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羅興亞危機 翁山蘇姬首次演說:不理解穆斯林逃難原因

精華簡文

羅興亞危機 翁山蘇姬首次演說:不理解穆斯林逃難原因

圖片來源:Youtube截圖

瀏覽數

11154

羅興亞危機 翁山蘇姬首次演說:不理解穆斯林逃難原因

Web Only

在國際社會和人權組織的抨擊聲中,緬甸實質領袖翁山蘇姬19日首次就羅興亞人危機發表演說。整場演說中,翁山沒有明確的譴責任何人,並指出若開邦各方族群都遭遇苦難,不理解為什麼這麼多年輕穆斯林必須逃離並越境進入孟加拉。

緬甸實質領袖翁山蘇姬今天首度對穆斯林少數族群羅興亞人危機,發表眾所矚目的全國演說。

翁山蘇姬一個人站在奈比多(Naypyidaw)偌大禮堂的講台上,在政府官員和軍方高階將領注視下,發表演說。她首先強調緬甸的民主政體多麼的脆弱,而她所屬政黨執政的時間,又是多麼的短。

翁山蘇姬說:「緬甸注意到,國際社會關注於若開邦的情勢發展,我們也同樣關切。我們要找出真正的問題。我們接收到許多指控與反向指控,我們必須聽取所有說法,確保這些指控是基於穩固的事實之後,才能有所行動。」

她指出,人們期望我們在非常短的時間內,讓一切okay,「但對於解決危機來說,18個月真的太短。」

翁山蘇姬指出,衝突橫掃緬甸若開邦,她深切體認「各方都遭遇苦難」。

翁山蘇姬說,但絕大多數的羅興亞村落,並沒有被暴力影響。儘管外界抨擊緬甸軍方展開無差別的鎮壓行動,翁山則說緬甸軍方被指示「嚴格遵守行為準則」且「行事自制」,以避免傷害到無辜的平民。

她說,8月25日以來,約41萬羅興亞人大出走後,她的政府正與孟加拉合作商討如何加強邊境安全。「我們想了解,即使歷經『動亂』,許多人依然留在若開邦,我們將調查,為什麼有這麼多年輕穆斯林越境進入孟加拉。我們會問他們,為什麼要這麼做?」

她並譴責,「違反人權行動」也許是讓危機加劇的主因。

翁山:緬甸「隨時」準備展開難民身份認證程序

翁山蘇姬指出,緬甸「隨時」準備好,展開難民身分認證程序。

她說:「我們希望儘快終結人民的苦難。我相信這個國家內的每一個人,都承擔解決緬甸問題的實質責任。」

翁山說:「我現在就可以證實,緬甸隨時都可以展開難民身分驗證程序,只要被認證為這個國家的難民,毫無疑問的就會被緬甸接納,緬甸也會保證他們的安全,確保他們獲得人道救援物資。」

但弔詭的是,翁山蘇姬在這段話裡,完全沒有直接提及羅興亞人,「展開難民身分認證程序」,也不等於接納羅興亞人。《紐約時報》分析,羅興亞人多半未被賦予公民身分,因此儘管翁山承諾有意願讓在衝突中逃往他國的難民回家,但原本就沒有身分文件的羅興亞人,依然無法受惠。

翁山蘇姬說,危機發生前,「我們已經確保若開邦展開開發工作,以追求各族群的繁榮。我們希望締造和平和進步,我們為這塊土地的和平、穩定和法治而努力」。

翁山蘇姬指出:「歸咎責任並非緬甸政府的本意。我們譴責所有違反人權和非法暴力情事。我們承諾恢復和平、穩定和法治。」

但她說,若開邦問題,只是緬甸羽翼未豐民主政體所面臨種種複雜問題中的一項,並比喻緬甸就像多種疾病纏身的孱弱病人。

她說:「我們是個年輕又脆弱、面臨多種問題的國家,但我們必須解決所有問題,而非專注於少數問題。」

「羅興亞危機受到『國際社會檢視』,對於這一點,緬甸並不懼怕,」翁山蘇姬說。

翁山蘇姬這場電視演說,全程以英文發表。翁山蘇姬放低身段指出,這場演講是一個「外交簡報」,目的是友善地尋求協助,「我要求國際社會幫助我們,以新的、更具建設性也更大膽的方式,解決我們的問題」。

翁山蘇姬悲劇性的背離從前的自己?

緬甸正處於危機之中。穆斯林少數族群羅興亞人正遭緬甸軍方攻擊,逾41萬難民逃往鄰國孟加拉。日益升溫的衝突,威脅緬甸的民主轉型,也玷污民主、人權鬥士翁山蘇姬的名聲。    

緬甸約有5000多萬人口,羅興亞人約佔2%,數十年來,緬甸政府都不承認羅興亞人為法定的少數族群,使得羅興亞人連最基本的居住權都沒有。但就在8月,「系統性」的歧視升溫成軍方對羅興亞人的無差別攻擊,甚至堪稱「族群清洗」。

數千羅興亞人目前滯留孟加拉邊境,等待入境許可。然而,孟加拉已深陷季節性暴洪,臨時搭建的帳篷光是安頓受災戶,已然十分緊繃,面對大量湧入的難民,實在束手無策。不僅孟加拉,羅興亞人困境也影響了印度、泰國、馬來西亞等周邊國家。

翁山蘇姬政府無力阻止這場危機,某種程度上甚至加劇了羅興亞人困境。當然,依照緬甸政府體制,翁山蘇姬權力無法凌駕於軍方之上,但她的政府確實封阻了聯合國單位運送的重要救援物資。聯合國人口基金會、聯合國難民署和聯合國兒童基金會只好停止前進若開邦衝突地區。

緬甸軍方不但把持25%議會席次,更有權任命國防、邊境與內政等3個與國安相關部會首長,並享有憲法改革的否決權。軍方大權在握,挾緬甸的民族主義,持續削弱翁山蘇姬的權威。

於是,全球目睹翁山蘇姬悲劇性的背離從前的自己,彷彿只有在身為反對派時,她才得以意氣風發地散發民主偶像和人權鬥士魅力。

緬甸如今所需要的是一個真實存在的和平進程,承認並正視宗教和種族問題正是羅興亞危機的核心。過去,諾貝爾委員會盛讚翁山蘇姬充分展現「無權力者的權力」,如今她依然該是那個領導和平進程的人。

是的,她的權力被嚴厲的限縮著,因為緬甸軍方的權威不容質疑。然而,她的道德權威,曾強大到讓軍方屈從於她的意志,而這樣的權威還有一息尚存。

為有效的行使權力和發揮影響力,翁山蘇姬必須願意承擔些政治風險。緬甸的政治複雜而微妙,為了推動和平進程,翁山必須敢於面對軍方將領,提醒他們得以從緬甸政治轉型中收割的益處,並說服他們,民主化進程一旦陷入危機,沒有一方會是贏家。

翁山蘇姬在2012年發表諾貝爾和平獎獲獎演說提到,「被世人遺忘,彷彿就像我們的一部分已經死亡」,而她現在勢必不能讓羅興亞人被逐出,並被世界遺忘。

資料來源:NDTVChannel NewsAsiaCNN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訂閱全閱讀,全站通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