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北韓王室的女人們

精華簡文

北韓王室的女人們

圖片來源:八旗文化提供

瀏覽數

19854

北韓王室的女人們

八旗文化

北韓最高領導人的女人們,曾在一顰一笑之間迷倒擁有絕對權力的掌權者,而嘗過彷彿煙火般短暫的愛情;為了讓自己的孩子站上繼承人的寶座,也曾經歷過令人快要窒息的陰謀與激烈的鬥爭。就算是這樣,在某個時刻,她們還必須面對突然被拋棄與遺忘的痛苦命運。

在過去,北韓政權裡,最高領導人的女人們絕大多數是無法在外拋頭露面的,只能被迫過著隱姓埋名的生活。

金正日的第一個女人成蕙琳則是從未得到過公公金日成的認可,而僅有微薄的一點存在感。當時二十多歲還未婚的金正日強迫年紀大自己五歲的有夫之婦成蕙琳離婚後,於一九六九年左右開始與她同居。成蕙琳雖然在兩年後產下了長子金正男,金正日的愛卻還是在不到幾年的時間之內冷卻了。結果成蕙琳受盡憂鬱症和心臟病的折磨,在莫斯科寂寞地死去。

比金正日小十歲,曾與其一同生活二十八年的高英姬也是直至逝世前都未曾露過面。金正日曾經安排讓罹患乳腺癌的高英姬遠赴法國巴黎接受治療,而高英姬在當地病逝後,金正日還派出特別專機運送高級棺木過去,但即便如此,還是從未發過正式訃文。後來直到金正日過世之後,金正恩接掌權力的二〇一二年,才公開了高英姬生前與金正日一同訪問軍隊等地的紀錄片。

然而,這長久以來的禁忌卻由北韓現任首領金正恩給打破了,他在公開場合上偕同夫人李雪主出席,還透過官方媒體向國內外明確地稱呼她為「夫人李雪主同志」。李雪主如此打破常規又不受打壓的活動不只激起國內人民的討論,更成為國外高度關注的話題。因此還曾一度有人預測道,這是否會是金正恩體制下的北韓即將走向改革開放的前奏?雖然,因為北韓後來仍舊不斷地核子試爆與試射導彈以進行挑釁和威脅,也對南韓及美國採取不間斷的強硬措施,而很快地就讓分析家們感到失望,但世人對李雪主的關注還是不曾停歇。

不被世人所見,只能在權力豎起的高牆後頭默然活下來的平壤王室的女人們開始有所行動了。她們曾在一顰一笑之間迷倒擁有絕對權力的掌權者,而嘗過彷彿煙火般短暫的愛情;為了讓自己的孩子站上繼承人的寶座,也曾經歷過令人快要窒息的陰謀與激烈的鬥爭。就算是這樣,在某個時刻,她們還必須面對突然被拋棄與遺忘的痛苦命運。

偷走繼承者心的有夫之婦

成蕙琳是一九六〇年代最走紅的北韓電影演員。畢業於平壤話劇電影大學的她主演過《三八線上的村莊》、《人民的教師》、《風暴年代》等電影,展開了作為一個影壇明星的華麗青春歲月。原本家鄉在南韓的成蕙琳後來隨著家人遷入了北韓,她是慶尚南道昌寧郡的富豪成有慶(一九八二年逝)與金原珠(一九九四年逝)所生的一男三女中的次女,並且在首爾長大,而前往北韓的時間點,是在韓半島從日本殖民統治中獲得解放後至韓戰爆發前的一九四八年。

出身於平壤話劇電影大學的成蕙琳因擁有充滿個性的美貌和演技而獲得矚目,一九六九年曾因主演電影《薄霧縈繞的新山丘》參加過金邊電影慶典,可見其名氣。而據傳為影癡的金正日在被內定為繼承者之前的二十七歲左右的年紀時,常常去藝術電影片場指導電影的製作。每當這時,他總是對成蕙琳格外地照顧。為了博取成蕙琳的歡心,他想辦法賦予她「功勳演員」的稱號,還幫助她加入勞動黨,做了各種努力。

