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爸爸說我是廢物

精華簡文

爸爸說我是廢物

照片非當事人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瀏覽數

3744

爸爸說我是廢物

三采出版

許多孩子不夠幸運,所以沒有遇到一個讓他們感到被愛的人;不夠幸運,所以沒有遇到一個會對他們道歉的成年人。

我想說一個故事,發生在我身上的故事。

爸爸說我是廢物!

我父親是在大陸做生意的台商。小時候,家裡非常有錢。怎麼個有錢法呢?

我家是豪宅別墅,附帶游泳池、籃球場、乒乓球桌、撞球檯、前後花園各有一個魚池。從上衣的領結到腳上的鞋帶,都是傭人幫我穿戴整理好,大概就是這種程度的有錢吧!而我就是個完全不知民間疾苦的死屁孩。我跟父母的關係不親密,主要是由傭人和親戚帶大。後來,父母分居、離婚,我和哥哥都歸父親撫養,於是我們去了大陸廣東。

我和我哥都是資優生,在十三歲時考上高中。父親認為小孩要早點獨立,把我們送去寄宿學校。之後,我每週回家一次。上高中的時候,我遠遠沒有哥哥優秀。他的成績一直名列前茅,而我只在中等階段徘徊。我被父親罵是沒用的廢物、家族的恥辱、養妳浪費錢。後來我可能是自暴自棄了,成績一落千丈,僅僅維持在及格邊緣,父親更不再指望我的學業成績有起色。

同時,爸爸的公司經營狀況每況愈下,跟後母之間的感情也越來越差、爭吵更是越來越頻繁,兩人不是冷戰就是互相大吼大叫,把家裡能摔的東西都摔了。

這樣的日子持續了兩年多,後母的精神狀況也變得怪怪的。有好幾次,她都當著我的面企圖自殺,或是對我說一些奇怪的話。他們爭吵完後心情不好,就來教訓我。什麼理由都可以罵、什麼理由都可以打。有時候甚至還會說,都是我害家裡變成這樣的。

我生病,倒在床上動彈不得,求他們帶我去看醫生,他們不理我。後母甚至對我說:「噢,妳要死了啊。」有親戚告訴我,我母親不想養孩子,所以關係這麼疏遠的父親才不得不撫養我。我漸漸地相信,他們一定很恨我、一定很希望我死,我是個不該出生的孩子,我一點價值也沒有。

只有鏡子願意聽我說話

不知道是不是出於一種補償心理,我在學校參加話劇社,寫很多搞笑的劇本,寫的好笑作文都會被老師念出來給全班聽。我有很多朋友,我認為自己是受歡迎的。

但我從來不敢相信,人們真的喜歡我。去同學家裡,看到家人相處和睦,我其實很嫉妒。我每天含著淚睡去,希望自己能在睡夢中死去,因為活著對我來說,一點意義也沒有。

忘了是什麼契機,有一天,這種消極的情感轉化為憤怒。我走到浴室裡,看著鏡子裡滿臉淚痕的自己說:「總有一天,我一定要殺了你!」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我連自己想要殺誰都不知道,可能是我父親、後母,或隨便一個人,也可能是我自己吧!

但,這句話就像擁有神奇力量的咒語般,讓我再次充滿希望,並讓我對父親的辱罵稍微不在乎了一點。因為當他再罵我是恥辱時,我心裡就想著「既然你這麼說了,我就真的變成恥辱給你看看吧!」

對著鏡子講話,變成了我的習慣。每當我再被父母亂罵時,我就會來到鏡子前說:「總有一天,我一定要殺了你!」

一天,我又被後母冷嘲熱諷了一番。心情不好的我又走進了浴室對著鏡子講話。

我說完後,心臟卻差點停止跳動。因為我發現後母的母親居然站在我身後!

