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臭豆腐技術,讓舊衣再製變新衣

精華簡文

臭豆腐技術,讓舊衣再製變新衣

黴菌和布料放入水中進行「酶水解」,布料中的聚酯纖維會分解出來。 圖片來源:H&M提供

瀏覽數

5156

臭豆腐技術,讓舊衣再製變新衣

Web Only

黴菌可以用來發酵臭豆腐,也可以製做盤尼西林,最新的用途是舊衣回收,突破天然棉花與人造纖維混紡無法分離的瓶頸,讓從台灣在內等國家回收的舊衣服,透過黴菌還原為紡織原料再製成新衣服。

9月中,《天下》來到香港科技園區裡的「香港紡織及成衣研發中心」(HKRITA)。穿著潔白實驗衣的研究人員,把燒杯從實驗箱裡取出來。燒杯裡的水混濁如泥巴,因為加了「黑麴黴」。

「我們把黴菌和布料放入水中進行「酶水解」,布料中的聚酯纖維會分解出來,把聚酯纖維再做成聚酯粒,就是衣服的原料」,與HKRITA合作的香港城市大學能源及環境學院博士生李曉彤說。

過去,這招是拿來做臭豆腐,如今這解決了舊衣回收的其中一個問題。

2013年開始,H&M在包含台灣的店面裡,陸續擺上了回收箱,鼓勵民眾把家裡不要的衣服、窗簾、床單、腳踏墊等紡織品拿到店裡回收。4年來全球總共回收4萬噸。這些紡織品有3個去處。第一是把狀況好的衣服整理後送到二手市場流通。第二是打碎做成沙發,或者抱枕的填充物。第三,很大部份進入了掩埋廠。

雖然美其名是「回收」,但這樣的回收無法再製成新衣,只能算是降解式的回收,不符合「循環經濟」的定義。為何舊衣只能降解回收,不能拿回來做衣服,原因之一是,大部份的衣服混雜了「棉」與「聚酯纖維」兩種以上的材質,一個來自石化產業另一個則是天然的材料,兩個因為紡織過程而密不可分,被必須先發展出能分離兩種材料的技術,才能把舊衣服還原成新材料。

「消費者已經慢慢有舊衣回收的習慣,舊衣回收的運輸也已經有很完整網絡,但是我們最缺的是把舊纖維再製成新纖維的技術,」H&M基金會經理Eric Bang說。為了尋找新科技的可能,1年前H&M基金會與HKRITA合作,研究如何透過「黴菌」與「化學助劑」,把混雜兩種以上的材質分離。

現在有了初步的成果。HKRITA行政總裁葛儀文說,實驗室裡證明這樣的技術已經有量產潛力,產量放大版的機台也正在製造當中,「我們預定明年2月,在香港近郊完成1座有3條產線,每天可以處理1噸的舊衣工廠。我們希望以後舊衣服不用長途運送處理,只要在城市近郊的工廠,就可以就地回收。」

走進數10坪大小,飄著些許化學藥劑味道的實驗室,香港紡織及成衣研發中心總監姚磊兩手各拿著一塊布說,「這原本是同一塊布,現在一塊摸起來比較薄,是因為棉料被分解掉了。」她補充,「把化學助劑加到500公升的水,投入40克的布,加熱到200度,經過半小時可以把聚酯纖維和棉分開。接著把聚酯纖維和纖維素(棉花)濾出後,剩下的水可以繼續使用。舊衣服97%的聚酯纖維都可以回收,而且化學與物理特性都不會改變」。

長久以來,快時尚品牌因為製造大量的衣服,卻無法解決廢棄物的問題,飽受批評。因此H&M的終極目標,是把快時尚產業從線性經濟轉型為循環經濟。H&M永續部門總監Anna Gedda接受越洋專訪表示,消費者的環保意識愈來愈高,永續已經不只是附加價值,而是消費者選擇品牌的核心關鍵之一。

不過,要把舊衣服再製成新衣服,仍有許多挑戰。

挑戰之一是如何把不同材質的舊衣初步分類,以利後續的處理。

HKRITA研究員表示,衣服的材質組成千變萬化,肉眼無法分辨,而且洗標常常無法辨識。解決的方法有好幾種,例如建立衣物回收的新分類標準。或者透特殊光線照射,照出不同材質,接著再行人工分類。另外也可於製造過程中,在衣物裡縫入如衣服身分證的RFID。

其次是纖維分離技術是否會大量耗能,必須在進入大規模生產後,才能真正計算出來。

對此,H&M生產部全球環境經理Harsha Vardhan則說,目前新技術的耗能看起來不大,如果沒回收,新原料的製造也會耗損大量能源,他們會針對新科技的生命週期耗能做評估,通過考驗才會真正採用。

建立循環經濟也必須改變複雜與冗長的紡織供應鏈,品牌業者如何鼓勵製造端投入循環經濟,Anna Gedda說,會提供更多誘因引導供應鏈開發新技術,並強調品牌與供應鏈長期的夥伴關係,「如果你有永續的創新作法,我們也會給更多的訂單。」因此當消費者的意識抬頭、品牌與製造端都願意努力,舊衣服回收成為新衣服不再是遙不可及的夢。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訂閱全閱讀,全站通行