈雲集、出門老有警車開道或至少碰不到紅燈、談吐用詞深奧講究,總之和普通老百姓不怎麼相同的人類(如果排除在台灣民眾印象中,不時吵架扭打、口吐穢言的立委諸公的話),或許這種刻板印象也未必有甚麼錯,但至少在你看到穆希卡之後,可能就會有點改觀了。

在穆希卡慣穿的藍白相間條紋襯衫上,從來不打領帶,腳下則經常蹬著一雙廉價皮質涼鞋,伸出幾根略髒的腳趾。雖然可以住進有百年以上歷史的總統官邸,享受著跟其他國家沒有不同的元首級生活待遇,他仍選擇以幾乎半塌、甚至登記在太太名下的自有農舍為家,因為「那已經比自己蹲過十四年的牢房大太多了」。 至於總統官邸,則數度在冬天時開放給周邊貧苦民眾和遊民居住。

沒有小孩的穆希卡,住的農舍只是一棟非常簡陋的藍頂鐵皮屋,附著一個面積不大的小花園,有著幾棵枝葉扶疏的小樹,周遭雜草叢生,一條泥土小徑蜿蜒連到最近的公路邊上;房舍外晾著剛洗好的衣物,在木竿上隨風飄揚,家庭用水來自花園裡頭一口差點淹沒在蔓草中的水井;附近沒有任何「國家元首應有」的安全防備,農舍大門前只有兩名警察輪流駐守,硬要算進去的話,穆希卡家中那隻只有三條腿的狗狗瑪努耶拉(Manuela)也是守衛隊一員。

沒錯,這就是烏拉圭總統的家。

如同他告訴記者的,「你不能因為當了總統,就不當一個平常人。」

穆希卡拒絕任何隨扈和防彈轎車接送的「慣例」安排,自己每天開著車齡超過四分之一世紀的天藍色老金龜車上下班(車號是 SAO-1653),最大興趣是帶著愛犬出門蹓躂看球賽,偶爾到市區巷內的酒吧喝兩杯。

在平常的日子中,穆希卡不但選擇住到太太擁有的郊外農舍中,每天一有機會,也會和太太一起在花園中耕作種梔子花賺些外快,彷彿想重溫童年舊夢一般。然後把國家發給自己薪水的九成全都捐給遊民救助基金。

當有人詢問他的動機時,穆希卡只是淡淡地說:「剩下的夠我用了,如果有這麼多同胞連這數目都賺不到,我怎能說不夠呢?」他還聲稱將來也要把部分的退休金捐出來。

9 成薪水都捐贈到慈善機構、小型創業者,是全世界最窮的總統

那麼,穆希卡的薪水是多少呢?

按照他自定的慣例,穆希卡每個月都捐出總統月薪的九成以上,大約是一點二萬美金(折合台幣約三十五點七萬元),用在慈善目的上,尤其是針對無家窮人和小型創業者。 這樣慷慨的捐薪行動,讓他每個月實領的薪水相當接近烏拉圭的平均薪資線,大約七百七十五美金(折合台幣約兩萬三千元)左右,也就是我們俗稱的二十三 K,這使他成了「世界上最窮的總統」。

他受訪時就表示:「我已經這樣生活大半輩子了,我靠我現有的就能過得很好了,更何況我也很享受自己的生活方式。」

二○一○年,他個人的財產申報數字僅僅是一千八百美元,事實上,這是他名下唯一擁有的一九八七年出廠金龜車的價值。儘管在二○一四年,他決定將太太的資產,包括土地、曳引機,還有房產等加進來計算,這讓他的個人財產「暴增」到二十一萬美元(折合台幣約六百三十萬元),但仍遠低於他的副總統艾斯托里,更別提絕大多數甚至擁有龐大家族企業的其他國家元首。

正因他的特立獨行有別於「常人」,媒體網站 Gawker 曾以「在烏拉圭有一位您夢想中的總統」來形容他;二○一三年底,塞爾維亞著名導演庫斯圖利卡(Emir Kusturica)也遠道前來以穆希卡為主角,拍了部紀錄片向他致敬,盛稱其為「最後的政治英雄」。

當然,穆希卡本人不無幽默地自我解嘲說:「如果我要求人民都過著跟我一樣的日子,那麼,他們恐怕會殺了我!」

本文摘自暖暖書屋《穆希卡:全世界最貧窮也最受人民敬愛的總統》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全站通行 83折優惠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