金正日第一次見到成蕙琳並不是因為拍電影的關係。當時,成蕙琳已經是有夫之婦,她是從南韓遷入北韓、因小說《土地》而聞名的作家李箕永(前文化藝術總同盟中央委員長,一九八四年逝)的長媳。而身為首領兒子的金正日與李箕永的次子李鍾赫是朋友,兩人交情甚篤。就讀南山高等中學時,金正日時常騎著摩托車到李家玩,當時就對朋友李鍾赫的兄嫂成蕙琳一見鍾情。成蕙琳比金正日大五歲。成蕙琳的姐姐成蕙琅在流亡美國之後於二〇〇〇年出版的《紫藤樹屋》一書中回憶道:「也許金正日對朋友的兄嫂成蕙琳的印象引起了他對母親的思念情懷,成蕙琳對於金正日在母親早逝的環境中成長的幼年時期,以及在父親的權勢之下無法掙脫而孤獨的青春時期都給予了諒解。」事實上,成蕙琳還與金正日的生母金正淑有著頗為相似的風格與形象,就是這樣的特點撼動了最高領導人的兒子,那少年金正日的心。

為了占有成蕙琳,金正日與元配洪一天離婚並偷偷地與成蕙琳成家。北韓專家李起鳳曾在一九九三年出版的《金正日是何許人物》一書中記述道:「成蕙琳因著黨中央的力量與丈夫李平強制離婚後,與金正日保持同居關係,現與兩人所生的一子金正男在莫斯科生活。」

據說,成蕙琳的丈夫李平因為忽然間被國家絕對權力的繼承者奪走了妻子,在無法承受打擊之下跳入大同江自殺了。

機密的「五號宅院」,成蕙琳的私生活

成為了金正日女人的成蕙琳,與她相關的重重疑案全部都被封為機密,因為知情而被強迫隱遁或是遭受不利的人也不在少數。某幾位脫北者曾經透露過關於成蕙琳的訊息,其中一位是舞者出身的脫北者金英順。

她主張道,成蕙琳是自己獨一無二的親密好友,自己曾經因為洩漏成蕙琳已變成金正日女人的消息而擔起罪名,被監禁在政治犯收容所裡長達九年。二〇一二年七月二十七日她接受JTBC的訪問時回想道:「成蕙琳很文靜,是個天生的女人,笑的時候兩頰會泛起酒窩,眼尾也透出笑意。看起來很可愛,個子又高,有著一張娃娃臉。」

金英順還一五一十地描述了成蕙琳變成金正日女人的來龍去脈。她說,有一天成蕙琳在拜訪住在她家隔壁的電影製片廠廠長車紀龍之後要離開時,告訴她說:「我要去五號宅院了。」金英順補充道:「五號宅院是給金日成和金正日的直系家屬住的地方。」當時她便接著問成蕙琳:「你丈夫怎麼辦?」成蕙琳卻沒有給她任何回答。她說那是她最後一次見到成蕙琳。

冷卻的愛……在莫斯科獨自斷魂逝去

即將登基成為最高掌權者的少年金正日對成蕙琳的愛,使得當時的平壤鬧得沸沸揚揚,據說連在核心高層之間也說起了關於金日成兒子在女人問題方面的閒話。成蕙琳的姐姐成蕙琅就是在一旁看著而最清楚這一切發展的人,在她的自傳體著作《紫藤樹屋》裡所寫道的關於一九七一年五月十日的事件,可以說正是金正日與成蕙琳的愛情故事裡最美好的時刻。

「我在半夢半醒間聽到奇怪的汽車喇叭聲:叭、叭───。一聲短、一聲長……。我家在四樓,我馬上爬起來靠到窗臺邊往下一看,看見黑暗中有一輛又大又黑的轎車就停在我家窗戶的正下方。(從略)是在照片上看過的金正日的秘書,『蕙琳很快就會生兒子了!』他突然這樣以非敬語對我說話,臉上還洋溢著喜悅之情。」

但是,因盲目的愛而如火焰一般燃起的幸福並沒有持續太久,關鍵就是成蕙琳不被公公金日成認作媳婦。就算生下了身為王的長孫的金正男,成蕙琳也無法得到祝福。據說她生產時還必須從後門出入北韓最高領導階層所專用的平壤烽火診療所,經歷了許多磨難。而金正日那像在玩火一樣的愛也並不長久,很快就因失去了溫度而冷卻下來。

金正日在七〇年代中期愛上了遣北在日僑胞出身的舞者高英姬,與成蕙琳則是自然地漸行漸遠。跟僅止於身為一個秘密同居女人的成蕙琳不同,高英姬受到了第一夫人的待遇。她從公公金日成那裡得到了認可,還堂堂正正地憑著一個王室媳婦的身分擁有了自己的房間,幾乎是到了要把經過正式結婚的金英淑也比下去的程度。

