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專訪】賣技術是斷尾求生?王雪紅:我把Google帶進台灣

精華簡文

【專訪】賣技術是斷尾求生?王雪紅:我把Google帶進台灣

圖片來源:王建棟

瀏覽數

50530

【專訪】賣技術是斷尾求生?王雪紅:我把Google帶進台灣

Web Only

《天下》專訪宏達電董事長王雪紅,暢談如何說服Google以11億美元高價買下部分研發團隊。她幾乎有問必答,除了問到她的慈善基金會被質疑捐款太少的短暫時間之外。其他時候,她的爽朗笑聲,幾乎貫穿全場。

今年第二季,宏達電(HTC)以稅後淨損19.5億元,創下連9季虧損。從去年開始,HTC要出售的傳言始終沒停過。從賣VR業務、賣手機、賣工廠,到整個公司賣掉都有。答案終於在今天揭曉。

宏達電董事長兼執行長王雪紅、智能手機暨物聯網事業總經理張嘉臨、谷歌(Google)硬體資深副總裁Rick Osterloh和Google硬體部門主管Mario Queiroz共同宣布,Google將以11億美元(約新台幣330億元),買下參與Pixel手機的研發團隊和相關專利的非專屬授權。

這個手機ODM研發團隊,指的就是兩年前成立的Powered by HTC。Google和HTC合作推出的第一代Pixel,全球銷售量約240萬支,預計今年10月推出的第二代,目標上看300萬支。但HTC自有品牌手機銷量卻不斷下滑,今年前3季只有約350萬支。

在記者會後,接受《天下》專訪的王雪紅坦言,兩年多前的世界行動通訊大會(MWC)結束後,她就飛到美國,找上Google執行長皮蔡(Sundar Pichai)。「我當時和他談,我們應該要合作,做一個真正的旗艦,Google應該要來領導這件事,」她說。

王雪紅提出,由Google主導,強化手機的軟硬體結合,也因此成了雙方合作推出Pixel的起源。

只是,Powered by HTC團隊的員工規模約兩千人,佔全體員工的一半左右。

HTC用11億美金,換員工規模減半和專利授權,究竟是不是個好交易?

Trendforce智慧手機分析師黃郁琁認為,「資金挹注,對於宏達電40億元虧損有所幫助,公司也可以瘦身。」

一位不願具名的HTC前主管也認為,這場交易對HTC十分有利,「HTC最近本來就有減少支出的壓力,不用裁員付資遣費,還拿11億美金回來,讓員工們可以保住工作,又有世界級外商當新東家。」

對Google而言,買下Powered by HTC團隊的研發人才,也是往硬體大幅延伸、和蘋果對抗的一大步。

Cinno產品諮詢部副總經理楊文得指出,Google和HTC雙方是各取所需。HTC的手機出貨量今年可能不到500萬支,比起去年的1,200萬支大幅縮減。再加上蘋果一直強調產品的軟硬整合,「Android之前的產品軟硬整合沒有很好,功能很破碎,所以Google推Pixel,也是因為一直想作出和蘋果抗衡的手機。」

短期來說,這場交易對HTC和Google各有加分,但能不能真的開創新局,對台灣帶來正面影響?

不願具名的手機晶片大廠主管回憶,當年宏達電有點好大喜功,甚至把高通都不看在眼裡。卻沒想到,智慧型手機的進入障礙愈來愈低,手機晶片解決方案做好一點,中國廠商都會做了。

「這個併購最重要的一點是,Google是不是留在台灣發展,有沒有長期的打算?是的話,對台灣非常好,(科技業)才有可能跟中國手機廠競爭,」他說。

以下是《天下》專訪內容:

問:最後交易金額是11億美元,這個意外高的金額,業界普遍肯定,你是怎麼談到這樣好的結果?

答:最主要是和Google有互信關係。和Google合作也是十年了,從第一個G1、 G2、tablet到最近的Pixel,這是很深的策略結合。

我接CEO兩年多, 從兩年多前的MWC(世界行動通訊大會),我到歐洲拜訪所有的電信商,他們感覺Android就是軟體和硬體結合,但當時就是軟體不能發揮最大長處,有點亂,當時的Google也是那樣想。

問:他們希望有一支手機可以和Apple拚?