我心想「完了!」我很確定她聽見了,她很清楚地聽到我說了什麼。

那些大人,本來只是把我當出氣包,但以後他們會把我當瘋子。當時我陷入了極度的恐慌和絕望,我甚至猶豫今天是不是該動手了呢?還在思考時,卻看到那位老奶奶神色自若、不慌不忙地回頭喊:「為什麼○○這麼難過呢?是不是你們欺負○○了?」老奶奶像是什麼也沒聽到,慢悠悠地走去跟我的家人談話。

一句話的救贖

過了幾天,老奶奶讓我跟她一起包水餃。我動作很快地包了幾個,她看了看,高興地說:「妳是我見過最聰明的小孩,學什麼都那麼快。」「妳以後一定會成為了不起的人。」

一時間,我說不出話來,大滴大滴的眼淚忍不住滑落。她見我這樣,有點慌張,問我:「怎麼了?別老哭啊!笑著好看多了,笑一笑吧!」我對著她勉強笑了。

我發現自己一直以來想要的原來很簡單,就是父母的肯定而已。但我追尋了這麼多年,還是沒有得到,最後是一個跟我沒有血緣關係的老人家給了我。從此以後,我沒有再對鏡子說話。我做了一個決定,不能讓那位老人家難過。

我跟老奶奶只一起生活了幾個月,之後的日子還是一樣照常。十五歲以後,我離開家,一個人到遙遠的城市去求學。但童年的陰影似乎還糾纏著我,我的情緒時常不穩定,無法交到親密的朋友。每當有人說喜歡我,我就會很畏懼,馬上跟對方保持距離。但我覺得這樣子也沒什麼不好,因為跟我這種人在一起,別人一定會受傷害,我想就這樣孤獨一輩子也沒有關係。

父母,其實也是會受傷的孩子

大學畢業前,我收到了一封來自我後母的簡訊。

從簡訊內容看起來,她似乎很痛苦,不知道找誰說。那年暑假我回了家,兩人談了很久,我知道她會這麼痛苦都是因為我父親,所以我鼓勵她離婚。我們說了很多話以後,她也下了決心。

最後,後母哭著對我道歉:「我知道我以前一直對妳不好。」「對不起。」「可以原諒我嗎?」

聽她這樣說,我非常驚訝也非常激動。我從來沒有想過她會對我道歉,我甚至沒有想過她知道自己對我不好,因為完全沒有預料到,一時間我也不知道該做什麼反應。她繼續問:「對不起,真的,原諒我好嗎?」

我感覺到我的心裡被某種東西充滿了。

我說:「我原諒妳,妳做過什麼、說過什麼,我全部都原諒。我也要請妳原諒我,原諒我產生過那麼惡毒的想法。」然後,後母就和我弟一起離開了,去了很遠的地方。我也和後母和解了。

以上說的並不是我全部的人生,我只說比較有關聯的部分。這些年,我斷斷續續地接受心理治療。我不認為自己性格需要調整有什麼丟臉,但為了不讓家人感到內疚,我隱瞞了幾乎所有在外面的經歷。也就是說,我的父母對我十三歲以後的生活一無所知。但是沒有關係,我已經平安長大了,該彌補的部分,我會自己來彌補。

我沒有去問我的母親,她到底有沒有拋棄我。我不再責怪父親當初的偏袒和嚴厲。我對他們愛不愛也不感興趣。因為看著年紀漸老的他們,我終於發現,原來他們也不過是受傷的小孩,他們連自己都來不及保護,更不要說保護別人。

我囉嗦這麼長一段話,不是要主張誰該去被怪罪。聽說(臺北捷運車廂隨機殺人)鄭捷事件的時候,我心裡的第一個想法是「這孩子,到底經歷了什麼?」

我肯定無法了解他的痛苦、我肯定也無法了解受害者的痛苦,我不了解的東西太多了,所以我沒有資格妄下定論。但是隨著許多網友紛紛出來分享自己的成長經驗,我確定了一件事。我們的社會還存在著太多這樣痛苦卻說不出口的孩子。不管什麼原因,他們和父母關係疏遠,活得不快樂。不夠幸運,所以沒有遇到一個讓他們感到被愛的人;不夠幸運,所以沒有遇到一個會對他們道歉的成年人。

對於那麼多這樣的孩子,我想對他們說:

你並不孤獨,你是被愛的。
你的父母不一定愛你,即使真的愛你,也不一定會用正確的
方式來愛你。
但你一定要記得,會有別人愛你。
你未來的伴侶會愛你、你的朋友們會愛你、你的貓貓狗狗一定愛你(只要你記得餵牠們吃東西)。
囧星人也會愛你……雖然你可能不稀罕。
最後,無論你做了什麼。
讓你降生於世上的上帝永遠都會愛你。
請你務必相信這點。

你並不孤獨,你是被愛的。
不要否定自己的存在。

本文摘自三采《囧星人的人生百想妙答》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訂閱全閱讀,全站通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