目睹著這一切發生、應排解心中失戀之痛的成蕙琳就此患上了嚴重的憂鬱症。她與姐姐成蕙琅等親信一起秘密前往歐美旅行以撫慰自己的內心,也自然而然地時常停留在莫斯科與瑞士等歐洲地區。

一九九六年二月,《朝鮮日報》與《月刊朝鮮》都主張成蕙琳已經流亡到第三國而掀起了一陣譁然。隨著金日成的逝世,金正日雖然獲得了權力,卻因隔年一九九五年發生的大洪水而出現了體制危機,而「成蕙琳的流亡」將可能讓金正日政權遭受關鍵性的打擊,有人甚至將其解讀為體制崩潰的前奏。成蕙琳的行蹤也因此受到了全世界的關注。

不過在同年的七月底,南韓與俄羅斯兩地的消息人士接連宣稱道「成蕙琳並沒有流亡的意思,且再次回到了莫斯科」而轉變了輿論的氛圍。位處克里姆林宮的消息人士表示,「成蕙琳一家前往日內瓦雖為事實,但成蕙琳本人回到了莫斯科,並在北韓控制所及的範圍內由相關人員看護著」。

成蕙琳開始受到北韓當局的徹底監視,自此她的去向如墮五里霧中。最後,她為了治療心臟病而長期住在莫斯科的一家醫院裡,連在一旁守護的家人都沒有,就結束了她坎坷不平的一生。二〇〇二年七月,成蕙琳享年六十五歲。

在成蕙琳的葬禮上,金正日什麼也沒送過去。她被葬在莫斯科西郊的特洛耶庫羅夫斯科耶墓園裡,想必,在他鄉失去母親而備顯淒涼的金正男是格外地傷痛。金正男在墓碑背面刻上了自己的名字作為墓主,傳達出自己對母親的思念與他沒能說出的愛。

北韓當局現有派一名為崔俊德的人在莫斯科留守墓地,崔俊德是成蕙琳在北韓時的主治醫生,後來自願跟隨成蕙琳前往莫斯科,而成蕙琳去世後便從此留在當地。二〇〇九年八月,南韓一家日報曾刊出以下的報導:「成蕙琳之墓堆滿雜草與落葉,形同孤墓。」據說金正男一見此報後極為憤怒,暴跳如雷道「這把我說成一個連自己母親的墳墓都不能好好養護的逆子,讓我在全世界面前丟臉」,並且立刻飛到莫斯科找擔任守墓人的「崔老先生」,甚至氣憤地抓了他的衣領。

成蕙琳的姐姐成蕙琅在一九九六年流亡到歐洲某國之後隱姓埋名地生活著,而她的兒子李韓永於一九八二年流亡到南韓,並且曾經因為在著作及訪問中公開以金正日為首的平壤王室的秘密生活而掀起話題。有關當局曾警告過他可能會因此而得罪北韓政府並招致人身危險,所以他還動過整形手術。然而,當局後來還是發布了李韓永在一九九七年二月於南韓京畿道盆唐區的自宅門前被名為「順豪特工組」的北韓間諜組織所槍殺的消息。

痛失兒子的成蕙琅的眼淚

看著兒子李韓永歸順南韓並遭受北韓特工襲擊而殞命,母親成蕙琅自傳體著作《紫藤樹屋》中,除了蘊藏對兒子的不捨之情,也對於將他帶走的南韓政府有著深深的埋怨。

「無論如何,至今我兒子的死都還欠缺解釋。隨著政權更迭、世事變換,到現在網路上都還時常會有聲音提出關於我兒子神秘死亡的內幕。隨著時間的流逝,真相會不會愈見清楚……。能夠更安心地說話的那一天到來的話,希望至少有人能憑著良心站出來……。」

最後,她如此結尾:

「我翻遍整個網路後找到我兒子的現居地址了:京畿道廣州市五浦面廣州墓園李韓永。一男啊,再等一等,等媽去找你之後給你家種滿半枝蓮,你不是喜歡小巧的東西嗎?比如說還不能站起來的小貓咪啊,像蟋蟀一樣小隻的。媽媽都知道,都記得。你離開前,用又沉又啞的嗓音在我面前坐著唱《心靈的故鄉》,『媽媽!你彈彈看這首歌。』你一邊說著,一邊牽著我的手走到鋼琴旁,在日內瓦那四樓的家。啊,我的兒子,我的國家,在多遙遠的地方……。」

本文摘自八旗出版《金氏家族的女人:北韓王室你不知道的秘密》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訂閱全閱讀,全站通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