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聯準會人事成新風險?經濟學人:川普應該再次任命葉倫

精華簡文

聯準會人事成新風險?經濟學人:川普應該再次任命葉倫

圖片來源:flickr@Federalreserve,CC-BY-2.0

瀏覽數

1093

聯準會人事成新風險?經濟學人:川普應該再次任命葉倫

經濟學人

川普讓人恐懼的地方之一就是,他可能會在聯準會裡放滿忠心之人。不過,這樣的恐懼,已經被另一個恐懼取代──聯準會的高層可能會嚴重缺額。

9月6日,經驗豐富的聯準會副主席費希爾(Stanley Fischer)宣佈,他因為個人因素決定提早退休。那會讓聯邦儲備委員會出現第4個職缺,也就是說,聯準會的12席利率制定委員,也會有4個職缺。到了明年2月,聯準會主席葉倫任期屆滿之時,這個數字可能會升至5。

川普任命高階官員的腳步相當慢,但聯準會的力量不足,也格外令人憂心。

聯準會的政策會協助決定一切;從美國經濟的健康程度到新興市場信貸價格,全都會受到聯準會政策的影響。

對川普來說,處理這些職缺的最佳起點,就是再次任命葉倫為聯準會主席。

這可能不符川普的直覺;在他眼中,忠誠的價值高於能力。

葉倫是由歐巴馬任命、是個民主黨人,也反對財政部那些會削弱金融規範的提案。然而,讓葉倫續任聯準會主席,可以讓聯準會的未來走向和獨力性更加明確,也會讓其他的職缺更易於填補。

再次任命葉倫的論據並非牢不可破。原則上,央行行長不要連任會比較好;想要連任的央行行長,聽從政治人物意見的機會也比較大,這正是歐洲央行行長任期為8年且無法連任的部分原因。

葛林斯潘(Alan Greenspan)長期擔任聯準會主席,也帶起了不健康的個人崇拜。

然而,讓經驗豐富的老手負責引導經濟這個論點,在此時此刻也更具說服力。聯準會眼前有一些棘手的技術性問題,例如逆轉量化寬鬆、找出低失業率為何無法推升通膨的原因等。

美國經濟的狀況相當好,史上也只有兩次GDP連續成長季數比現在更高。貨幣政策錯誤,通常出現在經濟循環成熟、最難以判斷正確利率之時。下一次衰退到來之時,聯準會並不會有充足的彈藥;其政策利率不太可能比2%高出太多,也就沒有太多降息的空間。由於財政部缺少經驗豐富的決策者,這樣的人才將更有價值。

再次任命葉倫的第二個理由就是,共和黨支持的接任人選並不是那麼亮眼。

川普的資深經濟顧問孔恩(Gary Cohn),完全沒有央行相關經驗(他批評川普對夏洛茨維爾暴力事件的回應,可能也大大拉低了他的機會)。

另一個人選沃許(Kevin Warsh),曾於2006-2011年擔任聯準會公開市場委員,也一直希望能成為聯準會主席。然而,他在擔任公開市場委員之時,也曾有一些可議的判斷,例如在美國經濟仍舊需要支持之時,害怕貨幣政策太過寬鬆。沃許是一篇稱讚川普經濟政策提案的論文的共同作者;這或許能讓他進入白宮,但也讓人質疑他在成為聯準會主席後的獨立性。

前述論文的另一位共同作者、史丹佛大學的泰勒(John Taylor),可能會在需要周全考量之時,用太過死板的立場做出利率判斷。其他有機會的人選,也都缺乏這個職位需要的充足經驗和知識。

第三個支持葉倫的理由就是前例。

自1970年代後期至今,每一位聯準會主席,都會獲得不同政黨總統的二度任命。雷根再次任命了民主黨人沃克(Paul Volcker),柯林頓給了共和黨人葛林斯潘第二次任期,歐巴馬也再次提名了柏南克。

聯準會理當高於政治,而在最理想的情況下,任命也應該獲得兩黨支持。如果前例無法說服川普,或許比較務實的考量可以──與其他人選相較,任命葉倫在國會碰到的阻力會比較小。
如果葉倫的表現不佳,這些論點自然全都沒有什麼說服力,但她的表現確實很不錯。

有人批評她過早升息,也有人批評她升息的腳步太過謹慎;不過,直覺上希望能快速升息的人應該要知道,通膨仍舊沒有達到聯準會的2%目標,希望能緩步升息的人則該認清,聯準會於2015年12月開始升息之後,就業機會成長已經到達相當健康的每月18.5萬。

葉倫領導之下的聯準會,找到了相當巧妙的平衡,川普也應該現在就決定再給她一次任期。

(本文由「經濟學人」獨家授權轉載)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訂閱全閱讀,全站通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