答:是的。所以我當時就從MWC飛到美國去,和Sundar Pichai談,就是現在的Google CEO。我當時和他談,我們應該要合作做一個真正的旗艦機,Google應該要來領導這件事情。Google本身有這樣的想法,我們就一拍即合,合作做Pixel。

其實就這麼短時間,那時候MWC大概在3月底,我去見Google大概4月初,後來真的要做,團隊就開始準備。隔年的CES,他們跟HTC已經這麼多年沒有合作,但團隊裡那些老的人、過去認識的人,互動非常好,想法也非常一致,創新也很一致 , 我們就這樣開始。

我很感謝Peter(前宏達電執行長周永明)領導一個很好的研發團隊,後來做Pixel就成立一個Powered by HTC團隊。這個團隊能夠帶來研發創新能量,加上台灣好的工程師加持下去,帶給Google能量,也帶給我們能量。我們可以互相支援、互相加乘。

有兩個重點。第一:Keep HTC品牌,我們繼續走,有Google支持我們,我們會有很多創新是一起的。

第二:Android手機繼續go,Pixel 繼續go。尤其是在台灣,有Google這麼好的公司來投資,這非常難得,他把台灣看做一個基地。 

問:所以併給Google的團隊會一直留在台灣?

答:是的,會繼續。當然它要做得好,當然這樣的結合是一個承諾,這是整個Google高層心理,要投資台灣、要加乘的,可能未來的新店地區就要變成Silicon Valley(矽谷)。

這個團隊會放在宏達電總部building,現在就是4樓到8樓。 

問:那Pixel手機會在龜山廠做?

答:Pixel 2現在在龜山廠做。

問:以後也會嗎?

答:以後我不確定,Google也有自己的選擇。今天這個是它的選擇,如果我們做的好就繼續,現在已經做到2018年。但會繼續永遠做下去嗎?我不知道,我們要爭取,工廠要爭取啊。

問:他如果在龜山廠做, 等於你們還有組裝代工業務?

答:這個案子就是Powered by HTC。最重要的一點,是這樣的一個有承諾的投資,在台灣是很少見的。Google是非常好的公司,這些員工家庭朋友都會羨慕,對我們HTC也非常好,我們可以繼續有HTC品牌,還有Vive。

我對Vive的願景很excited(興奮)。

問:但Vive量還沒起來,大家擔心接下來一段時間,你們營收可能面臨青黃不接的狀態,這段時間你會怎麼做?

答:如果vision對了,就值得去經營跟投資。就像當年的智慧手機,那時有誰會相信有smartphone?賈伯斯還沒看到,我們就做了,我們更早。虛擬實境正在起飛,這全世界都知道,我們有很好的時機。現在不是只有投資硬體,我們這次的ambition,不只是硬體,技術重要,ecosystem(生態系)更重要,這是值得經營! 

問:但微軟的AR頭盔(Hololens)最近也停產,認為AR/VR要到5G普遍之後才會起來,中間還有好幾年。這段陣痛期,你會怎麼和投資人說明?

答:最重要是vision(願景),任何投資都要有長期性。就像矽谷很多公司, 誰知道Google會起來?Facebook會起來?這就是有願景就值得投資,就這麼簡單。 

問:戴爾用下市調整來度過轉型陣痛,你有考慮這種做法嗎?

答:我沒有finance mind(財務思維),我有technology mind(技術思維)。 

問:智慧手機沒起來你就投資,你堅持多久是你的底線?

答:應該沒底線吧!我從主機板到智慧手機,很多經歷的過程,我覺得創新沒有底線。我是個基督徒,神給我們生命,過程是沒有底線的,每分每秒都要奮鬥。

問:記者會你有提到要徵人?你想找什麼樣的人?

答:增加RD,增加可以創新的、好的管理人才。最重要的人才不怕多,只怕沒有。這整個新店會變成像矽谷。So many companies come in ,會有群聚效應!最重要這次要找執行的好人才。

問:找多少人?

答:人才unlimited,有願景和熱情想做5G、mobile的人、設計人才都來。VR/AR, 不管做content、平台、做硬體的,覺得自己可以產生IP的,全部都來。

問:5G方面你提到會持續投資,但Android的現象是,量雖然大,但要賺錢不容易,獲利都集中在蘋果,在andorid持續投資資源如何賺錢?

答:對錢的問題,我不回答。你怎麼問我,我都不會回答。我有熱情的就是創新。

問:AI這塊目前是最熱的,HTC在這一塊的想法是什麼?

答:HTC有一個最好的AI團隊,我不敢講是全世界,但絕對是亞洲最好的團隊!

:比百度好?

答:不同的角度。我們絕對不做人家已經做得很好的競爭的東西,譬如我們的醫療電子,就是很不錯的應用。

【HTC年表】9件大事,見證宏達電從輝煌到黯淡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訂閱全閱讀,全站通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